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 寬恕令家庭重拾愛

irep10024075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大部分父母帶著孩子來到接見室,十分期待從我處聽到一些孩子的內心秘密,以為我是一個擅長「讀心」的心理專家,但事實上這是一個瞭解的過程。大部分的小孩渴求父母能瞭解自己的心事,可惜結果往往令他們深感灰心失望,「每當我開口訴說心聲時,最後也是被父母指責為沒有自信和懶惰的結果。」家庭是一處容易引發情緒激動的地方,若當中沒有體諒和寬恕,那就成為緊張關係中難以磨滅的裂痕。

最近,我認識一位爸爸,因一時貪念陷落電話騙案而損失大量金錢,最後被迫向財務公司借錢來還債,因著這個錯誤的決定而要妻兒也一同受苦。他們那8歲兒子的名字是「上天喜悅」的意思,我問這男孩說:﹕「家中發生如此不開心事,你認為自己仍是上天所喜悅的人嗎?」我想測試他的抗逆力及對自我感覺的良好程度會否因此事而受影響。那男孩回應我說:「我仍是上帝所愛的人,因我沒有犯罪。」他每天也熟讀聖經,表示很想在當中尋找一直感疑惑的答案。及後,我再挑戰他﹕「當你知道因為爸爸的貪財而令家庭變成一無所有時,討厭爸爸嗎?」他立即回應﹕「我會選擇寬恕爸爸,因為我不想做一件將來會令自己後悔的事,寬恕會能我們更開心地生活。」「如何以行動來表示你仍是支持爸爸呢?」他表示﹕「我想將儲蓄的零用錢全數給爸爸,減少在重要節日中買玩具,最後向上帝禱告,求祂助我們一家渡過難關。」

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人若要了結關係裡的憤怒,就是選擇去原諒對方的錯誤,大家一起離開「牢記仇恨」的苦毒,當自己再回想昔日的片段時,可隨時找到很多美麗的回憶,讓與家人一起的生活過得愉快而無悔。

「如果有人對別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寬容,互相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照樣饒恕人。」西 313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表達關心的正面動機

dealing with disrespectful teens.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我早前收到一個很安慰的消息,是一對姐弟開心分享﹕「媽媽的脾氣改善了,不會稍有『不順眼』就破口大罵。」我想及早前曾提醒家長不能要求小孩子立即成熟,他們的成長要經過認知、接受和表現這三個進程。而家長也需要練習去適應此成長三階段,如這位媽媽首先認知有改變的迫切性,然後接受孩子不一定因著自己的改變而突然很孝順;其次學習用冷靜的語氣來與兒女溝通。這位母親的反省力很強,她發現與丈夫的吵架,會讓兒女長久活在動盪不安的情緒中,也學了「父母彼此吵架而討厭對方」的壞榜樣。

從我的觀察,這兩姐弟很關心對方,只是不知道應用甚麼方式討好對方。「作為姐姐,最近有否幫弟弟克服困難?」她回應說,弟弟不聽「停玩遊戲機去做功課」的勸說,常大發脾氣。當我同弟弟聊天時,轉述姐姐的說話,他坦承這事實,並無奈地說﹕「我不喜歡姐姐常常不容分說就一手搶走遊戲機,所以就大發脾氣來表達不被尊重的感受,我是不想令姐姐生氣的。」「你期望姐姐如何做?」他示範一個溫柔的表達﹕「姐姐應該溫柔地對我說,如果停止打機,就送一件文具作獎勵。」他說,自己並不是貪圖這小禮物,而是覺得姐姐能用這溫和的表達方式,就可使家人免傷和氣,快樂在一起了。

從這個案中,讓我反省到,當與人各執己見起爭辯時,是反映了內心對別人動機不正確的懷疑。但當你面對的是自己最重視的人時,雖有不舒服的感覺,但仍能相信對方不是刻意,表達關心的是正面動機,那麼,你就能了結關係的緊張,從而把權力爭持變為懇切的傾談了。這樣,你可能會獲得一個意想不到的關係突破呢!

