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展見聞~~奢侈的休息

自從幼子出世後,我能夠安靜及休息的時間愈來愈少,這也許是作為父母必然面對的情況。踏入九月,長女升讀小一,一天二十四小時更是不夠用,每天放工忙著替長女核對功課、溫習、看圖書及處理通告,便要催促她上床睡覺;接著還要安頓幼子,陪他玩耍、餵奶、講故事,令他能安然入睡,這時才能處理家務及其他瑣碎事項。近年頸椎及腰痛加劇,有時劇痛難忍需要針灸時,我發現自己能騰出一小時去針灸的時間也沒有,甚至認為佔有這段時間是奢侈的,沒有陪伴子女而獨自外出確感到內疚。

認為個人的休息是奢侈,我漸漸察覺這種想法只會扭曲休息質素,每當自己可休息時便感到不配,因缺乏足夠休息而身體變差、情緒亦容易動怒,直接影響親子關係。本來想減少個人休息時間,來換取照顧孩子及家庭,希望讓他們有更舒適及妥貼的照顧,相反因欠缺精神而沒有耐性,常常對孩子發脾氣,這更是得不償失。

偶然的機會下,我學習了一套源自美國的繪圖創作方式,由線條和圓心等基本圖形構成。我利用簡單的線條,配合呼吸,在高度專注的繪畫過程中,能達致自在心靜的效果。每天給予自己十五分鐘的寧靜時間,彷彿重新得力及注入心靈營養,在教導孩子時亦能平心靜氣。有質素的休息及獨處時間並非奢侈品,而是個人的加油站,稍為的停頓是讓自己充電及行更遠的路,生活愈是忙碌,更需要忙裡偷閑,為自己製造安靜時間。

 聖誕及新的一年將至,祝大家能為自己找到心靈的滋養泉源。

廣告

外展見聞 ~「波」勢不可擋

香港特區政府自2003年7月通過足球博彩規範化條例,容許18歲或以上的人士堂堂正正在馬會投注站賭波後,賭波之風勢不可擋。除了馬會賭波投注額由03年的160億急升至16年的867億外,政府的足球博彩稅收亦水漲船高,由03年的10億急增至16年的57億。可是,如此龐大的足球投注額和稅收背後「培育」了很多的足球賭徒,特別是青年人。

根據明愛展晴中心的求助資料顯示,近五年前來中心尋求戒賭輔導的足球賭徒已超越賭馬、賭場和打麻雀的賭徒,進佔賭博種類的第一位,成為最普遍和受歡迎的賭博方式。中心最近一項足球賭徒的研究,310位25歲以下的足球賭徒幾乎全為男性,他們有93.3%在20歲前便參與賭波,欠債20萬以下佔64.6%。除了賭波,他們有59.7%賭馬,42.6%往賭場。研究一項重要和憂慮的發現是,有一半人在五年內成為問題和病態賭徒(www.gamblercaritas.org.hk)。過往製造問題和病態賭徒是需要約10年的時間,但賭波的盛行和參與的多是年青人,直接縮短了形成的過程,令人憂慮。

年青人賭波的原因除了是朋輩影響、好奇心、行成人禮、喜歡踢波外,賭波的特性亦大大增加他們賭波的意欲。他們普遍認為賭波比其他賭博更易贏錢,因只有兩隊球隊作賽,不是A隊勝,就是B隊勝或打和。因此,他們認為贏錢的機率是一半,不像賭馬,每場13隻馬,勝出的機率相對較低。賭波容易使人沉迷是基於「容易贏」的迷思,此外,賭波有各樣的方式,如主客和、入球、角球大細、首名入球、波膽、讓球等供賭徒選擇。如此多花款的賭博,年青人又怎能抗拒呢﹗事實上,賭波的賠率普遍很低,如墨西哥對洪都拉斯的賠率是1:10對9:75,因此,下注大才能感覺贏錢。中心的賭徒稱一場波,他們會下注最高是五萬元,但正如已故的足球評論員伍晃榮所說﹕「波係圓嘅」,賽果是不能估計的。

面對賭波的來勢洶洶,參與賭波的人數有增無減,問題和病態賭徒極速形成,作為戒賭輔導服務的提供者感到心力交瘁,困難重重。為了預防青年人過早進入賭博世界,中心多年不斷呼籲政府提高合法賭博年齡至21歲,唯訴求至今仍未能成功。願上主垂鑒﹗

鄧耀祖
香港明愛展晴中心高級督導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