「家庭‧家情」恨鐵不成鋼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7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不同的孩子遇到困難,會有不同的反應。堅毅的孩子會以不屈的精神迎難而上。相反地,一個害怕困難的孩子會選擇逃避。其實勇敢面對困難是一個訓練自己面對逆境的好機會;愈是逃避,就愈難面對困難;人也容易變得沮喪,自尊感也變得低落。家長看到自己子女在艱難路途中跌撞,應該怎様面對?

「過去」「現在」及「未來」

若相信困難總會過去的,只要肯去面對就可以了。家長試將人生際遇分成「過去」、「現在」及「未來」,協助孩子改變對「過去」的看法,用正向心態面對「將來」,此刻,就教育孩子如何經歴「現在」的難關。

個案                                                                                           

曾有一個五人家庭的個案,有父母、大女兒及兩個兒子。兩夫婦關係融洽,子女手足情深,父母讓孩子在快樂及公平的環境下長大。

大女兒自幼懂事,能自我推動學習,對數學有濃厚興趣,今年將會大學畢業。二兒子與大姐關係緊密,並像大姐般勤奮,全科獲得卓越成績。唯獨三兒子由讀小學到現在中五期間,常給人「吊兒郎當」的感覺,是個「冷面笑匠」。他表示自己不想跟大姐和二哥這般辛苦學習,並覺得人生不應只為讀書,認為取得合格的分數便足夠。況且他對將來的職業,未有清晰方向。他希望讓自己在讀書、課外活動與交友三方面取得平衡。近日,幼子經常因未完成數學作業而延誤睡覺,有時會欠交功課,成績有退步跡象。

父母表示幼子作為中五學生,快要應考DSE公開試,應將學業放在首位。明知他怕面對數學而做「逃兵」,對他也沒辦法。他喜歡很多課外活動,例如:健身、足球、鋼琴、電子遊戲,及與衆多好友會面,有空才温書。父母對幼子的學習態度感到憂慮,於是父母尋求家庭輔導,想促進他的學習熱誠及迎難而上的心。

自我分化(Differentiation of Self ) ──子女情感及理智與家庭獨立的過程

輔導員讓父母明白孩子是獨立個體,幼子不會與兄姐一模一樣過生活。幼子的優勢是「相識滿天下」,相信他有一定的社交能力,父母須肯定他這方面的長處,令他在過去成功的事上,得到父母正面讚賞。交友是他的強項,這可能與他和兄姐的排序有關。作為一個四人家庭的新成員,在家庭中要佔一穩定席位,須要有良好社交技巧。幼子風趣幽默,能夠與兄姐融洽相處,是須經過一番磨合,若父母給予幼子加添肯定,對於他往後的社交會起正面效果。

家庭像個小社會,這三姐弟成長比其他獨生孩子成長多㸃考驗,而三弟是個不因循固有模式生活的孩子,他將自己與兄姐「自我分化」岀來。如果是自我分化較低的孩子,他們與家庭成員之間的界限不是太接近,就是太疏離。孩子的自我分化不理想,負面地影響個人成長和家庭關係。個案中幼子是個自我分化高的孩子,他有獨立思考和多方面才能,只是他未選擇現時用心讀書及對未來職業未有清楚方向。父母若能接納他的獨特性,學習放手,能避免不必要的衝突;讓他順利過渡,由依賴、服從到獨立,達致良好的分化。

恨鐵不成鋼

輔導員表示理解父母一方面「肉痛」幼子睡眠不足,怕影響他的健康。另一方面,感到無奈於孩子在時間處理方面未完善,又逃避面對數學困難,這與父母的意願有明顯分歧。父母將幼子與兄姐相比較,對幼子有「恨鐵不成鋼」的心態。他們承認自己未能接受幼子的懶散,怕接觸幼子會起衝突,換來親子關係疏離。

父母與幼子的界限

輔導員邀請幼子來輔導,讓幼子與父母處理過往彼此期望的落差,並訂立將來時間運用的優先次序。大家設立遵守的界線,例如:訂立應付考試的一年計劃,有限度參加課外活動及設定每天回家時間。邀請幼子檢討「過去」在數學科的逃避態度,讓他明白越逃避數學,問題只會愈滾愈大,以至難以面對而感到灰心。父母建議幼子為「將來」前途定立方向,繼而為「現在」作出實際努力。鼓勵他將學習的困難提出來,與兄姐一起商討有效的解決方案。

家庭關係為首要考慮

幼子對比成熟的大姐及二哥,生涯規劃上較幼嫩。輔導中,發現他不為「將來」打算,只知盡情享受「現在」。 若父母視促進家庭關係為重要因素,能透過與幼子深入溝通,多聆聽他,明白他對「將來」的看法,讓他自訂目標,自己負責任地去實踐。父母可以讓他接觸不同行業人士,了解工作情況及所須資歷;讓他擴闊對將來的眼界,為自己的選擇而努力學習,然而最終選擇權仍是在孩子。

人生的路途上,有時易行,有時崎嶇不平,孩子經歷失敗挫折,也未嘗不是好事。父母無須處處保護,父母也明白青年人的未來不一定只看學業成就。父母子女能彼此尊重接納,容許分歧存在。凡事感恩,讓心靈多一點正能量,憑著信心,重新得力去面對日後的挑戰。

 

康志敏 Janet Hong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家庭冶療師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04JUL2017

「家庭‧家情」──有趣的互動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516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有一天,乘火車時看到一對母子的互動相當有趣。那男孩子大約5-6歲,與母親並排而坐;不知何故,母親嚴肅地訓示他。只見男孩子默不作聲地把身體漸漸移動,離開自己的坐位,轉到身旁另一個空位上。母親慢慢地意識到兒子的表現,亦沉默不語。於是,二人身體雖然只是一位之隔,但在情感上,卻好像停留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裡,兩者相隔很遠。

「責問式」管教受用?

