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洲忠言》功成事遂我自然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jpg

經過漫長拉鋸,「巴黎氣候變化高峰會」終於達成協議,只待超過50個國家的確認,公約宣告生效。

 

協議的重點如下:

 

  1. 各國盡自身最大的努力,共同協作,把全球平均氣溫上升的幅度,控制在攝氏2度以內。不單如此,各國還須繼續把這目標往前再推,積極控制令全球增溫低於攝氏1.5度。

 

  1. 按各國現有的情況,盡快令溫室氣體排放的總量達到最高峰,此後便不許再增加。各國且要合力,在2050年至2100年之間,令全球溫室氣體在「排放」與「沉降」之間彼此平衡,追求總碳的「零增長」。

 

  1. 每五年覆核一次各國的減碳進度,不許空言。

 

  1. 最遲在2020年實現,由「已發展國家」向「發展中國家」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資金援助,貧富合力應對氣候變化。「已發展國家」亦承諾,在日後國力情況好轉後會加大財政支持。

 

各方對協議的評價,毀譽參半。無論如何,經過近20年的互相謾罵、推諉,今天有一個框架出台,總比沒有時進步,它也將成為日後前進的里程碑。令人擔憂的是:協議只是一個「方向圖」,不是「路線圖」,日後依舊有不少艱苦的談判須進行,前路依舊不夠清晰。何況,協議沒有訂定對違反或不能達標國家所作出的懲處,猶如「紙老虎」般欠缺誠意。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協議並不抽象離譜,各國是可以透過本身的產業結構改良、經濟指標調整、科技研發、社會教育等工作,早日達成這個關乎人類存亡的環保公約的。若説重大障礙,不外乎利益和私心而已!為了地球的福祉,尊崇造物的奧妙,願上帝的國早日降臨,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綠洲忠言」專欄自五年多前起首撰寫,內容和訊息十分明確,就是載述環境保護的近況,宣提我們要愛護地球;而且鼓勵社會承傳使命,各盡其職!隨著「談天說道」版的編排改換,執筆至今,亦到了緣結之期。隨著全球的新環保里程確立,依隨編委會的意見,日後再不是逢星期在右下角的專欄撰稿,反倒變成為每6星期以「特稿」形式、集中較大篇幅與各讀者分享環保的時聞和評論。歡迎大家不綴支持!

 

綠洲忠言

我實在告訴你們,直到天地消逝,律法的一點一畫都絕不會消逝,直到一切都發生了。5:18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廣告

《綠洲忠言》環保果效, 由心而發

IMG_1018.JPG

氣候變化高峰會在巴黎舉行的同時,印度新德里和中國同時出現嚴重霧霾,既諷刺應景,亦帶來正面的催促影響。

空氣污染和氣候變化可謂同根同源。持續性的污染,根源自含高雜質的化石燃料、科技落後的發電方式、急速增長的機動車數量,還有因為經濟和社會發展而引致的都市不良規劃和工業排放。當然,本土的地理條件和氣候狀況是推波助瀾的關鍵,而近世的氣候變化亦激起了極端和異常的現象。

解決之道不外乎合理規劃、善用集體運輸系統、節約資源、清潔生產、發展可再生能源、生態保育和綠色生活。要成就這些外在的條件,必須積極推動環境教育、公眾參與和公義管治。

管理地球之道,在儒家是「有所不為」、「擇善固執」和「中庸厚物」;在道家是「天下神器,不可為也,不可執也。… 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在基督教的思想中,乃要尊崇上帝、愛人如己和愛鄰舍,尋求和好和救贖之道;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願各國領袖明悟大局,再加把勁,超越艱辛的雪嶺,重拾地球的祥和。

 

綠洲忠言

你們要仰觀天空,俯視大地;因為諸天必像煙雲消散,大地要像衣服漸漸破舊;其上的居民必像蠓蟲死亡;但我的拯救卻永遠長存,我的公義也不會廢去。

賽51:6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大道廢,智慧出

IMG_0867.JPG

雖然巴黎進行的「氣候變化高峰會」仍在談判拉鋸狀態,不過,就達成協議方面,氣氛是歷屆以來最樂觀的。主因是會前的外交準備工作充份,而且意見紛攘多年,世人普遍都很不耐煩了。氣候變化所造成的現有和潛在災難,令人不寒而慄,豈能不及時同心合力,嚴肅地愛護和管理這個已經飽受煎熬的地球?

