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弱能者絕育

18.10.2017B

唐氏綜合症患者應否絕育?唐氏綜合症是一種相當常見的先天性疾病,六百個新生嬰兒中就有一個。患者成長後身形矮小,傾向痴肥,亦常有先天性心臟病、眼病等。患者身體漸漸長大至成人,但心智卻通常留在智商50以下,即八、九歲兒童左右。他們是先天性病人中最快樂和溫良的,常常給父母,家人等帶來許多歡笑,雖然無藥可治,但生命質素的改進,還是值得的。

1886年,英國的唐醫生(Dr John Langdon Down)首先發現症狀,初時稱為『蒙古症』,因為西方人覺得像蒙古裔人。至1965年,世界衛生組織改稱為『唐氏綜合症』。其後又以其基因病變,稱為『21染色體三體綜合症』,因為人體細胞核內,正常有二十三對染色體,由第廿三對決定男女性別,而唐氏患者則在廿一對處,多了一個染色體而成三體。

部分患者是與母親年齡有關,母親年齡20-24歲時,嬰兒患病率是1/1250;母齡35時,患病率增至1/400;母齡49時,增至1/11。但因年輕母親較多,所以85%患者仍是母齡35歲以下的。

今天所有懷孕婦女,都在前三個月進行超音波檢查,尤其是高齡產婦,更為重要。香港最近有發明,可以從母體血液中驗出胎兒有否患病。不過,驗出腹中的是唐氏症的胎兒,如何處理?是否有缺陷者就人工流產?有缺陷的嬰兒有沒有生存的權利?社會應當如何幫助父母的決定,保障未出生者,有缺陷者,弱者等等,都是需要思考的倫理問題。二次大戰前曾有所謂的『優生運動』,阻止有缺陷者出生或出生後除去,但經過納綷黨事件後,全世界認識社會對有缺陷者應有尊重和照顧,給予基本人權。

隨著社會醫學進步,唐氏患者壽命轉長,少數更可完成中學。但隨著身體的成長,患者對性方面亦會有感覺,加上渴望得到別人的讚賞、愛護,未成熟的心志就容易受欺騙、被利用。唐氏男性罕有能生育的,故問題較小,但唐氏女性會有正常月經,並有15-30%可以受孕生育,而生下來的嬰兒,50%是唐氏患者。

所以,唐氏患者必須在適當時候受性教育,讓她們認識貞潔及懂得保護自己,免受性侵犯、感染和受孕。有一些父母給她們避孕,甚至施行絕育手術,但這種做法,並不能防止濫交和感染,還是注重貞潔、衛生對她們更為重要。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

 

 

 

廣告

「醫、法、理、情」之 弱能者絕育

11.10.2017A

根據筆者所了解,唐氏綜合症患者是由於細胞內染色體出現異常情況,以至外貌和智力與一般人有所不同,他們通常有輕至中不同程度的弱智問題,學習成長比一般人慢。但是,上帝是公平的,他們都有獨特的天賦,就如案中的小燕一樣,她擁有純真的笑容和音樂的才華,能彈奏美妙的音樂,逗人喜愛。

小燕的父母知道小燕已踏入青春期,但認為她應該不會懂得兩性的知識,為避免小燕再度懷孕,打算安排她接受絕育手術,即輸卵管結紮手術。

由於該手術是永久性的,要求接受手術的人士一般需經過術前輔導後,才轉介往公立或私家醫院進行手術。在進行任何手術前,他們必須淸楚明白手術的風險和後果,並給予其知情同意。至於弱智人士,其情況不會因為他們身體有殘缺而有所分別,反而,其監護人及醫生更必須採取額外的措施以保障他們的權益,務使其所給予的知情同意是全面及自願的,當中並無任何強迫或威迫的成份。

其實,世界衞生組織連同其他國際組織曾於2014年發表文章 (Eliminating forced, coerced and otherwise involuntary sterilization: an interagency statement), 呼籲消除任何強迫、強制或其他不自願的節育,當中也提及殘疾人士的權益。

筆者相信唐氏綜合症患者可以和我們一樣過著普通人的生活,我們不乏看見他們在不同的地方例如快餐店內工作。他們雖然學習比較緩慢,但並不代表他們不懂得學習。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機會,一個能夠和常人一樣生活的機會,當中包括組織家庭,甚至生兒育女。

至於未成年懷孕的問題,小燕父母可向其學校及老師了解情況,並向警方求助調查事件的始末。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醫、法、理、情」之 弱能者絕育

