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家情」父親「內在小孩」的轉化成長──從過去到現在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6月20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本週日是「父親節」,值得為父親們慶祝一番!無可否認,父親是親子關係中的重量級人馬。現今大家都說孩子面對很多壓力,諸如學業、社交、課外活動,還有很多心理、情緒的需要。然而,父親的需要卻容易被忽略和遺忘。每位父親都曾經是個孩子,成長也殊不容易,會遇到不同的困難和挑戰,也會感受過挫折、失意、受傷、孤單、害怕和焦慮。我們實在需要更加認識和關心父親,使親子關係更加提升,將美善傳承下一代。

內在「自我小孩」的啟示

究竟父親是如何長大的呢?從心理發展理論看,我們相信一個人的過去及童年經驗會對現在的他有很大的影響。每位父親過去都曾經是個孩子,每個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都期望被視為「一個人」,得到關愛,並且有人接受他付出的愛。這是一個人在成長中學會愛,建立自信和能力感之起點。若孩子們成長所期望的需求受挫折、不被滿足,孩子會經驗到痛苦與傷害。這會影響到他們對自己的看法出現扭曲,對他人不易信任,以及對事情反應麻木。

父親要了解自己「內在小孩」的聲音和感受,不應去否定、指責「他」,而是用真心去認識、傾聽「他」,接納、安撫「他」和鼓勵、滋養「他」,使「他」轉化成長──具有愛心、自尊、自信和能力感。

父親轉化成長的故事

下面是一位父親的輔導歷程,十分令人鼓舞。國華(化名)結婚多年,育有一對子女,就讀小學,親子關係欠佳。他雖然努力參加講座和家長小組,希望改進管教子女的方法,但太太和子女卻常常鬧情緒,跟他鬥氣,令問題惡化。今年老師不斷投訴子女上課不守秩序,甚至情緒失控。他感到無助、無力,覺得親子關係有很大隔膜,不知為何子女「咁難教」、「唔聽話」?

經過數節的個別輔導,國華宣洩了心中的壓力、困擾之後,發現了親子關係問題的癥結。他留意到自己對事物十分注重理性分析,很難接觸到別人和自己的感受。他好奇自己為何對情感這樣麻木、冷淡,例如:當子女發脾氣、情緒高漲時,他往往會去跟他們講道理、分析,阻止他們鬧情緒。

我捉緊這份「好奇」,問他這個「情緒麻木、冷淡」的國華在何時開始?原來他童年的日子十分愉快,他活潑、聰明,讀書成績良好,深得父母寵愛。不過,父親早逝,生活貧苦,受盡親戚歧視、白眼,日子難過。他曾經轉校,適應感困難,成績倒退,又被同學取笑和欺負。從此,他決定把內心感受收藏起來,變得沈默寡言,社交退縮,認為不可相信別人,只能靠自己解決問題。

他一面說出成長故事,一面好像觸碰到一個久違了,「內心受挫折傷害的小孩」,頓時感到孤單、羞恥、內疚、自卑和憤怒。這時,他不期然淌下男兒淚。啊! 這真是一個黃金時刻,他重新接觸到內在的情感,剛硬的心靈似被溶化、喚醒了。

他說:「我不再需要壓抑、拒絕這個內在小孩和各種負面情緒,反而我感到抒懷和釋放了許多,好像發現到『真我』似的,現在不用再戴上假面具了!」

跟著我與他再探索,問他:「這個受挫敗的小孩,之後如何度過那些艱難的日子;長大成人,現在成家立室,事業有成呢?他有甚麼能力和資源呢?」他想了一會說:「是堅毅的精神吧!不認命、錯了再嘗試、努力學習……」我請他再細心發掘這個不斷成長的小孩的潛能和優點,並將它們臚列出來:「還有活潑、聰明,有解難能力、幽默感,慷慨助人、良善隨和……」

他看著這些特質,感到很驚訝,眼睛發亮,喜上眉梢。他似乎對自己的「內在小孩」有新發現和新角度,說:「原來他有這麽多潛質、資源和能力。他很好、『好叻仔呀』!此時此刻,我覺得好像充滿了正能量,不再沮喪,增加了自信心。」

接著,我邀請他在輔導室挑選一個咕𠱸,模擬是他的「內在小孩」,並嘗試攬攬他,稱讚他一番。他慢慢地、認真地照著做。奇妙的是,此時他眼泛淚光,似有點感悟,又有點興奮地說:「我好像重新接納、欣賞自己,從前原來連我也看不起自己,對自己諸多嚴厲要求,結果遺棄了『內在小孩』,看不清他的優點、能力。現在我內裡好像得到莫名的平安和醫治。」

我也被國華的改變觸動,心中滿滿是感恩。我又好像看到眼前的他的「內在小孩」長大了,成為一位跟以前不一樣的父親。他帶著新的角度、視野和體會離開輔導室回家了。我相信他將會更多接納、明白和欣賞子女,溶解大家的隔膜,建立親密的關係。

聖經說得好:「叫為父的心轉向孩子……」(路加福音一章十七節)因此,成為父親真是一項偉大的工程。良好的親子關係,更是價值不菲。父親們,你的「內在小孩」和你面前的孩子都需要你們疼惜和培育。今年的「父親節」,祝願你們和孩子的關係活潑、快樂、健康、茁壯!讓大家一起轉化成長,將美好的東西傳承下去。

朱紹佳 (Samuel Chu)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啓導中心

 

 

「家庭‧家情」把握時機,幫助子女建立理財能力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66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很多父母都非常重視子女的健康,又很緊張子女的學業成績。這些都是出於他們背後的良好意願,希望子女長大後能過舒適生活,能有幸福美好的將來。但父母們卻往往忽略了教導子女正確的理財觀念,錯失了培養子女理財能力的時機。

在電視及互聯網上,充斥著大量鼓勵消費及借貸的廣告。我們的子女從小便在這種環境中長大,耳濡目染,消費借貸很容易便會變成他們的生活態度和目標。他們或許能擁有健康的身體和卓越的學業成績,但若過度消費,債台高築,又如何能幸福、快樂呢?