「所以時候還沒有到,你們不要批評,直等到主來;他要照出黑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裡的動機。那時,各人要從 神那裡得著稱讚。」〈林前 4:5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孩子自我解難有潛能

running s.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每當收到家長來信,描述孩子有關問題,但從接見孩子分享的對談中,卻會發現不一樣的故事。這些想會面的學生,期望讓我看到他們在那些問題上有盡力糾正和努力作自我改進的建議方法,因從別人口中聽見我是「不會少看人,常稱孩子是自己的小老師。」當中最大分別之處,就是與小孩溝通模式當中,有否讓孩子看到自我解決問題的潛能。至於能否發揮出來,就在乎作父母的信心。

這天,當再見一位10歲的男孩時,立即表示感激他助我完成人生第一次的渣打馬拉松10公里賽事,「如在中途累了,就要稍為減速,甚至停下來看看風景,為自己打氣。」我還拿出相片作「使用了你的好建議」的證明。他接過相片時,臉上綻放的是滿足及自信的笑容。

回想這小孩的成長,一直對自己的能力帶有懷疑,「無論自己有多努力讀書溫習,考試時腦海也是空白。」因成績未有顯著進步而失了信心。事實上,建立孩子的信心,需要從「小成就」而開始累積。這男孩談到自己遺傳到爸爸的健康體格,故相信「我最好表現的是賽跑。」我立即提醒﹕「既然相信遺傳,你爸爸也是一位碩士生,你應該也會遺傳到優良的讀書基因。」他突然笑了,「我沒有想到這一點。」

隨後,我分享自己的奮鬥經歷,告訴他一個成功的真相,就是成功之前會經過無數次失敗及想放棄的念頭,「成功不是靠聰明而是毅力的建立。」他好像明白我的提示,並提自我建議,下次考試前腦海若仍空白一片,那就可以從錯誤中做好改正,這樣可減少下一次有遺忘的可能了。接著,他立即問我說:「蕙姐姐,下次帶同我去一起跑馬尼拉,行嗎?」我微笑點頭,心中為他重拾鬥志而感安慰。

「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 標竿直跑,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 3:13-14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與孩子談掙扎講心事

B_sparrow.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這位在幼年時已被診斷患有輕度自閉症的十三歲的大男孩,這天來到接見室與我聊天。一開始,他與我這個陌生人沒有眼神的接觸,甚至一開口就說來這裡不感有任何意義。我完全明白這種心情,於是坦言今天是邀請他來和有事請教,他聽後終於揚眉稍看我一眼。

 

對談中,他說自己是一個獨行俠,思維會因應不同環境而「漂移」,他指自己從九歲起已有這樣的性情。「那年有何特別,讓你如此深刻?」他表示不想講。當我們轉移話題談到對父母的期望時,我發現他開始說出情緒的字眼來,此刻的交談已過了四十分鐘。及後從他所分享的說話裡,我已肯定他的性情只是獨特,不是一種病症。

 

「我對爸爸存有畏懼的心。」「從小不太喜歡經常發脾氣的爸爸。」「我知爸爸對兒子有高要求,所以一直不想在台上作表演者,因為害怕見到爸爸對兒子演講未達水準而露出的失望表情。」說著說著,他突然道出九歲那年發生的事件,也因此讓他對爸爸有了新的觀感。「我清楚記得那年某一天,爸爸又再次大發脾氣,但在冷靜過後,爸爸選擇坦誠地對我們道出自己情緒失控的因由,原來當年爸爸失業,對自己不能再賺錢養家人感到十分擔憂。」所以,在往後的日子,每當面對再發脾氣的爸爸時,他會明白爸爸是有苦衷的。

 