作為父母,相信大家可能曾經遇到以上類似的情況,因孩子一些不理想的表現而與他們在關係上產生張力。像是孩子外出沒有向人打招呼,在家不小心打翻湯水,又或是測驗成績差。家長當時會對孩子的表現有何想法和感受呢?會不會因為孩子沒禮貌、不專心、不用功,令心中感到不滿而動氣呢?可會因此而不快地責問孩子:「為何不向別人打招呼?」「為何那麼不專心?」「為何不可勤力多一點?」

大家可以理解家長每次嚴厲的管教背後,其實都是為孩子的好處著想。可是,孩子面對著這些責問式的管教,當自己做得不合父母心意時,又會有何反應呢?他又能否明白父母的苦心呢?

當孩子被責罵之後,淚眼汪汪地哭;這一哭叫孩子傷心之餘,其實父母自己亦痛心。父母在心痛之餘,亦同時跌落了自己的內疚中,疑惑著:究竟是否應該惡形惡相去責罵孩子?是否有點過火?但不責罵他,他又怎會學懂呢?心中充滿掙扎和矛盾。

要推走還是親近?

原本人與人相處是互相影響,有互動的力量。批評和責罵往往會把人推走,明白和接納會讓人親近。教養子女,某程度像與朋友相處,當朋友工作表現不好,被上司責罵?要是作出負面的批評,如「是不是你做得不好,才被上司駡?」總會把朋友推得遠遠。所以,我們不多去批評朋友,怕他們感到不是味兒。

但可惜的是孩子還小的時候,他們不太懂得用說話去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同時,他們亦需要依靠父母才能生活。於是,縱使面對家長的負面說話,孩子們只可以像剛才的例子,用身體語言作出無聲的抗議。直到孩子長大了,有一天他們在與父母親某次彼此衝突後離家而去,父母愕然,但卻不知就裡。

其實當孩子遇到問題,他們自己處理不到,心裡亦不好受。如果家長可以在孩子從小遇到難題時,多去了解根本;例如:孩子沒有向人打招呼嗎?便去了解他們問題背後的難處,可能是出於害羞(害怕與陌生人相處),或是孩子一直都沒有與人打招呼的習慣(成長過程中,沒有被照顧者持續地教導)。家長透過明白和體諒孩子難處的角度,去思考不同的成因,便可有效地幫助孩子制定合適的解決方法。當孩子徬徨、困惑時,感受到父母的愛的同時,亦有信心父母可以協助他們解決困難,彼此建立起互信和良好、親密的關係。

火車事件未完結,當那位母親冷靜了一陣子,接著她望著兒子,開始溫柔地跟孩子說話,母親的語調十分神奇地把孩子原先拉緊的身體慢慢地放鬆。然後,兩母子你一句,我一句,孩子不知何時坐回母親的身旁。看見那母親把手環繞在兒子的肩膀上,這是多美好的一幅圖畫啊!

                                                              鮑周瑞珠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個人及婚姻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Prepare/ Enrich 婚前/婚後關係評估執行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家庭‧家情」──成長中的抗逆力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52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近這一年以來,只要打開港聞版,經常都看到一至兩則關於自殺的新聞。看到這些新聞時,心裡總有一種很沉重和心痛的感覺。據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在前年的調查數據顯示,估算本港每十萬人中有9.3%的人死於自殺,當中尤以青少年的自殺率上升趨勢最為嚴重。這樣是否就反映了青少年的心靈越來越脆弱?還是,反映了他們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嚴重呢?究竟我們可以怎樣去幫助他們在這個充滿著各種不同的問題、危機和負面意識的社會裡,找尋到曙光、盼望,以及加強抗逆能力呢?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不喜歡面對困難或挫折,但它們總是不能避免地從出生便伴隨著我們成長。所以,我們原本應該從小便培養出自己的抗逆能力。奈何現代父母總是不忍心看見孩子遇上失敗、挫折而跌至焦頭爛額,又或是過分擔心孩子們會因此而失去自信心。心理學家馬斯洛曾經說過:「挫折對於孩子來說未必是壞事,關鍵在於他對待挫折的態度。」我們作為父母,有義務教導並幫助孩子以正確的態度面對挫折,並讓他們培養、鍛煉出對抗挫折的能力,與及面對困難的智慧。

近年社會富裕,每一個家庭所生的小孩只有一至兩個。因此,這些小孩大部分都在溺愛中長大,不但物質生活豐富,有些小孩甚至有六至七個大人(爸爸媽媽、嫲嫲爺爺、公公婆婆、工人姐姐)輪流照顧。可以說萬千寵愛在一身,不要說需要自己處理困難,即使是基本自理都不用動手。面對挫折時,總有父母來擋駕;加上在香港社會的教育中,普遍將焦點放在催谷子女成績上,忽視了或是沒有時間培育孩子品德上的成長,以至小孩實在沒有經驗去面對困難和挫折。因此,我們可以從以下幾方面注意多些,去培養孩子們的抗逆力。

內在方面:

正面處理情緒,學懂面對困難

要培育情緒健康的小孩,首先是讓孩子學懂表達感受和有效地控制負面情緒。多從正面的角度去看不同的事情,就好像「半杯水」的故事:「若只剩下半杯水在你面前,你會擔心:『我只剩下半杯水』,還是會感恩地想:『真好!我還有半杯水』?」正面的處理情緒態度讓孩子遇到困難時,仍能保持心境開朗,能正面地面對事情。然而,在很多個案中,父母自己也不懂得處理自己的負面情緒。