春夏秋冬,按時候結果子,有條有序。有些事真是心急不來,但只要朝著正確的方向和方法努力去幹,踏實而堅毅,終會有水到渠成的日子。

今次高峰會的亮點,除了各國就本土減排達成共同確認的「框架圖」和「路線圖」以外,可說是成立了一個由中國等新興國家所倡導的「南、南發展基金」;意即發展中的「南方」國家,不再完全倚賴已發展但近年經濟逐漸萎縮的「北方」國家所支援(甚至支配)實行自相幫助,彼此扶持推動綠色產業和循環經濟,在唇齒相依的氣候變化問題上「同撈同煲」。配合中國「一路一帶」的構思,這一著棋子真是妙絶!

在共同的災劫挑戰中齊心,在共同的絶望困境中尋活;矛盾和鬥爭之後往往就是融合和解答!

 

綠洲忠言

看哪!弟兄和睦共處,是多麼的善,多麼的美。詩133:1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絕巧棄利,盜賊無有

 

怒雲 (Final).jpg

2015年的環保大事,聚焦於11月30日至12月11日在巴黎召開的氣候變化國際高峰會。

中國古籍《孟子.告子上–孟子見梁惠王》篇最能點明箇中之理:「…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設若國家領袖只顧「何以利吾國?」社會領袖、精英和商界只顧「何以利吾家?」而普羅大眾只顧「何以利吾身?」上下交相征利,地球生態和人類的命運危矣!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最近走訪西非洲的肯尼亞,特別到聯合國的地區辦事處參觀並發表演講,他非常關心即將在巴黎召開的氣候變化國際高峰會:「…氣候變化嚴重影響到環境、社會、經濟、資源分配和政治,牽涉及全世界,所以,全人類無分強弱國家、個人或團體,都需要優先關注,及時應對挑戰,否則災難堪虞!」

過去二十年來,氣候變化日益明顯,國際會議談了又談,始終不能達成合一的行動方案,核心問題仍在於自私自利!發達國家不肯履行歷史責任率先減排,更不願慷慨落實對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資金;而落後國家也不見得真心支持,總要想些藉口去推卸或減輕承擔;更有甚者,就是打算坐享其利。很多NGO又何嘗不是?總之大家都有個如意算盤!

環境保護,始終要「從心做起」!

綠洲忠言

你要謹守你的心,勝過謹守一切,因為生命的泉源由此而出。〈箴4:23〉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

情寄山連水_筆求河落天 (Final).jpg

「氣候變化高峰會」在有史以來最炎熱的十月後召開,全球目光注視在巴黎的會議桌上,希冀各國領袖摒棄成見,達成共識,及時遏止生態環境的惡化。

過去幾次「氣候變化高峰會」均是鬧劇收場。人類「偏行己路」,在各懷鬼胎的氣氛下,結果往往是互相卸責、彼此攻擊、言詞閃縮、各走各路。「生態神學」的觀點一針見血:生態失衡皆是「罪」的惡果;綠化環境,從心做起!

「政治」就是處理「人與人」和「國與國」之間關係的學問與手段;「環保」就是處理「人類與大自然」之間和諧共存的睿智行動。撲滅怨毒和忿恨,用的不是罔顧後果地同歸於盡或濫殺無辜,更不應該是如虎撲兔的霸權報復;反之,解決問題應該從根源做起,平等地以愛去包容和尊重,一舉撃中焰心,不容火舌隨風蔓燎,愈弄愈糟。同理,環保必須從愛心教育做起,我們須提倡同舟共濟的意識,以仁義和智慧去正常化我們和大自然間的親密連繫。

 

綠洲忠言﹕

圖謀惡事的,心存詭詐;使人和睦的,心中喜樂。〈箴12:20

(上期的經文章節應是〈羅15:5〉)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願我們平安!

FullSizeRender.jpg

巴黎發生了慘痛的恐怖襲擊,謹向死難者的家人致以誠摯的慰問。

但願連串政治事件不會影響下星期在巴黎舉行的氣候變化高峰會,否則,除了籌備經年的心血毀於一旦,因而延誤了要處理的氣候變化應對工作,可能更加生靈塗炭,影響子孫,哀鴻遍野!