何時開始?

教導子女正確理財觀念,越早越好。有些父母可能會認為子女年紀尚幼,不宜面對金錢問題,只要好好讀書,將來長大了,再教導他們吧!但現實是我們不教導他們,社會上不同的媒體和廣告會不斷教導他們不良的消費和借貸模式。他們心智不成熟,價值觀很容易受影響。

如何教導?

由子女開始懂事之時,父母就需要向他們解釋金錢的重要性及用途;讓他們明白,金錢是需要付出努力換取回來的,並不是按「提款機」便可得到。另外,可從日常生活開始,讓子女有機會參與消費的行為和決定;例如:要乘坐交通工具,可解釋要按不同需要而付出代價。在時間從容之時,可乘坐公共巴士及「港鐵」;若時間緊迫,可選擇乘搭較昂貴的「的士」服務。又例如在購買日用品時,可和子女討論,如何以適當的價錢,購置合適的物品。在這些過程中,不單能灌輸正確的消費觀念,也可拉近距離,促進寶貴的親子關係。

「想要」和「需要」的概念

在消費方面,讓子女分清楚「想要」和「需要」的分別;例如:「想要」去旅行,這個願望很合理,當中可得著享受和歡樂,但這不是必須的。但居住的單位「需要」交房租,這是必須的。若不交房租,便不能繼續居住。所以若資源充裕,可去旅行及交房租,滿足「想要」和「需要」。但若資源不夠,便須放棄旅行,留下金錢交房租。當子女自小分辨出「想要」和「需要」,就能大大提升他們的理財能力。

不同階段有不同模式

在小學階段,父母可多注重教導和鼓勵子女參與一些日常消費行動和決定,但此時不適宜給予他們太多金錢,以防被濫用及被騙。但到了中學階段,便應給予子女較多金錢,讓他們能親身體驗和實踐管理錢財的機會。

個人經驗分享

我的子女自小經歷過我的「理財」教育。當女兒進入中學階段,我從以前小學階段每天給她所需金錢,改為每月給一次。我事前和她商討細節,每次給予的數目多於她每月所需,但我預先表明,在她暑假期間,不會再給予金錢。所以要求她在每月收入之中,撥出一部分為儲蓄,在暑假時使用。我實行這模式後,效果十分理想,我看到她珍惜所擁有的金錢,謹慎地使用。

當幼子踏進中學階段的時候,我也使用同樣模式,效果卻有不同。他在月初會較寬鬆,但到月尾便難應付需要。故此,我建議他把日常支出「入帳」,列出細項。當他列出每月收入及看到細項支出,在使用金錢時便會很有預算,藉此增強了他的理財能力。到後來他在外地作「交流生」,也把日常支出「入帳」。我看到他在使用金錢方面,進退有度,深感安慰!

避免以物質作獎勵

很多時看到家長以金錢或貴重禮物作獎賞,藉此推動子女努力讀書,爭取更高名次。初期效果的確顯著,但隨著時間過去,每次的物質獎賞都需要加添,才能達到預期推動效果。况且這種方式出發點不正確,會令子女傾向追求物質,多於提升知識和個人素質。故此,我建議避免以物質作獎勵,而以「肯定」和「欣賞」作推動力。當有進步之時,建議一家人可到外享用豐富大餐慶祝。這樣,子女不單得到肯定和欣賞,還能增進家人感情,留下更多甜蜜、珍貴的回憶。

培養子女理財觀念,由自己開始

若要培養子女有正確的理財觀念,父母自己必須以身作則。試問若自己也是過度消費,靠借貸度日,如何能讓子女信服,如何能教導他們「應使則使,量入為出」呢?

 

陸振洲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家庭‧家情」──有趣的互動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516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有一天,乘火車時看到一對母子的互動相當有趣。那男孩子大約5-6歲,與母親並排而坐;不知何故,母親嚴肅地訓示他。只見男孩子默不作聲地把身體漸漸移動,離開自己的坐位,轉到身旁另一個空位上。母親慢慢地意識到兒子的表現,亦沉默不語。於是,二人身體雖然只是一位之隔,但在情感上,卻好像停留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裡,兩者相隔很遠。

「責問式」管教受用?

作為父母,相信大家可能曾經遇到以上類似的情況,因孩子一些不理想的表現而與他們在關係上產生張力。像是孩子外出沒有向人打招呼,在家不小心打翻湯水,又或是測驗成績差。家長當時會對孩子的表現有何想法和感受呢?會不會因為孩子沒禮貌、不專心、不用功,令心中感到不滿而動氣呢?可會因此而不快地責問孩子:「為何不向別人打招呼?」「為何那麼不專心?」「為何不可勤力多一點?」

大家可以理解家長每次嚴厲的管教背後,其實都是為孩子的好處著想。可是,孩子面對著這些責問式的管教,當自己做得不合父母心意時,又會有何反應呢?他又能否明白父母的苦心呢?

當孩子被責罵之後,淚眼汪汪地哭;這一哭叫孩子傷心之餘,其實父母自己亦痛心。父母在心痛之餘,亦同時跌落了自己的內疚中,疑惑著:究竟是否應該惡形惡相去責罵孩子?是否有點過火?但不責罵他,他又怎會學懂呢?心中充滿掙扎和矛盾。

要推走還是親近?