4.10.2017 B

黃太太是遲婚一族,年過40歲才與黃先生步入教堂共諧連理。婚後初期並無打算養兒育女,故一直服食避孕藥物。但兩年後,在丈夫的要求之下,決定停止避孕,作懷孕的準備。不久便成功懷孕和順利誕下一名女嬰,是一名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女兒小燕。

黃太太對這唐氏綜合症的女兒愛護有加,並為她放棄工作以便全心照顧。這女孩日漸成長,雖然身軀有缺憾,但天真無邪的純真笑容,加上能彈奏鋼琴,為他們夫婦和家庭帶來點點安慰和歡樂。不過,小燕因智力問題不太懂得自我照顧,每當月事來臨,都會弄髒地方,又不懂得處理婦女衛生問題等,令媽媽甚是煩惱。隨著月事的來臨,踏入青春期後的小燕身體漸增成熟,也開始喜歡親近男性,特別是班上的男同學和老師。

看見女兒身體的變化,黃太太也想到年青人「性」的問題,曾經有一絲「給女兒服食避孕丸」之念頭,但再想女兒是弱能人士,不會懂得男女兩性的知識吧!?再加上她恐懼醫生的檢查,故沒有進一步跟進和請教醫生。

一個半月前,黃太太發覺女兒月經停止,她趕緊帶女兒見婦科醫生,結果驗證了擔憂是準確的:驗孕結果呈陽性,即是女兒小燕懷孕了,兩老看著驗孕結果不知所措。正當焦急於如何處置之時,小燕自然流產了。

小燕父母在她懷孕至流產,多加了幾分緊張、焦急,覺得為女兒做絕育手術才是根本解決的方法。但作為不懂自我保護和不明後果的弱能人士,父母有否權利為她去決定進行絕育手術嗎?本地的法律是否有規則約束?如果正視弱能人士被誘姦的問題,作父母要否追查這次令女兒懷孕的經手人是誰嗎?有信仰者,是否不應該進行絕育手術呢?…

夫婦兩人面對一連串的疑問,愈想愈多,真是使人沮喪。但女兒絕育與否的決定不容拖延,應該先諮詢醫生意見?還是先請教牧師?

                                                                                                                                                         橫眉
、法、理、情」

 

 

「醫、法、理、情」之 捨嬰救母

27.9.2017 B

陳先生夫婦結婚10多年仍沒有孩子,最後經過不斷的嘗試,結果喜出望外,陳太太成功自然懷孕!但好景不常,陳太懷孕到30週之時,經醫生診斷後證實患上肺癌三期。這時愛胎兒而要太太冒死懷孕,還是愛妻子而要太太終止懷孕?實在是難作取捨!「捨胎救母」(母親盡早治癌)還是「捨母救胎」(母親延遲治癌)便是此案非常難解決的問題。誰的生命較寶貴?是母親?還是其未出生的嬰兒?

從法律的角度,本案考慮的是兩者(母親與未出生的嬰孩)權益的權衡利弊的輕重。在香港,自行或替人施行非法墮胎是違法的。上期我們已指出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 》(香港法例第 212 章), 要終止妊娠必須經過兩名註冊醫生真誠達成以下意見:(1)繼續懷孕對孕婦的性命/身心健康會產生的危險,較終止妊娠為大;或(2)嬰兒如出生,極有可能因身體或精神不健全而導致嚴重弱能。

陳先生愛妻之情實在是可嘉,但鑒於化療的成效未明(即使立刻選擇替陳太太治癌也不能擔保有效),再加上懷孕期已過二十四週(故不可隨意墮胎),「捨胎」或「救母」的決定仍然不易取捨。不過,陳太太仍有她的自主權利,若她仍願為誕下未出生的嬰孩而犧牲自己,延遲接受治療到分娩後,冒死的精神實在亦是非常的偉大。從「理」來看,合理與否乃一線之隔!

我們相信生命在上帝的手裡,能否保存母親與/或未出生的嬰孩的生命,只有上帝知道!其實婦女與母親在耶穌的眼中極其寶貴(耶穌在十架上仍對母親的關懷可見一斑) ,而同時連未出生的嬰孩也是一樣受神所重視。詩人大衛如此說:「我未成形的身體,你的眼睛早已看見;為我所定的日子,我還未度過一日,都完全記在你的冊上了。」〈詩139:16〉 故此我們並不能說母親與未出生的嬰孩,誰是更重要或有價值,因兩者在神的眼中都是一樣的寶貴!故此基督徒若遇上類同的難題,只能憑信心把問題交託給神,按當時最合法、合情、合理的考慮作出信心的抉擇,求神的旨意成全!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醫、法、理、情」之捨嬰救母

20.9.2017 B

「捨嬰救母」還是「捨母救嬰」?相信這是母嬰孰輕孰重「二救一」的選擇!