隨著人類活動在過去幾十年的勃興,氣候變遷之逆勢不易扭轉。根據我八次前往北極、三次前往南極進行科研觀察所得,地球兩極地帶關鍵地影響著氣象、洋流、生態和棲存生境,環境變遷帶來的破壞尤其令人擔憂。

氣候變遷帶來的挑戰,包括極地冰雪融化引致海平面上升和厄爾尼諾現象的激化、生態鏈受到干擾而產生連鎖斷落、食物金字塔和能量轉移系統損壞淆亂、更多外來入侵品種對生物多樣化的威脅等,環境現況真是岌岌可危。單靠政治不能解決種種問題,由科技發展帶來的環境災難,關鍵仍在於我們要以科學的態度,務實地創新和改革科技。期待各國投入更多資源、培訓人才,製造社會風氣,在多個學術領域,如工程科學、材料科學、能源科學、綠色生產、環境評估和管理上鑽研,落實可持續的發展,補充現代文明的缺欠,力挽狂瀾。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抹去苦痛,迎向人類生存前所未有的險況,靠的是熱誠、合一、遠慮和坐言起行!

綠洲忠言﹕
水流因冰塊融化而混濁,有雪隱藏在其中;天氣一暖溪水就消失,氣候一熱就乾涸。商隊順溪而行,結果偏離原道,走到荒野之地而死亡。〈伯6:16-18


願賜忍耐和安慰的 神,使你們彼此同心,效法基督耶穌。〈羅15:5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自彰則卑,自遜方明

Colorful peacocks

孔雀(Pavo Spp.),雞形目、雉科,盛產於印度,棲居於中國後廣獲飼養,由於羽光豔澤,耀冠昂亮,尾巴開屏時顯出彩色花紋,有傲睨之氣,廣為古代貴族和商賈所喜。《聖經》記載,他施船隊亦以它作為貢品,向所羅門王呈獻〈王上10:22;代下9:21〉。

雲南省的香格里拉是盛產孔雀之都。原來孔雀分為藍冠和綠冠兩種: 綠冠數量稀少,受到國家保護野生物的法律所蔭障,不容獵殺、破壞其棲息地和在無許可證下販售;藍冠孔雀較易繁殖,暫時不受保護規管,有商人甚至以它的營養價值豐富、肉質堪比牛羊為推銷,除觀賞之外,奉為佳餚美食,投資農場工廠化地大量飼養。同一品種,彼此命運真有天淵之別!

其實我們也不須因此而耿耿於懷,因為生態系統中各人和各物均有獨特位份,際遇和貢獻總不會完全相同。在一個大企業裡,CEO和洗手間的工人同樣值得尊重,說到底大家都是「搵兩餐溫飽」而已,是人力市場中「工種不同」和 「供應與需求關係」所造成的差異吧。只要安心和熱誠地工作,成全使命,各盡其職,同樣有快樂和滿足感!潮水有起有落,仍舊是在海洋;「眾人皆祭司」,人生何須強求?

綠洲忠言﹕

有人到死的時候仍然氣力充足,享盡平靜與安逸。〈伯21:23〉

你們得救在於悔改和安息,你們得力在於平靜和信靠。〈賽30:15〉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惚兮恍兮 其中有象

北極光

「極光」(aurora)是一種自然奇景,在寒冷的高緯度地區,入夜後電磁粒子束在天空閃爍耀舞,有不同的顏色和形態,煞是好看!

從美學來說,極光或成為弧狀、帶狀、雲朵狀、幕狀紗與放射狀,主要由於高能宇宙粒子,與大氣「熱層」中的原子,在離開地表85公里以上範圍內碰撞,造成一種磁電發光現象。帶電粒子來自磁層和太陽風,受到由南、北「地磁極」發出的磁力線引導,集聚成束,在離開地磁極10°-20°經線、3°至6°緯線這個區域內產生極光。由於「地磁極」並不等同「經緯極」,而極光是必須站後一點才看到全景,所以有時在緯度較低地區會比在北極圈看得更加精釆。