原本人與人相處是互相影響,有互動的力量。批評和責罵往往會把人推走,明白和接納會讓人親近。教養子女,某程度像與朋友相處,當朋友工作表現不好,被上司責罵?要是作出負面的批評,如「是不是你做得不好,才被上司駡?」總會把朋友推得遠遠。所以,我們不多去批評朋友,怕他們感到不是味兒。

但可惜的是孩子還小的時候,他們不太懂得用說話去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同時,他們亦需要依靠父母才能生活。於是,縱使面對家長的負面說話,孩子們只可以像剛才的例子,用身體語言作出無聲的抗議。直到孩子長大了,有一天他們在與父母親某次彼此衝突後離家而去,父母愕然,但卻不知就裡。

其實當孩子遇到問題,他們自己處理不到,心裡亦不好受。如果家長可以在孩子從小遇到難題時,多去了解根本;例如:孩子沒有向人打招呼嗎?便去了解他們問題背後的難處,可能是出於害羞(害怕與陌生人相處),或是孩子一直都沒有與人打招呼的習慣(成長過程中,沒有被照顧者持續地教導)。家長透過明白和體諒孩子難處的角度,去思考不同的成因,便可有效地幫助孩子制定合適的解決方法。當孩子徬徨、困惑時,感受到父母的愛的同時,亦有信心父母可以協助他們解決困難,彼此建立起互信和良好、親密的關係。

火車事件未完結,當那位母親冷靜了一陣子,接著她望著兒子,開始溫柔地跟孩子說話,母親的語調十分神奇地把孩子原先拉緊的身體慢慢地放鬆。然後,兩母子你一句,我一句,孩子不知何時坐回母親的身旁。看見那母親把手環繞在兒子的肩膀上,這是多美好的一幅圖畫啊!

                                                              鮑周瑞珠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個人及婚姻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Prepare/ Enrich 婚前/婚後關係評估執行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家庭‧家情」──成長中的抗逆力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52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近這一年以來,只要打開港聞版,經常都看到一至兩則關於自殺的新聞。看到這些新聞時,心裡總有一種很沉重和心痛的感覺。據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在前年的調查數據顯示,估算本港每十萬人中有9.3%的人死於自殺,當中尤以青少年的自殺率上升趨勢最為嚴重。這樣是否就反映了青少年的心靈越來越脆弱?還是,反映了他們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嚴重呢?究竟我們可以怎樣去幫助他們在這個充滿著各種不同的問題、危機和負面意識的社會裡,找尋到曙光、盼望,以及加強抗逆能力呢?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不喜歡面對困難或挫折,但它們總是不能避免地從出生便伴隨著我們成長。所以,我們原本應該從小便培養出自己的抗逆能力。奈何現代父母總是不忍心看見孩子遇上失敗、挫折而跌至焦頭爛額,又或是過分擔心孩子們會因此而失去自信心。心理學家馬斯洛曾經說過:「挫折對於孩子來說未必是壞事,關鍵在於他對待挫折的態度。」我們作為父母,有義務教導並幫助孩子以正確的態度面對挫折,並讓他們培養、鍛煉出對抗挫折的能力,與及面對困難的智慧。

近年社會富裕,每一個家庭所生的小孩只有一至兩個。因此,這些小孩大部分都在溺愛中長大,不但物質生活豐富,有些小孩甚至有六至七個大人(爸爸媽媽、嫲嫲爺爺、公公婆婆、工人姐姐)輪流照顧。可以說萬千寵愛在一身,不要說需要自己處理困難,即使是基本自理都不用動手。面對挫折時,總有父母來擋駕;加上在香港社會的教育中,普遍將焦點放在催谷子女成績上,忽視了或是沒有時間培育孩子品德上的成長,以至小孩實在沒有經驗去面對困難和挫折。因此,我們可以從以下幾方面注意多些,去培養孩子們的抗逆力。

內在方面:

正面處理情緒,學懂面對困難

要培育情緒健康的小孩,首先是讓孩子學懂表達感受和有效地控制負面情緒。多從正面的角度去看不同的事情,就好像「半杯水」的故事:「若只剩下半杯水在你面前,你會擔心:『我只剩下半杯水』,還是會感恩地想:『真好!我還有半杯水』?」正面的處理情緒態度讓孩子遇到困難時,仍能保持心境開朗,能正面地面對事情。然而,在很多個案中,父母自己也不懂得處理自己的負面情緒。

當孩子面對困難時,該如何幫助他們呢?若我們細心回望自己的成長過程,我們也經歷過和解決過大大少少的困難。起初面對困難時,會害怕和擔心,但困難得解決後,便滿心喜悅。這些都可以成為活生生的例子,給小朋友學習和鼓勵。父母也可以嘗試跟小孩分享自己的困難,並告訴他們自己也曾努力地思考及尋找各種解決方法。這些都是很寶貴的故事,不但能告訴小孩父母遇到問題時的心路歷程,同時也提醒自己以前確是已有解決問題的能力;現在也有能力解決目前的問題。另一方面,也可提醒孩子們,有困難時,要懂得找人分擔,尋求支援;一起尋找合適的解決方案,讓他們知道:「解決方法總比問題多。」當孩子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時,即使遇到挫折也能慢慢克服它。

提升自信心

父母可以鼓勵孩子接納自己,也明白自己的限制,但同時也要肯定自己的能力和知道自己的優點,從而使孩子更有信心和勇氣去處理事情。父母的適當鼓勵和欣賞是非常重要的。

 

外在方面:

安全有效的親子關係

父母平時要與子女建立良好的關係,有恆常的溝通,並讓子女感受到父母無條件的愛,可以放心說出自己的失敗和弱點,父母要對此給予接納和適當的指導。然而,要做到關愛而不溺愛,也是我們作父母要好好地學習的一課。