當孩子面對困難時,該如何幫助他們呢?若我們細心回望自己的成長過程,我們也經歷過和解決過大大少少的困難。起初面對困難時,會害怕和擔心,但困難得解決後,便滿心喜悅。這些都可以成為活生生的例子,給小朋友學習和鼓勵。父母也可以嘗試跟小孩分享自己的困難,並告訴他們自己也曾努力地思考及尋找各種解決方法。這些都是很寶貴的故事,不但能告訴小孩父母遇到問題時的心路歷程,同時也提醒自己以前確是已有解決問題的能力;現在也有能力解決目前的問題。另一方面,也可提醒孩子們,有困難時,要懂得找人分擔,尋求支援;一起尋找合適的解決方案,讓他們知道:「解決方法總比問題多。」當孩子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時,即使遇到挫折也能慢慢克服它。

提升自信心

父母可以鼓勵孩子接納自己,也明白自己的限制,但同時也要肯定自己的能力和知道自己的優點,從而使孩子更有信心和勇氣去處理事情。父母的適當鼓勵和欣賞是非常重要的。

外在方面:

安全有效的親子關係

父母平時要與子女建立良好的關係,有恆常的溝通,並讓子女感受到父母無條件的愛,可以放心說出自己的失敗和弱點,父母要對此給予接納和適當的指導。然而,要做到關愛而不溺愛,也是我們作父母要好好地學習的一課。

增強社交技巧

正如文中初段提及,現今的小孩通常是家中的焦點。因此,性格方面會較自我,不容易建立社交關係。父母要鼓勵孩子與人建立正面之社交關係,學習與人相處和溝通,發展和維繫友誼。有良好社交關係的人,即使面對不合理的行為或挫折時,他們都較有能力去疏導情緒,處理和化解問題。

學習處理壓力,以身作則:

在現今社會中,壓力是無可避免的;而事實上,適當的壓力往往也是我們成長的動力,關鍵只是我們要懂得如何去舒緩壓力。父母可以以身作則,跟孩子一起學習舒緩壓力的方法,放鬆自己;例如:一起做運動、行山等。孩子的學習 很多時不是單從他所聽到的話而學到,而是從所觀察到的行為去領悟和跟從。因此,父母能正面處理壓力,並在有需要時懂得主動向朋友、信任的人尋求援助,這便是最好的榜樣。

最後,我們要明白其實抗逆力是人類天生的一種潛能,能使人遇到嚴重的危機後,仍可以順利地反彈復原的能力。擁有抗逆力的人,能轉化逆境,令生命更強。即使遇上困難、失敗和挫折,都能正面且積極地回應和面對。因此,我們要相信我們的孩子也有這一種潛能。父母過分保護孩子,會拿走他們在日常生活學習解決困難的機會和適應社會的技巧;致使他們長大後,仍不懂自我照顧。古語有云:「疾風知勁草。」因此,給孩子一個合理、正常的生活模式,實在是我們為人父母的責任。讓孩子在成長路上坦然面對困難和挫折, 並以善意的態度作出鼓勵和讚賞,好讓孩子能學習承擔責任及對個人的行為負責。

劉潤嬌 Florence Lau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Prepare/ Enrich 婚前/婚後關係評估執行師

Mingpao-output-02May

「家庭‧家情」遊戲治療──揭示家庭關係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32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帶著小朋友尋求遊戲治療的家長們,大部分都感到徬徨和無助。他們總是帶著很多問號,不明白為甚麼小朋友的情緒那樣波動,動輒便大哭大鬧、發脾氣、摔東西;又或是出現一些行為問題,包括:撒謊、駁斥、和兄弟姊妹爭執、動手打人;又或者出現社交上的障礙,例如:只是獨個兒玩,在別人面前顯得害羞和退縮。不論如何,家長們都期待遊戲治療能改變孩子情緒或行為上的問題;然而,希望大家能察覺,這個期望是把問題的焦點集中在孩子身上,把改變的可能性建築在治療上,但忘卻了家庭關係的重要。

       遊戲治療確實能有效地幫助孩子辨識自己的情緒,並經歷如何用合適的行為表達自己的期望、情感,可與別人和諧相處。遊戲治療主要以兒童為主導的模式進行,治療師會很細心觀察每一個表情、每一句說話、每一個動作,並嘗試以適當的言語把小朋友當下的行動和感受描述出來。作用是把小朋友內在的感受、價值觀及渴求,從他們不覺察的狀態帶到眼前;更重要是讓小朋友感受到他們被看見、被聽見和被觸動。但是,不論遊戲治療師如何有效地連接到小朋友內在的感受、承載到他們的情緒,治療的效用始終有局限。因為他們回到日常生活中,若得不到恰當的承托,情緒、行為的問題還是會再出現。