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很多家長認為孩子年紀尚輕,不需要與他們談及父母的不愉快遭遇,這是錯誤示範及傳遞「凡是不好的事情就不要說」的概念,當孩子日後遇事深感難過和擔心之時,他會拒絕向人傾訴內心的掙扎。家庭是一個分享喜怒哀樂之地,作父母的,要從小讓孩子知道,你們願意成為他們談掙扎和分享心事的知心友。

 

他心的隱情顯露出來,就必將臉伏地,敬拜神,說:「神真是在你們中間了。」林前 14﹕25

*余德淳「EQ接見室」之不將家庭憤怒轉移

 

 src_11144856.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一個患了抑鬱症並正處於離婚狀態的媽媽,帶著11歲的兒子來見我,當時的她不住地重複「擔心、擔心」,怕兒子會因憂慮失去爸爸而像自己一樣變得精神失常,故變得急不及待想知兒子的想法﹕「如果有天爸爸真的離家出走了,你會如何?」溝通,原本是親密關係的靈魂,可減少大家的距離感。但在這個案中,這男孩正處於「動盪」的家庭環境中,做媽媽應先讓孩子保持一種平靜力,對未被證實的事情,不要太快作悲觀的假設,避免讓孩子憂上加憂。

這男孩似乎要面對一次急速變化的成長歷程,但我更重視的是他對爸爸的真正感受,或者他會覺得爸爸是一個「從不陪伴兒子」、「不分擔家務事」、「只在家中打遊戲機」的麻煩人,故深感憤怒。不過,使我感到疑惑的是﹕「為何這男孩以『輕描淡寫』的冷靜態度來表達這憤怒的感受呢?」當我再追問時,他想了一想,便立即換了一個更令我動心的字詞﹕「失望」,及後他再肯定地重複講失望這字詞。此刻,他彷彿察覺自己不是因討厭爸爸而有不開心的情緒。我除了認同他這份失望外,更需要引導他在失望背後仍看到盼望的可能。於是,我問他﹕「相信大能的上帝會幫助爸爸回轉嗎?」他不假思索地回應說:「我信得過上帝,因祂所作的都是合情理,例如不會無故從天上降下金錢給你,但祂卻樂意將人引領變好。」

人生路上,作父母的或會遭遇許多創傷和痛苦,但不應將這些揮之不去的家庭憤怒轉移到孩子身上,從而阻隔孩子看到「在困局中仍有盼望」的曙光。    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作為成年人應該學習坦誠地和孩子說:「我們處理一些事情時有時會欠缺深思熟慮,做爸媽的也不會永遠正確,但我們仍有改進的能力,你也要有改進自己的信心啊!」如果能做到這種坦然相對的真誠態度,家庭成員之間可避免出現「心病」的情況。

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着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羅 15﹕13 〉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改變的理由和動力

arraial-4-1.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欣賞訓練機構一個助教,她雖成長在生活配套不足的家庭,但卻從不埋怨生活的缺乏,專心一致地努力讀書,勤奮作半職工作來幫補家計,目標單純是幫助媽媽改善家庭的生活質素。她心存的「孝」,明顯改變了她對父母的態度。回想早前與一位小六男孩的聊天,他的想法,不單令人感到津津樂道,也感動我重思值得紀念的中國傳統家庭觀﹕「百行孝為先」。

一位單親媽媽帶著11歲的兒子來見面,剛坐下,這小男孩已搶先說話,認真而積極地問了幾個為甚麼。再看這位眉頭深鎖的媽媽,她訴說,兒子喜歡頂嘴,「說一句就頂撞二句,不懂得尊重人,如何是好?」