增強社交技巧

正如文中初段提及,現今的小孩通常是家中的焦點。因此,性格方面會較自我,不容易建立社交關係。父母要鼓勵孩子與人建立正面之社交關係,學習與人相處和溝通,發展和維繫友誼。有良好社交關係的人,即使面對不合理的行為或挫折時,他們都較有能力去疏導情緒,處理和化解問題。

學習處理壓力,以身作則:

在現今社會中,壓力是無可避免的;而事實上,適當的壓力往往也是我們成長的動力,關鍵只是我們要懂得如何去舒緩壓力。父母可以以身作則,跟孩子一起學習舒緩壓力的方法,放鬆自己;例如:一起做運動、行山等。孩子的學習 很多時不是單從他所聽到的話而學到,而是從所觀察到的行為去領悟和跟從。因此,父母能正面處理壓力,並在有需要時懂得主動向朋友、信任的人尋求援助,這便是最好的榜樣。

最後,我們要明白其實抗逆力是人類天生的一種潛能,能使人遇到嚴重的危機後,仍可以順利地反彈復原的能力。擁有抗逆力的人,能轉化逆境,令生命更強。即使遇上困難、失敗和挫折,都能正面且積極地回應和面對。因此,我們要相信我們的孩子也有這一種潛能。父母過分保護孩子,會拿走他們在日常生活學習解決困難的機會和適應社會的技巧;致使他們長大後,仍不懂自我照顧。古語有云:「疾風知勁草。」因此,給孩子一個合理、正常的生活模式,實在是我們為人父母的責任。讓孩子在成長路上坦然面對困難和挫折, 並以善意的態度作出鼓勵和讚賞,好讓孩子能學習承擔責任及對個人的行為負責。

劉潤嬌 Florence Lau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Prepare/ Enrich 婚前/婚後關係評估執行師

Mingpao-output-02May

「家庭‧家情」──「吃奶?!」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418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我們對一些事很容易便帶著辨識的眼光去看,像吃奶、用尿片、啜手指等,成年人會從一個成長的評審角度來看。成人會想:「孩子這麼大了,還要吃奶?孩子為甚麼這樣不成熟呢?」孩子究竟是成熟,還是不成熟?對於這問題,成人很少從孩子需要的角度去看;甚至成年人看見問題,立刻就會從解決問題的角度做一些事去矯正。解決問題是成年人經常採取的角度,只是容易忘記孩子的角度。小孩子成長是一個過程,在過程中,心急的成年人會過早下了判斷,或是制止,或是催逼,而忽略了孩子的問題是一個信息,要告訴你他的需要及狀況。

遊戲治療是透過遊戲讓孩子在没有壓力下,很自然地透露他的需要和想法,從而有機會調整孩子所承受的壓力。

小孩子與成年人的表達有些分別,特別是年齡比較小的孩子,他們的分析和語言表達能力還未成熟,他可能表達出來的主要是主觀感受。透過遊戲的空間,他們的表達是比較全面和感到安全的。我們透過遊戲參與在他們的世界,加入我們的真誠和接納態度,可以間接幫助他們疏導淤塞的感情,表現困惑的情緒與及恐懼等。

遊戲所應用的工具「豐儉由人」,只要加點創意,任何東西都可以立時應用。

在遊戲室裡,輔導員會放置不同的玩具,無論孩子的年齡多大(通常在3歲至12歲內)都歡迎他們拿來玩。不同的孩子會有不同的反應,有些表現漠不關心;有些表現希奇,向輔導員問個究竟。在輔導員的鼓勵下,他們都會拿起玩具來玩。例如:一個5歲大的孩子看見枱面上的奶樽,他會問:「這是甚麼?」輔導員答:「這是為你預備的奶,如果你喜歡,你可以飲用。」孩子說:「不,鄰居會取笑我的。」輔導員便回應:「這裡沒有鄰居,沒有人會取笑你的,我也不會取笑你。如果你想飲,可以隨便飲。」

有些孩子會拿奶樽給BB公仔餵奶,然後又假裝自己在飲奶。

這情境製造談話的資料。無論是他給BB公仔餵奶,或是自己在假裝著飲奶,輔導員都可以因應情境和他打開話題。

因應個別孩子的需要,偶爾家長會來到遊戲室陪伴孩子,當他們發現孩子用奶樽,都感到希奇,他們甚至認為這是倒退的行為,是負面的,是脆弱的,擔心阻礙了孩子正常的成長。可是,家長沒有想到孩子內心的需要,甚至忽略了被滋養的重要性。

說到「滋養」,我想起一位移民外國多年的朋友,他常請我從香港帶一些光酥餅給他。我禁不住問:「光酥餅的味道只是一般,香港有許多比它更美味的,為何只吃光酥餅?」原來朋友兒時,祖母常給他光酥餅吃。現在吃這餅,是重溫昔日被祖母疼愛的感覺,重溫當日被滋養,重新得力的效果。同樣,孩子也需要被滋養,從而得力,以面對來自每天生活和學業的挑戰。

當成人放下了辨識的眼光,不再用評審的角度看孩子,而是用孩子的需要角度了解他們,細心去感應孩子透過各種方式向成人傳遞的信息,就不難發現孩子的狀況,並且能適時、適度地給予滋養。這樣,就如同在栽種幼苗的泥土上澆灌一樣了。

 

小錦囊:

1.       孩子留戀用奶樽的日子,只是一種希望被滋養的表達。家長的一個擁抱、一句關懷的話、一段優質的陪伴時間等,也可成為孩子的支持。

2.       樹上的果子有早熟和遲熟之分,同樣,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父母可以按著孩子的成長步伐去扶助他。