古代的中國人、日本人、希臘人、羅馬人都曽用文字描述極光的狀況。愛斯基摩人沒有文字,口傳說法是「鬼神引導死者靈魂上天堂的火炬」。總之,這種絢麗的自然現象令人對造物主更加尊崇和讚頌,而科學家也相信很多星球亦會有類近的奇景。

極光直接影響到電波通訊、纖纜傳輸和供電穩定。道理很簡單,它猶如電視的「二極管」一樣,在兩個極間發放電波和輻射。所以,極光的出沒已可以科學地監測和預報。最新研究發現,極光還影響到氣候、環境生態和動物生理。受太陽耀斑爆發影響,有時連熱帶地區都見到極光。其實,在極地的白天,只要光影適宜,亦可細看到如七色彩虹的繽紛妙象呢。

綠洲忠言 ﹕ 他發雷聲響遍天下,也發電光閃到地極。〈伯37:3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窈兮冥兮 有精有信

Bear unpleasant_unpleasant bear (Final)

極地回來,很多人問我一個「難題」: 有沒有看見那骨瘦如柴的北極熊,牠是否飢餓得四處徘徊?北極這麽大,資源這樣多,北極熊十分罕見,遇到了也危險,真是避之則吉,怎可能碰上那由媒體刻意攝下的「代表作」?媒體的影響力真大!

熊類是陸上最龐大的肉食性動物。但北極熊(Ursus maritimus)與棕熊和浣熊不一樣,牠擅於游泳,在冬季也生猛活潑,以海豹、魚類和其他濱海生物為食,因此很多學者把牠界定為「極帶海洋生物」。在淺黃至雪白的毛皮覆裹下,北極熊的體重可高達800公斤,手和腳的掌煮有尖爪。儘管軀型龐大,北極熊奔跑時速約40公里,泳速每小時10公里,續航力達100公里,有時在離岸數公里外亦見其芳踪。牠刻苦而靈活,平均夀命約30歳。在北極旅途探索必須㩦獵槍傍身,只宜護身,千萬不要滋擾和挑釁。

《聖經》中記述的熊類〈王下2:24;撒上17: 36-37〉,當然不會是指北極熊;經考據分析,應該是指「狗熊」。「我們都咆哮如熊,悲鳴像鴿子;我們等候公平,卻沒有公平;指望拯救,拯救卻離我們很遠。」〈賽59:11〉。因著人類的種種不義,「那日就像一個人避過了獅子,卻遇上了熊;回到家裡,手靠在牆上,卻被蛇咬。」〈摩5:19〉以愛和聖潔為核心的救拯,那才是可持續發展之本!

綠洲忠言 ﹕ (在聖山上面)牛必與母熊一同吃食,牛犢必與小熊一起躺臥;獅子就像牛一般吃草。〈賽11:7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以靜徐清 以動徐生

The sound of Nature

鳥類是恆溫性的脊椎動物,所以不必像爬蟲類般需要冬眠,但會因應溫度和糧食等環境因素,自我調整種群數量,又或藉著季候遷徙,有智慧地尋覓理想棲息。

鳥類是卵生的,所以牠和胎生性的哺乳類動物有所區分。飛禽有羽毛和翅膀,翱翔天際,令人好生羨慕。鳥類是地球上最早出現的生物之一。創造的第五日,上帝讓各種飛禽和海洋生物存在於世間〈創1:20-23〉。《聖經》中有300多處談到鳥類,涵蓋超過30個品種。

《聖經》對鳥類有很多「擬人化」的寫法,而宗教上的定性,在於那個品種是否帶有劫掠、捕掠和乞食的品格,又或是否合乎人類進食的衛生而定。有趣的是: 不符合以上兩個標準的走獸、家畜及鳥類,一般在「外邦人」中都視作為膜拜的偶像。與上帝的良好關係,源於自己是否認同上帝聖潔與仁愛的品格;信仰並不抽離於人類和萬物的生活,反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們必須與罪惡的品性說「不」,才得蒙上帝的喜悅和救贖。

「以靜制動,以動謀生」,在生動的日子中秉持信望愛,得著力量後歸根於靜,完成親近上帝的周期。從鳥類我們可以見證大自然的精奇奧妙,也學懂如何鍛鍊自己屬靈的品質!

綠洲忠言 ﹕ 要解救自己,…像飛鳥脫離捕鳥人的手。6:5〉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