        欣蕎現時六歲,家長形容她懶散和沒有自信。欣蕎進到遊戲治療室,看到琳瑯滿目的玩具,顯露出充滿讚嘆的神色,嘴邊更掛著笑意。她站在玩具架子前徘徊了很久,時間五分鐘、十分鐘過去了,她還是選不到一件玩具。治療師沒有催促她,只是心裡帶著疑問:為甚麼神情那樣踴躍,行動卻那麼猶疑?治療師描述她的行動:「我看到你微微笑,望著食物,用手指輕輕摸摸士多啤梨,又摸摸Pizza。」如此,時間又過去了十分鐘。欣蕎突然拿著一隻小狗,反覆地摸著;她突然望向治療師,彷彿想得到治療師的允許。治療師不急不緩地回應:「我看到你拿著這隻小狗很久,好像很喜歡它。」她顯露出更燦爛的笑容,靦腆地把小狗放在沙盤中;她再去拿其他玩具動物,每次都望向治療師,治療師每次也用支持的目光,肯定的語氣描述她的選擇。重複數次之後,她再沒有望向治療師,自如地把喜歡的小動物放在沙盤上玩。她好像不需要得到別人的同意,也可以自己做決定。

       及後,治療師把這觀察與家長分享,家長的回應是欣蕎在家中正正是做甚麼都慢吞吞,催促她多了,她會草草完成;讓她自己做,又經常做錯。深入探討後,發現家長對欣蕎的期望很高,每件事都要做得對、做得精準,速度要快。每當欣蕎達不到家長的期望,都換來指責。這樣,任何新嘗試對她來說只是冒險,漸漸她學會了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久而久之,更給人一種慵懶和退縮的感覺。

        欣蕎的情形只是舉隅一則,通過遊戲治療,揭示了很多家庭關係問題。有些孩子,由於父母們經常把他們與兄弟姊妹比較,顯得自卑或充滿著憤怒。有些孩子,因為爸爸經常在生活中缺席,他們特別依戀媽媽,很害怕與媽媽分離;若加上爸爸媽媽的溝通有障礙,例如:吵架、互相指罵、冷戰等,孩子會顯得更不安,總會經常憂憂愁愁,喜歡躲起來。有些孩子主要由外傭照顧,甚少與父母有見面的機會。爸爸媽媽為了補償,會不斷買新的玩具給他們;這些孩子缺乏經歷愛和關懷,沒有被互動性質陪伴的經驗,減低了他們與人相交的意願,顯得自我和專橫。另一些孩子,爸爸媽媽不懂在生活上定界線,沒有穩定常規,要堅持的事情上不堅持,結果讓孩子無所適從,衍生許多反叛的行為去試探大人的底線。

        上述所提及的情況並非必定是因和果的關係,只是一些較為普遍的情況。理想的遊戲治療,應該能幫助孩子把在遊戲室內經歷的穩定帶回家裡或其他場合,這部分需要家長願意配合的。以欣蕎的情形為例,治療師和家長的討論並非以一問一答的方式進行,而是家長也有機會進到遊戲室內觀察治療師如何描述孩子的行動和表現出來的情緒;家長更會被邀請參與在孩子的遊戲中,並被治療師邀請就遊戲的過程給予回饋。治療師相信孩子可以經歷被接納和被重視,家長同樣可以。當家長嘗試用小朋友的角度去看他們的需要時,家長會嶄新地發現小朋友的渴求很簡單;他們只需要一種安全的互動關係,並在其中享受被理解、被重視和被愛。

陳小碧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遊戲治療師/個人及家庭治療師

Mingpao-Output21March2017

「家庭‧家情」──「澄心」客觀看自己和孩子

%e6%9c%aa%e5%91%bd%e5%90%8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年27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一直以來,親職的做法都在教導及資料上。有心的父母努力地學習,希望把最好的帶給他們的下一代。但是,問題往往不是父母的認知有多少,而是他們在情緒上是否能夠穩定的執行他們所知的一切。

在電光火石間,成年人能否按捺自己的衝動,不動氣,而又可以由自己的本位轉移到孩子的世界及現實,去明白他所發生的事?那要靠「澄心」幫助父母保持冷靜,能夠把自己從當下的反應抽出來,以客觀的態度去看自己、看孩子。

「澄心」的應用:切合當下孩子的情感需要

有一天剛好在咖啡廳看見一個媽媽,帶著兩個孩子在喝下午茶。5-6歲的小姊姊為了一些事很氣憤,一直在罵小弟弟,但那個少不經事的弟弟(約3歲)一副不相干的樣子,自顧自吃他的點心。小姊姊看見他漫不經心的樣子,氣得爆炸了﹗媽媽在一旁並不作聲,只是打點著吃的。奇怪的是媽媽過了一陣子,轉過頭來跟我說她沒辦法。氣得要命的姊姊因為得不到了解及安慰,終於哭起來。

「澄心」的應用在了解當下發生的事,而不是評理。小孩子的衝突是每天發生的事,事實上也用不著很清楚地判斷對與錯。

「澄心」的當下,我們看見一個情緒波動的孩子,她的哭鬧其實是清晰的求救信號;她需要幫助,她需要成年人在情緒上給她安慰及舒緩。如果媽媽能夠在當下好好地安慰孩子當時情感上的需要,她就可以立時把危機化成建立母女感情聯繫的好機會;並且在感情舒緩之後,可再教導她。

知己知彼:再建神經反應路線

當然,知己知彼是十分之重要。但是,父母自己被困,未能明白或控制自己的情緒,是很難去顧及孩子,更遑論幫助調節孩子的情緒。

我們的情緒或立時的反應,會促使我們走一條短路,而這條短路儲藏了許多過去的經驗。精神心理學者Stephen Porges稱之為neu­reception (神經環迴系統)。在環迴系統中,我們跨越了思想,只在感官上接收資料,未經整理明白,立時產生既定的反應。像我們嗅到某種餸菜的味道,就彷彿回到當日的場景。經驗是好的、壞的老早就決定了,所以立時的反應都受著以往經驗的影響。

假如父母及照料者能夠停一停、看一看,出來的效果可以不一樣。

小知識:

對腦發展的認識:實際的期望

在三歲之前,我不會跟孩子多講理由,因為他們在那段時期的主要發展在情緒、感覺與活動能力上。當孩子鬧情緒的時候,我會安撫他及轉移他的注意力,以致他很快可以重新投入活動之中。

對腦圖的認識

小孩子的腦在0-6歲之間經歷很大,亦很快的改變。

明白這些時期的重點及需要,便可以有更確切的期望。

小孩腦的4部分:

0-8個月──安全感

後腦0-2歲──提供安全及適量的活動

情感腦1-4歲──建立安全接納的關係

理智/分析圖3-6歲──可以開始跟孩子講道理

 

黃葉仲萍教授
全康澄心基金董事
伯特利輔導中心總監
伯特利神學院學士課程主任、教牧輔導教授
資深沙維雅模式專業及督導

資料來源:

http://communityofmindfulparenting.com/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the-5-main-tenets-of-mindful-parenting_b_4086080.html

mingpao-2feb-output

「家庭‧家情」──「孩子,你能講嗎?」

17jan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117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威威(化名)吃晚飯時,邊吃飯邊用力踢枱腳。爸爸開聲遏止他,可是威威沒有理會,反而越踢越起勁,似乎在發洩憤怒。經過屢次勸阻無效後,爸爸開始動怒了﹗

爸爸:(嚴厲地)你做甚麼踢枱腳?你發生甚麼事?你講啊﹗

威威:…… (心中害怕,稍稍停下來,沒有作聲,低著頭,不敢望爸爸。)

爸爸:你講啊﹗做甚麼不說?你講啊!

威威:嗚…嗚…… (情緒爆發,放聲大哭。)

媽媽:(緊張地)你不要哭,爸爸問你發生甚麼事,講給爸爸聽啦﹗

威威:嗚…嗚……

類似的情景,在許多家庭都出現過。父母的目的是希望孩子能說出行為背後的因由,他們渴望知道孩子心思,好去幫助他解困,卻沒想到幼兒的言語發展未有能力表達需要和感受;或一般孩子在情緒泛濫時,不能理性地作出回應。結果,引致不必要的衝突,令親子關係受損。

若說成人每日要面對各樣的挑戰,其壓力和擔子越來越重,令人透不過氣來。孩子的世界亦同樣充滿挑戰,例如:不小心打翻了水杯、遺失了心愛的東西、被同學欺負或取笑等。這些在成人眼中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在小小心靈裡都會造成震撼的經驗,並累積成負面的情緒;再加上日常的功課和各樣課餘的學習,孩子壓力和擔子跟成人一樣越來越重。若孩子的言語發展未成熟或不習慣用言語表達,負面情緒便會積壓心中,表現出焦慮不安或悶悶不樂,並反映在行為上。

因此,鼓勵父母選擇讓孩子無拘無束地玩,透過適當的玩樂,孩子可以抒發情緒和減輕焦慮。若發現效果仍未如理想,父母可以帶孩子到輔導室,請專業遊戲治療師以遊戲方式,幫助孩子化解負面情緒。

對於約3-11歲的孩子來說,兒童為本的遊戲治療是個很好的選擇;這是基於Virginia Axline(1947)女士所創立的「非主導式遊戲治療法」和Garry Landreth(1991)博士後來延續發展出「兒童為本遊戲治療法」。輔導室內擺放了各種能讓孩子抒發情懷和自我探索的玩具及設施,輔導員給予孩子恰當的自由,讓孩子在玩的過程中做主導;而輔導員會用接納、包容、關懷、溫暖的態度與孩子建立安全和信任的關係。孩子感覺被愛和尊重,心情自然輕鬆,便可以無拘無束地玩。孩子天生就愛玩,透過遊戲和輔導員的適切回應,孩子可以化解心中壓力、培養正向情緒、確認自己的能力、發揮潛能、提升自信和增加自制力等,在整體上可以提升孩子的自尊。

以下的例子可以更清楚具體地說明。

威威今年5歲,爸爸是電子工程師,媽媽是會計員。父母都很愛錫他,平時注意他的起居飲食,照顧周到,又重視他的學業,補習和課餘活動都不缺。最近父母發現威威表現欠自信、依賴、沈默、情緒化和常常發脾氣。父母決定帶他接受遊戲治療。在遊戲輔導室裡,威威看著各樣的玩具,表現開心、好奇和興奮。輔導員態度親切友善、接納和包容,威威感覺彼此關係是安全的,玩得很投入,特別喜歡扮演警察進行槍戰、超人打怪獸和打籃球等遊戲。他常有意無意地向輔導員展示他的能力,每當成功,他都回望輔導員,想要得到確認和肯定。輔導員也很配合,常給他肯定的回應。起初,當威威在遊戲中遇到困難時,很快便放棄,後來他漸漸有信心,嘗試想辦法抗逆,例如:有一次玩具飛機在威威假想的世界裡發生意外,被籃球架的繩子卡住,動彈不得。威威出動了消防車、救護車、警車和拯救部隊前來救援。在過程中,所有車輛都遇到意外,令拯救困難重重。可是,威威沒有放棄,結果他請來了小飛象,用象鼻解開繩索,飛機最後安全著陸。從這例子,我們可以看見遊戲能幫助威威建立自信和培養解難能力。