詹玉冰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輔導員

Mingpao-output-18APRILFINAL

「家庭‧家情」遊戲治療──幫助「自閉」兒童消除焦慮和建立人際關係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4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自閉症兒童面對的困難很廣泛,他們的感覺統合(Sensory integration)、認知、溝通、社交等等問題,終日困擾著家長們。很欣賞家長們竭盡所能尋求不同的治療方法,幫助小朋友突破限制,提升學習和社交適應能力。近期有家長開始察覺到孩子的情緒需要,來尋求支援;其中之一,便是尋求遊戲治療服務。

自閉症小朋友的情緒通常可分為基礎(Primary)和衍生(Secondary)的問題。基礎的問題可能是感知困難,例如:本體感覺(Proprioception)過弱,害怕人多的環境,對聲音的反應過敏等等。在接觸環境時,會很懼怕。常見的是在嘈吵的環境中,顯得焦躁不安,會按著耳朵、逃跑等等。衍生的問題是在應付原有的限制上,再出現困難;例如:他們不習慣用語言表達自己的需要,但每當他們想拿取一些喜歡的東西,卻被人要求以完整的句子表達才能得到。再舉例,有個別自閉症小朋友喜歡不斷地搓手,但由於家長擔心那些是狹隘行為(Obsessive Behaviors),會被人投以歧視目光,往往會禁止他們。結果他們整天要在滿足別人的期望下生活,累積下來的沮喪、失落、不被滿足,便演化為情緒和隨之而來的行為,經常出現的是哭鬧和發脾氣。

遊戲治療有別於其他治療,其他治療模式多以治療師為主導。評估後,便給予一連串的活動進行練習。遊戲治療是以兒童為主導的,不帶判斷地接納小朋友任何舉動。過程中,小朋友可以自主、安全和無條件被接納,他們不會被要求與人目光接觸、說完整句子、做指定動作。家長或會問:那小朋友到遊戲治療室來是不會學到技巧嗎?小朋友在遊戲治療的過程中,會學到放鬆自己,明白自己的情緒,獲得和別人建立關係的信心。家長要理解那並非是「授與受」的學習模式,而是細緻的、穩妥的、漸進的方式。當小朋友和治療師建立了互信的關係後,小朋友在其他方面的學習也會得到幫助。家長的參與固然是不可或缺的部分,這也是有別於其他的治療模式。家長並非回家做練習,而是在過程中,不斷經歷從小朋友的角度出發,明白他們,繼而調整與他們互動的模式和結果。

逸怡是一位三歲的小女孩,就讀特殊幼兒中心,在家裡經常出現哭鬧的情況。語言能力較弱,平常會發出一些不易被別人明白的聲音。每當媽媽要求她說出需要的東西時,她只能逐字說出,字與字之間停頓很久。

在遊戲治療的第一、第二節,逸怡完全不顧治療師的存在,只在食物玩具中,選取細小的香蕉和菠蘿,並一直拿在手中;然後,她幾乎把整個遊戲室內的玩具都翻出來。治療師一直觀察,同步描述她翻出來的東西,偶爾形容她一直拿著的香蕉和菠蘿,確認她一定很喜歡這兩種食物。第三節,她偶爾在沙盤中,用手指輕撥沙粒。治療師立刻在旁做相同動作,同時描述她的舉動。她一面望向治療師,一面繼續撥,當她發現治療師同樣這樣做時,她撥得更積極。治療師能感受到她帶領別人行動的喜悅。她開始用雙手捧起沙,然後讓沙粒傾瀉下來。治療師也隨著模仿,她顯得驚訝,又望向治療師。這樣,逸怡和治療師開始了繁密的眼神接觸。在那一節結束前,她捉著治療師的雙手,示意要捧起沙;然後,她用她的小手在下面把沙粒接著。這樣重覆地玩著,彼此進入默契當中。往後的治療環節,由於逸怡主要拿著細小的食物玩具,治療師刻意地把小動物玩具放在食物區旁邊。她由偶爾觸摸,演變為把小動物放在沙盤中。此外,她更會把頭靠近治療師的面頰,表示出親近的意圖。治療師也邀請媽媽進入遊戲室,嘗試用治療師的姿態陪伴逸怡玩。

當回顧遊戲過程時,治療師問媽媽是否覺得母女二人很親密、很和諧。媽媽表示,由發現逸怡患有自閉症開始,從來沒有用這個角度看彼此的接觸,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學習上。媽媽也意識到,當自己從逸怡的角度描述她的行為時,頓然增加了對逸怡有發展障礙這事實的接納度。

引上述的例子,是希望各位感受到大家很在乎自閉症小朋友的目光接觸;要擴闊他們的生活經驗,並非只靠被動的灌輸。當他們在一個自然,有足夠承托、有鞏固關係的環境中,同樣可以發展自己。遊戲治療並不能取代其他治療,但確實能有效地消除自閉症小朋友的焦慮,並建立與別人互相信任的關係。

陳小碧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遊戲治療師/個人及家庭治療師

Mingpao-output-04April

「家庭‧家情」遊戲治療──揭示家庭關係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32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帶著小朋友尋求遊戲治療的家長們,大部分都感到徬徨和無助。他們總是帶著很多問號,不明白為甚麼小朋友的情緒那樣波動,動輒便大哭大鬧、發脾氣、摔東西;又或是出現一些行為問題,包括:撒謊、駁斥、和兄弟姊妹爭執、動手打人;又或者出現社交上的障礙,例如:只是獨個兒玩,在別人面前顯得害羞和退縮。不論如何,家長們都期待遊戲治療能改變孩子情緒或行為上的問題;然而,希望大家能察覺,這個期望是把問題的焦點集中在孩子身上,把改變的可能性建築在治療上,但忘卻了家庭關係的重要。

