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之師~~日本人的公民教育

相信曾經到過日本的遊人,一定曾被日本人的禮貌及公民意識所吸引﹕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鮮有人高談闊論,或講電話。街道上找不到廢紙箱,但處處清潔。在馬路邊,沒有行人在紅燈時橫過馬路。

今年復活節期間,我校教師團隊一行20多人,獲沖繩觀光局的協助,到當地考察日本中小學的公民教育,收獲豐富。在日本,父母從小就教育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麻煩別人。從幼兒園開始,就算貴為皇室成員的公主,也得自己背著書包上學去。孩子自己能做的事,父母或老師絕不幫忙。日本冬天天氣嚴寒,但幼兒園規定,只能讓孩子穿短褲和七分袖,使他們習慣不怕冷,因為他們相信,少穿多動,較不易生病,健康也是這樣鍛鍊出來的。

我們團隊參觀琉球大學附屬小學,甫進校門,便看見一間鞋室,原來孩子回校後,要將自己的鞋子脫下,換上在校園走動的鞋子。在旁邊看去,幾百對鞋子整整齊齊,沒有一對越過鞋櫃邊緣。

午飯時間到了,我們參觀小二班的「給食」。午飯的四位值日生,頭戴紙帽,身穿圍裙,往廚房領取食物,六七歲的小朋友,一人拿取滿載三十人份量的飯桶,另一人取餸菜,一人取盒裝牛奶,另一人取餐具。整個過程,老師沒發一言,也沒有幫忙半點。待值日生說完「感恩、開動了」,便一起安靜享用。所有同學吃光餐盆中的食物,不留下半粒米飯;牛奶的空盒子摺叠好,並將餐具分類放回收集格。約半小時,整個「給食」便有條不紊地完成了。

午飯過後,便是集體清潔校園的時間,每日一小潔,每週一大潔:課室、走廊,甚或廁所。所有小學生不但沒半點埋怨,還樂在其中。

日本小學的教學理念,是先學做人,才學知識。學校強調學生從實踐中學習的三個教育方針:
(一)    說服孩子為何要做
(二)    教導孩子如何實踐
(三)    要求孩子如何做得更好

無怪乎,日本人成長以後,都能守法守規,不為別人添麻煩,更不斷力求改善,做事精益求精。箇中秘訣就在於趁孩子年少可塑性最高時,全面實施公民教育。

廣告

言教之師 ~ 收唔收SEN學生?

「收唔到生就無得講,收得到的話,邊個想收SEN學生呀!」在某教育界碰面場合,有校長這樣慨歎。(按:SEN乃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的簡稱,意謂特殊學習需要)

「剩係照顧佢一個已經用左我好多時間,我唔係唔想幫佢,但我有全班學生要照顧,我仲要備課教書,學校可唔可以唔好收咁多SEN呀?」經過一天的勞累,有老師在教員室向同事大吐苦水。

我所服事的學校是一所直資學校,且不參與中央派位機制,在收生上有自主權。在每年逾千中一申請人中,要挑一百五十位學生,難點在於若學生在小學時成績達到本校要求,面試表現又中規中矩,但家長十分坦誠地於申請表中夾附學生有特殊學習需要的評估報告,我該錄取他,還是把他的申請表擱在一旁?事實上,學校照顧一位SEN學生,確比照顧一位普通學生付上加倍心力。

因著知悉一位申請學生是SEN而拒絕取錄,我認為不僅違反《殘疾歧視條例》,且不符合我的道德標準,更不合聖經的教導。《殘疾歧視條例》第二十四條訂明,任何教育機構因申請者為殘疾人士而拒絕或沒有接受該人的入學申請,即屬違法;而平等機會委員會根據《殘疾歧視條例》而制定的《教育實務守則》更清楚指出「在準備錄取殘疾人士入學方面,訂立較差的條款或條件」是歧視性和違法行為。然而,不是法例叫我平等地考慮他們,而是我「心中的道德律」告訴我不應為他們架設額外的入學障礙。再者,舊約聖經中摩西多次重申耶和華上帝吩咐以色列人看顧弱勢社群;新約聖經耶穌更指出看顧有需要的人,就是把美事作在祂身上。

今天,每逢處理收生時我仍不時浮現這些掙扎:一方面擔心SEN學生加重老師擔子、影響其他學生學習;另一方面又因法例的要求、心中的道德律和聖經的教導而告訴自己不要為他們的入學設立額外的限制。通過不斷的和老師團隊分享溝通,我明確的讓老師知道我的原則:我不會因著申請人是SEN而放寬對他們的入學要求,即不會有「同情分」;也不會因申請人是SEN而額外對他有過多的要求,只要他們符合學校對申請人學業成績的要求,且面試及格,我就應該取錄他們。我相信這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做法,也是神所喜悅的做法。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