另外一次,威威因在學校受同學欺負,他很憤怒。他來到輔導室所玩的遊戲,都是關乎暴力的。在遊戲的假想世界裡,超人互相殘殺,怪獸圍打超人,超人重傷,甚至兩者打作一團,兩敗俱傷。他又猛力打不倒翁,嘗試用手銬鎖它,企圖制服它。原來威威藉著遊戲的情節抒發內心的憤怒。當遊戲結束時,威威竟邀請輔導員用玩具樂器和他合奏。輔導員洞悉他的心意,體會他的情緒漸漸平伏,他經過一連串的激烈遊戲後,內心的怒氣已得釋放。輔導員觀察到他開始有意與人在心靈上連接,就本著兒童為本的精神,在威威的指導下,用他喜歡的方式和他合奏。這一次的遊戲過程明顯帶出了情緒上的治療。在之後的幾次治療裡,威威所玩的遊戲不單暴力內容減少,還出現了建設性的項目,如建造農場,他把各種禽畜按特性安放其中,又為客人煮豐富的晚餐等。

我們發現「玩」有助孩子化解在生活中積壓的負面情緒,因而重新得力,面對接續而來的生活挑戰。至於威威透過遊戲獲得的其他進步在此未能盡錄,但肯定父母帶他來輔導室玩是明智的選擇。幼兒未能透過言語完整地表達心中情,但可以透過「玩」,讓父母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在以上的例子,輔導員讓父母知道威威透過遊戲所表現的感受和需要,學習用孩子明白的方式去愛錫和管教他;這樣不但可減少不必要的衝突,更能增進親子關係。孩子能健康地成長,這豈不是父母最大的心願嗎?

詹玉冰女士Isabel Chim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家庭治療碩士

mingpao-17jan-output

 

「家庭‧家情」如何看孩子成才之路

heading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61206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如何看孩子成才之路

某次執拾家居,碰上兒子報讀小學時,我為他所準備的個人檔案。封面上的「寶貝仔」依樣可愛,勾起我對孩子美好將來的期盼。我禁不住一頁一頁地翻閱,重溫當年小朋友走過的路如校園生活、課外活動、教會生活、親子活動、興趣學習、以致難忘經歷等等。最觸動我的卻是對兒子名字的介紹,我想:「就是渴望孩子在生命中得到這些嗎?過往我栽培他成長的路向正確嗎?」相信每位家長都渴望子女成才,但要成為甚麼樣的「才」卻不盡相同。嫁給有錢人?結交富家子弟,扶搖直上,名成利就?還是只求「唔學壞,生生性性」便已經足夠?

因著不同的目標,成才之路就有所不同。有家長費煞思量為子女鋪路入讀名校,自小就要子女學習百般技能。有些家長則對小朋友百般遷就,過份保護,最終塑造出典型港孩、公主、王子。在我看來,孩子成才過程像放風箏一樣;孩子就像風箏,家長要風箏起飛,就先要以身作則,牽引風箏乘風而起。要飛得高且遠,收放自如是很重要的。風來時,放線讓它高飛,若它得意忘形,又或灰心失意時,就趕緊拉它一把,為它調教方向及打打氣。

企業要有抱負(Vision)、使命(Mission)和價值觀(Value),我想養育子女也有借鏡的地方。若企業對這些方向有明確的定位,管理層即使在千變萬化的商業社會裡,都能有一定可預見的反應。同樣,作為一子一女的父親,相比具體的技能及知識,我更重視品格及價值觀的培育,正如聖經箴言所說:「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我認為性格也許是先天的,品格卻可以後天培養。若小朋友有良好的品格及價值觀,我就不擔心他日後的發展。

隨著子女漸漸成長,我鼓勵家長多與子女思考,一起摸索及塑造他的抱負與使命,以及如何貢獻社會。有時,子女的發展不一定是你起初能想像的,家長要有心理準備。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原來自幼熱愛軍事,父母在他十四歲時,願意讓他上軍事訓練班,造就他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發揮所長,成為當代帶領英國的傑出領袖,而且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聖經箴言也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當行的道」和「成才之路」兩者的關係實在值得我們思考。我相信,造物主為每位小朋友都設有獨一無二的計劃,賜給每位小朋友的能力及才華都不一樣。人生路漫漫,將孩子交託於掌管明天的主耶穌基督,才是給孩子最佳成才之路。

盧覺威
《am730》執行董事

 


 

「做完了功課沒有?」

「明天有沒有默書、評估、測驗……」

「做完了功課沒有?」

「明天有沒有默書、評估、測驗……」

「練習了鋼琴沒有?」

每天放學回家,這些問題就好像錄音機一般,在爸媽的來電中播放一次。

下班後,爸爸總愛坐在沙發上看新聞報道,媽媽總是在廚房中忙著做飯。飯後,爸爸看報紙,媽媽檢查我的功課。他們對我其他的事情,都好像沒有興趣似的。

如果可以有三個願望,我希望……

爸爸給我多一點時間,讓我創作一些我喜歡的玩意。最近我設計了四十四張遊戲卡,經過不斷的改良,現在連哥哥也覺得好玩。可是每次當我在設計遊戲時,爸爸的眼神好像在批評我在浪費時間。其實,我真的希望爸爸能加入我們的遊戲,相信他也會發覺這些遊戲比閱報更有趣呢!

媽媽給我多一點時間教我烹飪。每次媽媽弄出一道道佳餚美食,我除了喜歡品嚐外,還希望可以參與製作。可是媽媽怕我會燙傷,又怕我浪費了溫習的時間,往往把我拒諸廚房門外。其實很多有名的廚師都是男士,如果我可以多學一些廚藝,即使不能當廚師,至少也能照顧自己和家人的飲食,甚至可以幫忙準備晚餐啊 !

