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珠璣集~綠色建築

「綠色建築」並不是單單在建築物上,栽種一些緣色樹木花草的綠化工作而已,它與環境保護有更深層次的關連。早期綠色建築的概念是以消耗最少地球資源,製造最少廢棄物來設計及建造建築物。時至今日綠色建築涵蓋了生態、節能、減廢、健康的各方面考慮。

有見一些建築物在保育、節能,以致對環境持續性有很好的設計,對地球環境強調共榮共生的建築設計理念,例如有效的隔熱玻璃幕牆、太陽能光伏板、收集雨水的管道用以循環再用的裝置等,都能降低整幢建築物的用電量、減少廢物及碳排放量。說到碳排放量,位於九龍灣的「零碳天地」,是一座很好的綠色建築,標榜零碳排放,並展示很多不同的綠色建築技術,例如錐形通風設計,都市原生林,採用可再生能源及生物燃油發電,運用低碳的建築物料、節能的設計、以導光管把陽光引入室內等。

建築物在施工期間,會造成環境污染,包括空氣、噪音、處理建築廢料與建材,甚至運輸等都對環境有影響。綠色建築在建築設計與規劃時,包括舊有建築物的拆卸,都仔細考慮環境保護因素。建築物生命週期除了建造拆毁外,建築物的維修與日常運作亦要注重環保,例如環保建築節省用水,如在水龍頭安裝限流裝置、自動感應器,或者垃圾回收分類設等,都能有助環保。全面性、系統性的環保設計理念的實現及落實能力能有助環境持續性。

香港綠色建築議會認可的「綠建環評」,是一套由本地建築界創立的環保建築指標和評估系統,評估用地與室外環境、能源使用、室內環境質素、用材、用水和創新等範疇,目的是以認證制度推動業界在這方面的貢獻。

可持續發展是城市規劃重要一環,有賴社會各界支持配合!

廣告

環保珠璣集 ~ 邁向廢物管理新紀元

期待多時,環境局終於在梁振英政府落任前公佈了「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計劃」。

廢物徵費,建基於「污者自付」原則;目標除了「多付多給」,達到公平的果效,更希望透過經濟誘因,教育市民改變行為,減少廢物的產生。

都市固體廢物的數量,往往與經濟增長成直線關係。2015年港人的平均固體廢物棄置量,高達每天1.39公斤,遠較鄰近城市為高。推行現計劃可望令垃圾丟棄量大幅減少四成,實有其必要性和時代需要!

政府公佈的收費機制,將分為「按戶按袋」和「按重量」兩種模式。日後凡使用「食環署」垃圾收集服務的樓宇,包括了大部分住宅房樓、街上店鋪及公共機關等,政府將會要求市民使用特定的垃圾袋把廢物包妥,然後棄置於指定地點或指定的收集容器中。若廢物體積超過100公升,更須在垃圾袋上貼上指定的標籤。

「按重量」收費應用於聘請了私營廢物收集商把垃圾直接送往堆填區或廢物轉運站的樓宇。按此機制,垃圾車在進入堆填區或轉運站時,每公噸廢物繳交$365 -$395「入閘費」。

「垃圾袋」將按容積分為九種,由三公升至一百公升不等。每公升的「垃圾袋」容積,收費 $0.11。以一家三口計,每天約需繳費$1.1 -$1.7;而標籤了的大型廢物,費用則劃一為每件$11。每戶每月需為其丟棄了的廢物付出$35 -$ 50,水準與臺北市和首爾相若,相信市民應可負擔。所謂「多丟多付」,立竿見影!

垃圾就是「放錯了地方的資源」。從經濟學的角度看,一塊錢的資源,才印刷一塊錢的貨幣;然而,一塊錢的垃圾,用在清理它的資源,卻遠遠超過一塊錢的幣值,因為污染的社會代價實在太巨大了!根據「污者自付」原則去徴收廢物處理費,正可令廢物的外在價值得以反映,也令污染者警剔,改變行為心理、更審慎地面對抗污問題。

回想香港構思推動「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計劃」,眨眼二十年光景。特區成立第一年我已經在「環境諮詢委員會」中服務,及後又轉任「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的成員,目睹相關政策輾轉拖延,令專業人士和環保團體忍無可忍。如今,地球氣候變化問題逼在眉睫,香港的環保產業又寸步難前,究其根本,「污者自付」原則遲遲未能落實乃原始病因。期望立法會不再蓮步蹣跚,在理順社會的種種意見後,儘快於2017年終結前通過,及早於2019年秋季實施。

亂丟垃圾的罰款為$1500,遠超於每月區區數十元的環保費,市民千萬不要以身試法。 「財寶在那裡,我們的心也在那裡」〈太6:21〉。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珍愛地球,坐言起行、從心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