從另一方面看,選擇決定者,究竟是母親或父親?還是長輩、醫生、律師或社會?相信不同的社會、文化、習俗,對選擇權都可以產生決定性的影響,這與未出生的嬰兒,以及作為女性的母親於當地的社會地位和價值是息息相關。

今天,在大多數的社會中,若母親是清醒,無其他疾病時,都會選擇捨嬰救母,因為母親可以事後再懷孕,並且家中仍有丈夫,或其他子女和家人需要照顧,所以社會地位較未出生的嬰兒高。但如果母親已經病危,或神智不清,就會另作考慮。倘若社會普遍不當未出生的嬰兒是一個人,就更加一面倒向「捨嬰」,故仍在腹中甚或已出生的嬰兒,所擁有的人之價值、尊嚴和福利就全被漠視,無人捍衛。綜觀現存社會上,部分被看成生存價值較低的人,如有缺陷或弱勢群體等,都在逐漸地或陸續地被忽略、藐視、邊緣化,甚至被犧牲。相對滑坡之下,只要被看成強者,或有用和有價值的人,就會成為無情優生社會學裡的一分子。

不過,陳太太的事例仍未到如此悲觀的程度。第一,她心靈清醒,可以作出自主和理智決定;更願意犧牲自己,以保全未出生的嬰兒,這不是他人或社會可以否定的。第二,胎兒已到了三十週,也可以在醫療幫助之下離開母體生活和成長。第三,母親的癌細胞不會穿越胎盤,所以不會引致未出生的嬰兒患癌。第四,抗癌藥物會影響未出生的嬰兒,所以不能在懷孕期中施行這些藥物。第五,讓腹中胎兒出生(如剖腹生產) ,母親可以親眼看見,親手撫愛,藉此帶來莫大的喜樂和安慰,以增添生存的意志;對她的癌症醫治,也有很大幫助。而作父親的也有很大的安慰。人間有愛、有盼望,再加上信心,通過醫生的引導,找到最適當的時間進行手術,兩全其美在望。

但若事情發生在懷胎十五週、二十週,而非三十週時,就難以再拖延,醫療方法也會不同。總而言之,預防勝於治療,病從淺中醫,始終是最明智的取態。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

「醫、法、理、情」之捨嬰救母

13.9.2017 B誰的生命較寶貴?是母親?還是其未出生的嬰兒?當兩者要捨其一的時候,在法律上有甚麼標準呢?

在香港,自行或替人施行非法墮胎是違法的。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 》(香港法例第 212 章), 要終止妊娠必須經過兩名註冊醫生真誠達成以下意見:

(1)繼續懷孕對孕婦的性命會產生的危險,或對其身體或精神健康會產生損害的危險,較終止妊娠為大;或(2)嬰兒如出生,極有可能因身體或精神不健全而導致嚴重弱能。

法律亦訂明若孕婦未滿十六歲,或她聲稱是亂倫、強姦、迫姦、誘姦或迷姦的受害者,並在事發後在三個月內已向警方報案,註冊醫生可以此推定,繼續懷孕對該孕婦的身體或精神健康會產生損害的危險,較終止妊娠為大。

要進行終止妊娠通常會透過家庭計劃指導會(如懷孕期不超過十週)、政府醫院或私家醫院由註冊醫生施行,但懷孕期不得超過二十四週,除非是為挽救孕婦性命而施行的例外。

就陳先生的個案,終止妊娠必須符合以上第(1)點的要求。筆者體諒陳先生愛妻之情,其目的只是令太太可提早接受化療,鑒於化療的成效未明,再加上懷孕期已過二十四週,相信陳先生未必能說服兩名註冊醫生替太太施行手術。

另外,手術前,醫生必須向孕婦清楚解釋手術的風險和後果,並取得其知情同意。其實,在外國已有組織不斷提倡嬰兒的出生權及孕婦對其自身及其嬰兒照顧的決定權等(例如: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及 Human Rights in Childbirth )。在香港,孕婦亦可向出生權維護會(天主教)尋求幫助,其宗旨在幫助面對困難之孕婦,提供醫療照顧,心理輔導及其他種種需要服務,以保障未出生嬰兒之出生權利及孕婦之人性尊嚴。