       遊戲治療確實能有效地幫助孩子辨識自己的情緒,並經歷如何用合適的行為表達自己的期望、情感,可與別人和諧相處。遊戲治療主要以兒童為主導的模式進行,治療師會很細心觀察每一個表情、每一句說話、每一個動作,並嘗試以適當的言語把小朋友當下的行動和感受描述出來。作用是把小朋友內在的感受、價值觀及渴求,從他們不覺察的狀態帶到眼前;更重要是讓小朋友感受到他們被看見、被聽見和被觸動。但是,不論遊戲治療師如何有效地連接到小朋友內在的感受、承載到他們的情緒,治療的效用始終有局限。因為他們回到日常生活中,若得不到恰當的承托,情緒、行為的問題還是會再出現。

        欣蕎現時六歲,家長形容她懶散和沒有自信。欣蕎進到遊戲治療室,看到琳瑯滿目的玩具,顯露出充滿讚嘆的神色,嘴邊更掛著笑意。她站在玩具架子前徘徊了很久,時間五分鐘、十分鐘過去了,她還是選不到一件玩具。治療師沒有催促她,只是心裡帶著疑問:為甚麼神情那樣踴躍,行動卻那麼猶疑?治療師描述她的行動:「我看到你微微笑,望著食物,用手指輕輕摸摸士多啤梨,又摸摸Pizza。」如此,時間又過去了十分鐘。欣蕎突然拿著一隻小狗,反覆地摸著;她突然望向治療師,彷彿想得到治療師的允許。治療師不急不緩地回應:「我看到你拿著這隻小狗很久,好像很喜歡它。」她顯露出更燦爛的笑容,靦腆地把小狗放在沙盤中;她再去拿其他玩具動物,每次都望向治療師,治療師每次也用支持的目光,肯定的語氣描述她的選擇。重複數次之後,她再沒有望向治療師,自如地把喜歡的小動物放在沙盤上玩。她好像不需要得到別人的同意,也可以自己做決定。

       及後,治療師把這觀察與家長分享,家長的回應是欣蕎在家中正正是做甚麼都慢吞吞,催促她多了,她會草草完成;讓她自己做,又經常做錯。深入探討後,發現家長對欣蕎的期望很高,每件事都要做得對、做得精準,速度要快。每當欣蕎達不到家長的期望,都換來指責。這樣,任何新嘗試對她來說只是冒險,漸漸她學會了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久而久之,更給人一種慵懶和退縮的感覺。

        欣蕎的情形只是舉隅一則,通過遊戲治療,揭示了很多家庭關係問題。有些孩子,由於父母們經常把他們與兄弟姊妹比較,顯得自卑或充滿著憤怒。有些孩子,因為爸爸經常在生活中缺席,他們特別依戀媽媽,很害怕與媽媽分離;若加上爸爸媽媽的溝通有障礙,例如:吵架、互相指罵、冷戰等,孩子會顯得更不安,總會經常憂憂愁愁,喜歡躲起來。有些孩子主要由外傭照顧,甚少與父母有見面的機會。爸爸媽媽為了補償,會不斷買新的玩具給他們;這些孩子缺乏經歷愛和關懷,沒有被互動性質陪伴的經驗,減低了他們與人相交的意願,顯得自我和專橫。另一些孩子,爸爸媽媽不懂在生活上定界線,沒有穩定常規,要堅持的事情上不堅持,結果讓孩子無所適從,衍生許多反叛的行為去試探大人的底線。

        上述所提及的情況並非必定是因和果的關係,只是一些較為普遍的情況。理想的遊戲治療,應該能幫助孩子把在遊戲室內經歷的穩定帶回家裡或其他場合,這部分需要家長願意配合的。以欣蕎的情形為例,治療師和家長的討論並非以一問一答的方式進行,而是家長也有機會進到遊戲室內觀察治療師如何描述孩子的行動和表現出來的情緒;家長更會被邀請參與在孩子的遊戲中,並被治療師邀請就遊戲的過程給予回饋。治療師相信孩子可以經歷被接納和被重視,家長同樣可以。當家長嘗試用小朋友的角度去看他們的需要時,家長會嶄新地發現小朋友的渴求很簡單;他們只需要一種安全的互動關係,並在其中享受被理解、被重視和被愛。

 

陳小碧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遊戲治療師/個人及家庭治療師

Mingpao-Output21March2017

「家庭‧家情」──如何幫助青少年子女成長?

07march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37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最近我被邀請負責一個關於中年人心理狀態的講座,在發問的環節,很多問題卻環繞在「怎樣和青少年子女溝通」。從中看到很多父母對幫助青少年子女成長感到困難。

青少年進入新階段

Erickson是近代的心理學家,他創立了「心理社會發展理論」(Psychosocial Development Theory),他把人生分成八個階段,每一個階段都有「危」和「機」兩個極端,各自又有明顯的特徵。在青少年時期的危機特徵是「自我」與「混亂」,所以他們都在尋找「自我」,亦處於十分「混亂」的狀態。他們很想表現自己,但卻不清楚了解自己。但很多時,父母仍然用指導和教訓的溝通模式,實在並不配合這階段。縱然父母的教導很正確,但這時期的青少年為了尋找自我,會傾向不跟隨父母指導。父母因為擁有豐富人生經驗及對子女有良好意願,所以會盡力提供最好的選擇給子女。結果子女因為不想跟隨,會傾向作出相反或不理想的選擇,導致處處踫壁。父母覺得子女反叛,子女又會覺得父母操控,以至關係惡劣。

先要建立良好關係

若要幫助青少年成長,首先要建立良好關係。但如何建立良好關係呢?單憑良好意願並不足夠,要願意付出時間,對子女的分享有興趣聆聽,在過程中要投入。這些要求表面上很簡單,但實際上很多父母都做不到。

良好的溝通模式

有良好的關係,也要配合良好的溝通模式。進入青少年階段,父母要放棄指導和教訓的溝通模式,取而代之,應多說肯定的讚賞說話,多作充滿關心的提問。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父母傾向指出子女要改善的地方,但缺乏肯定和讚賞。因此,青少年子女並不享受與父母溝通的過程。

雖然知道要多說肯定和讚賞的說話,但若子女偏偏要作不理想的選擇,如何是好?