爸爸媽媽,可否給我多一點時間,帶我到不同的地方去遊覽,去學習自然科學呢?雖然書本的知識很重要,但是假如能夠親身接觸自然環境,又或者能親自做實驗,相信我對自然科學的認識能夠更深刻和透徹,而香港濕地公園、香港地質公園、科學館等,都是接觸自然科學的好地方。我真希望我們一家人能夠多一點一起去參觀和遊覽的時間。

不知道我這三個願望能否一一實現呢?

小六男生

 轉載自:《孩子成才攻略前傳》

 mingpao-06dec-output

 

「家庭‧家情」讓孩子更有「胃口」──陳廷三博士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61115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各位爸爸媽媽,如果有人問:「孩子是你的誰?」你們會怎樣回答?會答「我的女王、大王、公主、王子、寶貝、心肝」?還是「我個衰仔、衰女、化骨龍、麻煩友」?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教育研究所專業顧問陳廷三博士的答案是:「我的骨肉。」是講情感、講注意力、講「胃口」……的親子歷程。

不講方法講情感

陳廷三博士專門做家長教育及輔導工作,經常受邀出席家長講座、工作坊。對於教育孩子,除了學術上的專門研究,他從當父親的歷年經驗中(兒子、女兒已成年),也歸納出獨特見解。對他而言,為人父不輕鬆,只可前進,不可停下;但與孩子相處卻有辦法。他認為父母要清楚兩件事情:一.孩子是自己的誰?二.養育孩子不是責任。「中國人稱子女為『骨肉』。可惜很多人只記得『犬兒』,而忘記『骨肉』。子女的生命如何得來?他們是父母身體的一部份,是父母生命的一部份,照顧仔女就是照顧自己的生命。」因此,養育孩子便不是責任了。

「比如,有人跌損腳,怎會覺得料理自己的傷口是責任?哪會覺得要包紮很麻煩?如果有人阻攔你料理傷口,你不是會反抗嗎?可以自行照顧身體是權利和福份,不是責任。」養育孩子是權利,又是福份。那麼,跟「骨肉」相處可有良好的溝通方法?「舉個比喻,你不用上堂學習怎樣跟恩人說話吧?你見到恩人,自自然然有很多發自內心的話跟他說。面對自己的孩子,會自自然然知道應該怎樣做、用甚麼態度。父母子女相處,不是講方法,是情感交流。」懂善待、愛護「骨肉」,只要以愛相待,相處交流自然溫馨融洽,何需講方法?

要注意力就給他

面對聽教聽話的孩子,或許易於交流。要是孩子頑皮、搗蛋,父母如何能處之泰然?「小朋友想吸引父母注意,即是他稀罕你的關注。其實父母內心應該默默高興啊﹗他們不稀罕父母注意力,才是最『得人驚』。就好似BB要飲奶,有哪個父母會嫌BB哭,所以不給他餵奶?BB肚餓卻不懂哭,父母才最擔心啊﹗」他認為要直接面對孩子這些帶有挑戰性的行為,只要以包容的心態小心處理,挑戰的行為,將成為彼此的溝通引子,是了解孩子內心的好機會。

「社工系有個女學生在男童院實習。某天飯後,她經過飯堂,有個院童以侮辱的話大聲呼叫她。這位女學生就朝著聲音的方向行去,她說:『我知道剛才有人叫我,不過希望大家明白,這樣稱呼人是無禮貌的。如果有同學想找我,我歡迎他直接來找我,我希望大家不要再這樣做。』講完就走,結果一星期後,有個院童敲門自首,稱被人慫恿,但確實有事找Miss。那個院童跟她講了很多自己的困難。假如Miss主動去找他,他未必肯講,但他自願找Miss傾,就可以為他做很多事。如何面對挑戰是自己決定的,他要注意力,就給他,直接了當,是好事﹗」

讓孩子更有「胃口」

陳博士教導自己的孩子,也是以他需要甚麼,就給甚麼為宗旨。「我重視這個人的生命,愛錫他。對他有用的,我就給。」他給孩子選擇權,從小開始。「阿仔兩、三歲時,有次他走來問我『爸爸,玩甚麼玩具呢?』我說『你喜歡玩甚麼,自己拿來玩。』我沒有給他答案,他自己去揀玩具。他玩到一個地步,他做不到,我就出手幫他。其實,我一直看著他玩。」陳博士覺得讓孩子自己做決定是很重要的成長步驟。「自己做決定是生命長大的表現,只有不長大的生命才永遠做不到決定。我照顧小孩,當然想他長大,愈早學會愈好。我不會嫌他自高自大,不聽阿爸話。我慶幸他有能力做,做父親只要提點他,需要時才出手幫助。」

玩甚麼自己決定,讀甚麼自己選,陳博士總認為孩子能獨立成長才成事。他分享一件事:「曾有跨國會計師樓來香港招聘大學生做Trainee(實習生),預計前途光明。大學生覺得自己『叻』才去應徵吧!可是,有些應徵的大學生有家長陪同,職員打發他們,填表後便可以離開。」陳博士為這些學生感到可惜,「高分低能力。成績『叻』,只是力谷出來的結果。另外,力谷孩子表面為他好,卻未能令孩子對身邊的事物更有『胃口』。」他認為父母應該培養孩子對知識很有慾望才對。求學心志強,何用擔心學不到?