生命掌管在神的手裡,在面對生與死的抉擇時,似乎人窮畢生精力所籌算的已再沒有把握,唯一可以把握的是珍惜眼前人!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醫、法、理、情」之 捨嬰救母

6.9.2017B

陳先生夫婦結婚10多年,非常恩愛,可惜膝下無兒女。結婚初期因為雙方忙於工作,互相同意暫不生兒育女,故此陳太太選擇用「子宮環」避孕,甚至減少行房以免意外懷孕。及後陳先生事業有成,生活安定,便與太太商量養兒育女,但事與願違,陳太久久仍未能懷孕。

陳先生安慰失望的妻子說﹕「不要緊,不生孩子也無所謂。」他也認為沒有認養孩子的需要!但陳太太知道丈夫非常喜歡小孩子,對鄰居的子女愛護有加,經常藉故節期購買不少玩具贈給他們。他甚至對太太承認,希望小孩子們收到禮物後更喜歡他,常來登門到這家裡玩。有一段時間,他的贈送禮物行為,曾被鄰居夫婦懷疑是別有不良的動機,禁止子女與他見面和來往。幸而對方很快釋疑,誤會被解開,但作太太的卻擔心日後的問題會重現。

陳太太思前想後,終於決定尋求醫學專業的生育服務,如人工受孕等。經過不斷的嘗試,今年的夏天,陳太太成功自然懷孕!喜出望外的陳先生對太太這個高齡孕婦更加憐愛,夫婦兩人對未出生的「寶貝」嬰兒非常珍惜,凡事都小心翼翼。但是,好景不常,正當懷孕到30週之時,陳太有一天忽然咳嗽不止甚至出血,經醫生診斷後證實患上肺癌三期(即已擴散附近部位)。

由於癌症必須及早化療(手術因部分情況不太合適),醫生與陳先生夫婦商量,建議先終止懷孕!愛妻心切的陳先生同意進行終止懷孕的手術,惟陳太太在失望及傷心之餘,不理會丈夫勸解,仍堅持冒死懷孕;更說寧願暫緩治療一兩個月,待適當時候剖腹生產。陳先生在無奈之下,轉向作醫生及律師朋友請教,看看能否強制太太終止懷孕。

冷對

、法、理、情」

「醫、法、理、情」之 換肝不成

170823a

從陳老師的徵狀來看,他似是患上相當罕見且有極度危險的「暴發性肝炎」,短短數天已病情急轉直下至有生命危險,主診醫生認為換肝是最好的方法。雖然就讀中學的女兒表示願意捐出部分肝臟救父,無論血型及其他基因排列都很吻合,但醫生發覺陳小姐只年滿17歲,未達成人器官捐贈的法律要求。而陳太也因驗血結果不適合而不能捐贈。怎辦?!

從醫學的角度來看,在器官衰竭而醫治乏術的情況下,器官捐贈已成為現今治療的唯一出路,帶給不少的病患者無限的盼望。在醫學倫理的考慮,只要捐贈者是自願,確是可行的事。當然我們並不可忽略任何現代醫學的知識,血型及基因排列等條件都必須完全符合。

上期我們已指出,在香港進行器官移植,可分為遺體及活體移植,兩種移植方式均受「人體器官移植條例」(香港法例465章)規管。在不少地方,器官移植的成為商業交易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故法例乃為確保器官移植並不涉及商業交易。並且,根據該條例,所有在生器官捐贈者年齡須滿18歲,由於法律上18歲以下的人仍被界定為未成年人士,社會有責任保障他們的權益不被侵犯。

為了針對器官捐贈不足和增加器官捐贈供應的來源,有些國家設有「捐贈器官證」法律效力,令其得以成為遺囑的一部分。有些國家進一步還有「預設默許」機制,是指所有合適年齡並心智健全的居民,均會自動納入機制內捐出器官,除非他們在生前提出反對。

在此個案,雖然未成年的捐贈者是自願的,但當局的規定是器官捐贈者年齡須滿18歲,乃為保障未成年人士的權益不被侵犯。有人喜以「」乃超越一切的說法作此類的判決,但若開拓先例,一定會令政府日後的執法出現無止境的問題,甚或失去執法主權,一連串長久負面的影響是無法估計!事實上,個人的利益與道德的實踐都不能忽略社會大眾的規範與倫理,任何的抉擇必須要平衡這兩極的原則。雖然在極端而且絕無其他選擇的情况下,為了挽回性命,有時不得不破例,但維繫社會安穩必須堅決守法與執法。