當遇上子女要作錯誤選擇的時候,父母可以關心的態度問他:「假設有不理想的情況,你會如何處理呢?」如此提問,可避免指導和教訓,又可讓青少年子女思考,在過程中建立自信及解難能力。

進入青少年子女的世界

回想我的女兒在青少年時期,我曾努力看她喜愛的書本,也看她喜愛看的電影。平心而論,女兒在青少年時期喜歡看的書本和電影,並不是我喜歡的。若不是為了明白她的想法及和她溝通,我並不會花這些時間。但看了後,果然能和她拉近距離,亦能增進溝通,能很自然和舒適地和她建立關係。

對子女反應有不同詮釋

回想我的兒子在青少年時期,他很多時拒絕和我傾談,而且態度不好。當時我感到不受尊重,心中覺得憤怒和不滿,我的面色自然也不好看。兒子見我態度不好,便更加拒絕和我傾談溝通,形成惡性循環。後來我了解到他正處於尋找自我的階段,並不是對我不尊重。由於我對他的反應有了不同的詮釋,當他再次拒絕傾談時,我內心的怒氣竟然消失,神態亦變得寬容。兒子見我的態度轉好,便消減了拒絕的心態,形成良性循環。

建構良性互動

現時我有不同取態,當子女和我分享之時,我會放下手上工作,以好奇及有興趣的態度專注聆聽細節。在過程中,接納他們的感受,以關心的態度提問,讓他們思考及建立解難能力;並在適當時候,予以肯定和讚賞。由於建構了良性互動,現時和他們傾談,已成為很愉快的過程。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已能幫助他們持續健康成長。

總結

當子女進入青少年階段,父母需改變溝通模式。當子女能正確判斷事物的時候,要作出肯定和讚賞。若子女判斷不理想,要以關心的提問作出引導,讓子女擁有自己的決定,亦藉此提升子女的解難能力。

在建立關係方面,父母要願意付出時間,以好奇及投入的態度,細心聆聽子女的分享;還要「先情後理」,先接納子女的感受,然後才表達事理。

若父母能學習子女喜愛的事物,進入他們的世界,會更了解他們的想法。子女亦會感受到父母的誠意,這能有效地降低他們的防衛機制,幫助彼此作出深層次的溝通。

當父母明白子女所面對的成長挑戰,會對他們多一份諒解,對他們的反應會產生另一種詮釋,態度亦會隨之而改變。這不但可增強接納能力,大家的心情亦會愉快得多。

除此之外,若父母擁有高尚的價值觀,會贏得子女的尊重。若夫妻恩愛,子女在一個安全及親密的關係中生活,自然會得到健康的成長。

 

陸振洲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Mingpao-7Mar-output

「家庭‧家情」──孝順女為何變購物狂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22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現今世代幾乎每兩對夫婦便有一對離婚。離婚對當事人當然影響深遠,然而,對其子女的衝擊也不少。可能因為子女們通常不會表達他們的感覺和想法,所以父母也不能察覺實際狀況,導致忽略或延遲處理其子女在他們離婚後所產生的後遺症。

子女也可能因為害怕觸及心中痛處,便盡量壓抑,拒絕將情緒表達出來。這些子女會傾向逃避面對難題,引致累積的困難越積越多,像雪球般越滾越大。可引致逃學、變成隱敝青年或染上惡習,如吸煙、酗酒等。

阿翠今年十四歲,讀中二,是一個孝順父母的女孩,她與父親關係親密。五年前,母親結識了後父,繼而向其生父提出離婚。離婚後,阿翠在母親的新家庭居住。生父每星期與她見面,直至一年前,生父決定留在大陸工作,甚少回港。

大半年前,母親發現自己的錢不翼而飛,同時看見阿翠經常購買相架,甚至堆積如山。她估計遺失金錢與阿翠有關,無奈苦無對策。近日,阿翠向母親提及自己感到焦慮。

母親明白父母離婚對阿翠是重大的打擊,令她變得心事重重。經過朋友的介紹,她決定尋求家庭治療,希望女兒能重新振作及改善偷竊行為。

家庭治療師先邀得阿翠本人、其生父、後父及母親一起參與面談。母親及生父向阿翠承認過去夫婦臨近婚姻破裂時,他們的爭執使女兒受到困擾,也低估了整件事情對阿翠帶來的負面影響;兩人向阿翠表示內疚及感到痛心。由於兩人婚變,再無法給予女兒一個完整的家庭,他們為此而感歉疚;坐在一邊沉默的阿翠開始飲泣。

阿翠聽到父母所言後,更鼓起勇氣詢問母親是否因自己頑皮而離婚。生父母互相對望,嘆了一口氣,他們意識到原來阿翠一直將父母的離婚歸咎到自己身上。隨後,生父向阿翠解釋,父母因性格不合而離婚,與阿翠頑皮無關。阿翠頓時明白自己埋藏多年的誤會,讓自己長年陷於自責及無助的深淵,將一個虛構的問題越滾越大。