別將蘋果變菠蘿

那麼,怎樣令孩子對知識有「胃口」呢?「孩子心靈正常、健康,你會發覺他對身邊的事物很好奇、很有興趣。如果消化系統健康,對知識就有『好胃口』。當人肚餓,會自行找食物吃。」說到底,要讓孩子在一個和諧快樂、父母恩愛的家庭成長,這樣孩子身心靈都會健壯,培育孩子事半功倍;而發展孩子,又要清楚目標,免捉錯用神。「好似種蘋果樹,只要將入面有的成份、潛能盡情發揮,它終會長出可口、美好的蘋果。不理社會要菠蘿、番鬼荔枝,即使那些能賣更高價錢,都不要將蘋果變成菠蘿。我沒有見過盡情發揮潛能的孩子會『揸兜』﹗」

陳博士也感「湊仔女不容易」,只是「做父母永無落場,一開始就去到盡,不可能叫停;又沒有演習,一定會有錯,但不能放棄,要願意學習更好的處理。」陳博士分享一次經歷,當中發現了自己的弱點。「兒子慢慢長大,我發現他某方面特別『叻』。當我發現他有能力,我的期望、要求就提高一點,做到再提高點,我發展著自己的貪念。最大的誘惑是『不知足』。某個暑假,發現他眼後有條血管塞了;醫生懷疑他可能患血癌。我晴天霹靂,他在加拿大升學,各方面表現好好,還計劃讀太空工程。但突如其來的危險,其他事變得不重要,能保住他的性命就好了。」感恩兒子最後沒有問題,還是「骨肉」本身最重要。

撰文:錢妙儀

mingpao-15nov-output

「家庭‧家情」與孩子作心靈溝通/請欣賞我﹗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6110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與孩子作心靈溝通

成年人是善忘的一群,特別當成年人當上父母親,擔任教導工作;我們都以成年人的角度與眼光去看待小孩子,要求他們,卻忘記了自己當日作為小孩子的感覺,所以兩方很難溝通。

如果父母只是一心一意照顧孩子,忽略了配合孩子的需要,在教導、相處的方式上只知道一味滿足他們,為他煮食、洗衣服、清理房間,漸漸的變相成了孩子的傭人;又或者是規限他們,管轄他們,要求他們,漸漸又變相成了孩子的警察。兩者都不能夠與孩子有很好的溝通。

父母與孩子的溝通,特別是心靈上的聯繫,父母要在態度上及角度上有一些調節。對年幼的孩子我們要進入他的世界,瞭解他,才可以與他心靈相通;否則,成年人怎能夠理解一個只有五歲大,怕黑又怕事的小孩子,半夜裏,他要上廁所的困難呢?

中年事業生活穩定的父母,更需要明白青少年人的困惑情緒,面對朋輩,面對學業,患得患失。成年人如果只強調責任與工作的重要,孩子又怎膽敢告訴你,他不去上課是因為害怕面對同班同學的揶揄呢?

要與孩子在心靈上相通,我們首先要承認及接受孩子的感受,而不是硬要求他們努力克服他們的感覺。明白孩子的感受像是一扇通往孩子世界的門。如果成年人願意放下自己的要求及看法,用一個開放的心去聆聽,孩子自然願意把他的心事跟你講。

對一個鬧事的孩子,不要急於控制抑壓他,而是要先安撫他,讓他有機會把困在裏面的情緒澄清及傾吐出來。如果成年人不急於插手處理事件,孩子更有機會去整理他自己的事,也比較易學會獨立。

要與孩子有心靈上的溝通,我們需要不疾不徐;過快反應會構成孩子的壓力,過慢孩子會覺得你不關心他。我們作為父母都是邊做邊學,只要坦誠地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小孩子;也讓孩子多認識父母,知道父母曾經走過他的路,經歷過他的脆弱,我們與孩子定能在心靈裏相通的。

黃葉仲萍教授
伯特利輔導中心總監

伯特利神學院學士課程主任、教牧輔導教授
資深沙維雅模式專業及督導


「請欣賞我﹗」

來!讓我告訴大家一個小秘密:我家每天晚上都有一個指定活動,十一年不變,那就是──「數開心」。「數開心」的名字是我改的,因為它能使我心情舒暢,開心地進入夢鄉。

我很珍惜睡前的每一秒,因為爸媽總會坐到我的床邊,細數我當天值得他們開心的事。爸媽絕不馬虎,而是認真地逐一屈指細數:「第一個開心是你今早一叫就起床,能準時上學;第二個開心是你大聲地對護衛叔叔說早安,很有禮貌;第三個開心是你在港鐵裡讓座給老婆婆,很有愛心;第四個開心是……好,今天有十九個開心!」可我哪會罷休,我總嚷著爸媽再多數幾個,而他們總是笑咪咪地答應。數著數著,我不禁滿心歡喜,鑽進被窩裡時而偷笑,時而「咯咯」地笑。因為我發現他們原來非常關心我的生活瑣事,還稱讚我,欣賞我呢!

真心的欣賞,總是令人快樂,令人舒暢。對我來說,短短的一句欣賞話能使我整天精神充沛!這並不代表我一定需要別人稱讚,而是想在做過的事情上得到肯定、支持和鼓勵。「數開心」中也包括一些不如意的事,有一次我忘了帶功課,被老師用紅筆寫了手冊,我覺得很難過,但爸媽竟說:「第十八個開心是你誠實認錯,決心以後多檢查一次書包的態度,我們欣賞你!」一句意想不到的「欣賞你!」給了我安慰,使我重拾信心。

「數開心」使我明白:原來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事都有值得欣賞的地方,自己的不完美被他人認同是多麼的令人喜出望外!「欣賞」賦予我前進的動力,所以,我已經想好了今年的生日願望,它就是──「請繼續欣賞我!」

湯凱晴
小六女生

轉載自:《給孩子15個A+元素》

mingpao-1nov-output_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