李耀全牧師

「醫、法、理、

「醫、法、理、情」之 換肝不成

170816b

每一個人生來都有自己獨特的基因,而身體對外來物品,特別是蛋白質,都有免疫排斥,以保衛自己的功能,所以人體器官移植是極其複雜的事。事實上,施體(捐出者)和受體(接受者) 基因距離愈遠,排斥愈大;基因距離愈近,排斥愈小,所以惟一沒有排斥的是同卵孖生的兄弟或姊妹。屍體器官移植,對準了基因如血型等,再加上現代的免疫抑制治療,效果是愈來愈好,各種腑臟,以至骨骼、關節、肌腱,甚至面孔,都屬可行。而來源是最大的問題,人們若能改變成見,踴躍捐贈,可謂前景大好。

活體捐贈器官,成績該是最理想的。但實體器官,對捐出者有一定的傷害,故在捐出之前,必須先考慮自己能否應付理智、情感、健康、經濟、靈性這五關。例如活體捐出腎臟,雖是最常見的手術,但捐出後,捐贈者就只剩一個腎,腎功能降至75%,以後或可能會陷於腎衰竭。猶記二十年前,國際間禁止活腎買賣,曾有一南亞族長老說﹕『我們這些很貧窮的人,用一個腎就足夠了。』令聞者心酸。

既然活體近親器官捐贈,成功率很高,為甚麼陳老師女兒的孝心,不能獲得接納呢?十一歲以上的兒童,以捐贈實體器官而言,已是生理上成熟可行,世界上兒童捐贈器官亦有先例,如捐予兄弟姊妹等。在香港,肝左葉移植手術是世界最先進的,但為何十七歲半的陳小姐不被接納為捐贈者呢?原來這是法律,以保障和防止濫用等問題的發生,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年齡限制。而香港兒科基金於2017年4月的立場書,不贊成十八歲以下的人捐贈器官,因由亦言之甚詳。

總而言之,社會上需要有更多成年人,願意在屍體及活體器官捐贈上付出和支持,這才是長遠解決問題之道。「施比受更為有福」,希望香港人能早日有學習和認同,尤其是已逝者的器官捐贈,「一手用家既已去世,為何不留給有續命需要的二手用者呢?」

                                                                                                  雷同德醫生

「醫、、情」

「醫、法、理、情」之 換肝不成

170809

聽到陳先生的病情,令人想起近期病人鄧桂思患上急性肝衰竭的事件,她的長女也因未足合法捐肝年齡,無法將其肝臟移植給母親。

在香港進行器官移植,可分為遺體及活體移植,兩種移植方式均受「人體器官移植條例」(香港法例465章)規管,主要目的是確保器官移植並不涉及商業交易。並且,根據該條例,所有在生器官捐贈者年齡須滿18歲。

為了解決未達合法年齡捐贈器官的問題,社會大眾曾討論是否降低捐贈活體器官的法定年齡。不過,筆者認為這只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活體捐贈器官,將一位健康的人變成病人,本身已牽涉頗具爭議的道德問題。在同意進行器官移植之前,捐贈者須有獨立自主的思考能力,並且不受他人的影響。雖然隨著社會的進步,人們的心智可能比從前同齡的人早熟,但是由於法律上18歲以下的人仍被界定為未成年人士,社會有責任保障他們的權益不被侵犯。故此,社會應將焦點由降低可捐贈器官的年齡限制,轉向討論如何增加器官的來源。

除了加強宣傳及教育使市民明白器官捐贈的重要性外,政府應盡快展開諮詢工作,參考外國做法以立法的形式引入不同的方法增加捐贈器官的來源,其中包括考慮賦予「捐贈器官證」法律效力,令其得以成為遺囑的一部分;或者引入「預設默許」機制。「預設默許」機制是指所有合適年齡並心智健全的居民,均會自動納入機制內捐出器官,除非他們在生前提出反對。不同國家也有不同的實施方式,例如,西班牙以彈性的方式實施,即器官移植仍須先取得其家屬的同意才會進行;相反,新加坡則採取硬性的方式實施,無需徵詢其家屬的同意,但在實施硬性「預設默許」機制的同時,新加坡政府亦採取措施,令仍在機制內並有需要的人士優先獲得分配所需的器官。

無論法律是如何規定,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否明白並學效主耶穌基督無條件犧牲的愛,亦盼望在政府與社會大眾的努力下,器官捐贈率能逐步上升,將無私的愛延續下去。

「醫、、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