阿翠聽過生父母的説話,立時淚如泉湧,彷彿將自己壓抑於心中多年的情緒頓時釋放,卸下心頭大石。雖然眼前的父母已不再與她一起居住,重拾以往一齊快樂的日子無望,但是總算得到父母明白及接納,讓阿翠開始放下焦慮。父母走到阿翠身旁,輕輕用手安慰她,讓其心情得以平復。

治療師期望深入探討阿翠的偷竊及購買多個相架的行為。阿翠憶述,於一年前,生父送給她一個相架,內裡放了一幅全家的照片。照片中父母恩愛依靠在一起,翠站在他們中間。

阿翠於會面室中剖白在父母離異後的這幾年日子中,她每逢思念生父都有衝動去買相架。至於擺放相片與否,並不重要。阿翠同意治療師的分析,這重複行為的根源是不能與生父見面,藉著購買相架來短暫舒緩對父親的掛念。可惜,最終演化為不能自制地收集相架的行為。

阿翠因為零錢不多,又無法停止購買相架的慾望,本來希望向母親要求加點零用錢,但怕她不允許或忿怒,便挺而走險去偷她的錢。買完相架,暫時可以舒緩她想念父親的情懷,可是隨之而來的,便是偷母親金錢的內疚感。她看著過百個相架,一邊眷戀父親,另一邊又感到焦慮,怕母親責備,心情非常忐忑、不安,所以經常哭泣。

治療師建議生父母共同承諾多找時間與女兒溝通。即使生父在大陸工作,也可用互聯網互相溝通,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分享心事,從而改善父女關係。阿翠亦向母親承諾不再偷竊,並要控制購買相架的慾望。除了不想負刑事責任外,自己亦不想讓父母擔心和傷心。後父也同意多關心阿翠,鞏固現存的家庭關係。最後,治療師給予生父母的目標就是「雖然不能成為一對夫婦,亦可以努力作一對成功的父母」。

父母離婚對子女所衍生的問題,的確不是容易處理的。夫婦在考慮離婚之前,萬望三思!如有需要,可尋求婚姻輔導協助。

康志敏 Janet Hong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家庭冶療師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article

 

 

「家庭‧家情」──「澄心」客觀看自己和孩子

%e6%9c%aa%e5%91%bd%e5%90%8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年27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一直以來,親職的做法都在教導及資料上。有心的父母努力地學習,希望把最好的帶給他們的下一代。但是,問題往往不是父母的認知有多少,而是他們在情緒上是否能夠穩定的執行他們所知的一切。

在電光火石間,成年人能否按捺自己的衝動,不動氣,而又可以由自己的本位轉移到孩子的世界及現實,去明白他所發生的事?那要靠「澄心」幫助父母保持冷靜,能夠把自己從當下的反應抽出來,以客觀的態度去看自己、看孩子。

「澄心」的應用:切合當下孩子的情感需要

有一天剛好在咖啡廳看見一個媽媽,帶著兩個孩子在喝下午茶。5-6歲的小姊姊為了一些事很氣憤,一直在罵小弟弟,但那個少不經事的弟弟(約3歲)一副不相干的樣子,自顧自吃他的點心。小姊姊看見他漫不經心的樣子,氣得爆炸了﹗媽媽在一旁並不作聲,只是打點著吃的。奇怪的是媽媽過了一陣子,轉過頭來跟我說她沒辦法。氣得要命的姊姊因為得不到了解及安慰,終於哭起來。

「澄心」的應用在了解當下發生的事,而不是評理。小孩子的衝突是每天發生的事,事實上也用不著很清楚地判斷對與錯。

「澄心」的當下,我們看見一個情緒波動的孩子,她的哭鬧其實是清晰的求救信號;她需要幫助,她需要成年人在情緒上給她安慰及舒緩。如果媽媽能夠在當下好好地安慰孩子當時情感上的需要,她就可以立時把危機化成建立母女感情聯繫的好機會;並且在感情舒緩之後,可再教導她。

知己知彼:再建神經反應路線

當然,知己知彼是十分之重要。但是,父母自己被困,未能明白或控制自己的情緒,是很難去顧及孩子,更遑論幫助調節孩子的情緒。

我們的情緒或立時的反應,會促使我們走一條短路,而這條短路儲藏了許多過去的經驗。精神心理學者Stephen Porges稱之為neu­reception (神經環迴系統)。在環迴系統中,我們跨越了思想,只在感官上接收資料,未經整理明白,立時產生既定的反應。像我們嗅到某種餸菜的味道,就彷彿回到當日的場景。經驗是好的、壞的老早就決定了,所以立時的反應都受著以往經驗的影響。

假如父母及照料者能夠停一停、看一看,出來的效果可以不一樣。

小知識:

對腦發展的認識:實際的期望

在三歲之前,我不會跟孩子多講理由,因為他們在那段時期的主要發展在情緒、感覺與活動能力上。當孩子鬧情緒的時候,我會安撫他及轉移他的注意力,以致他很快可以重新投入活動之中。

對腦圖的認識

小孩子的腦在0-6歲之間經歷很大,亦很快的改變。

明白這些時期的重點及需要,便可以有更確切的期望。

小孩腦的4部分:

0-8個月──安全感

後腦0-2歲──提供安全及適量的活動

情感腦1-4歲──建立安全接納的關係

理智/分析圖3-6歲──可以開始跟孩子講道理

 

黃葉仲萍教授

全康澄心基金董事

伯特利輔導中心總監

伯特利神學院學士課程主任、教牧輔導教授

資深沙維雅模式專業及督導

資料來源:

http://communityofmindfulparenting.com/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the-5-main-tenets-of-mindful-parenting_b_4086080.html

mingpao-2feb-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