作為一個導師,我最喜愛與那些滔滔不絕的同學聊天,欣賞他們極高的創意力,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方法來拆解困局。眼前這好動的小男孩回答我的提問時,坦承自己常向媽媽發脾氣,「你是否一出世已向媽媽發脾氣?」對於我的再問,他立即大笑起來,因他似乎意會到我此問的深意何在。他說自己自從爸爸上天堂後,就常向媽媽發脾氣。「我欣賞你有很高的自我覺察力,有情緒不穩定也是很正常的。」聽見我的肯定說話,他隨即補充說﹕「爸爸已不在身旁,我真的不想向媽媽發脾氣。但每當媽媽叫我做功課時,內心的厭煩感會令我不能控制情緒。」

我先讓他明白,人需要找到改變的動力才能下決心去行動。「我曾在爸爸病床前,答應會對媽媽好。」他說爸爸在生時,從未失信於對自己的承諾,故此,自己現在也應以爸爸的作榜樣,做個兌現承諾的人。我看到一個孝順的男孩,為自己找到要改變的理由和動力而笑得開懷,「我決心將零用錢儲起來,到母親節時,買一份禮物送給媽媽。」

作為一個EQ調解員,這些都讓我反省到,當人能誠實地面對自己的限制及願意接受事實時,便會懂得如何為自己主動作判斷,並為自己製造正能量去執行決定。

當照耶和華-你神所吩咐的孝敬父母,使你得福,並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申 5:16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寬恕和放下有助處事泰然

letting-go.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眼前這位母親緊捉我雙手,聲淚俱下哭訴著﹕「快崩潰了,可不可以救我?」她育有一對子女,姐弟年齡相差4歲,但家人彼此互視為「眼中釘」﹕做弟弟的,常以說謊及故意在校犯校規來發洩對家人的不快情緒;而作姐姐,則整天戴耳機沉醉於音樂世界,以分散內心對家庭的煩悶;做爸爸的,就認為太太每事管才是造成家庭不快的兇手;這位獨撑家庭殘局的女人,也因此長期失眠,只有不住地責罵孩子來發洩心中委屈情結。

 

我的入手點是,先讓正處於價值觀建立重要階段的兩姐弟學習互相接納。當我接見弟弟時,「我很不喜歡家姐,她嫌我幼稚,不同我玩。」當他聲聲不住地投訴家姐的不對時,突然停下來認真地問﹕「但最近在夜深時,我聽到家姐躺在床上哭,你知不知原因啊?」於是,轉機就在此刻開始。我告訴他﹕「你心底裡是很愛家姐,只是不識如何去愛,對嗎?」他對我點頭。我再告知他﹕「家姐也好愛你,只是她內心收藏了很多不快樂,所以沒有心情陪你玩。」「我可以做甚麼才讓家姐重展笑容?」他很認真地追問。我建議一個簡單辦法﹕「你對她笑,她也會對你笑。」

 

我想這母親的心結,是需要全體家庭成員有共同「鬆綁」的意向才能達成,因家庭情緒的感染力,是透過家庭成員的情感互動一起建立的。所以,如父母能建立正面的感情氣氛,那小孩定能在美好的情緒回憶中經歷彼此「鬆綁」的快樂。但如果一家人真的彼此「過不去」,那最有效,也是最簡單的特效藥是:去愛他!

 

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人只有願意放下報復的權利,學會寬恕對方,放下心中執著,就可凡事處之泰然,輕鬆面對人生。因為,你保持的那份平靜力,可讓你有聰敏反應在逆境中仍看到轉機。

 

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4-35

*余德淳「EQ接見室」之不輕易跟隨感覺作判斷

balance_beam.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最近接見的個案中,多是關於「中學生遇到生活難題選擇逃避」的問題,家長極擔心孩子日後因沒有面對困境抗逆能力而選擇放棄自己。回看近日有關學生因生活壓力而選擇自殺的新聞報導,「現代的家庭到底出現了甚麼毛病」的反思實在是刻不容緩。如何讓小孩從小學習面對不如意和被惡評時的耐力,若有這些不幸遭遇也不會歸歸咎於自己的失敗呢?家長宜及早在小孩的每段成長期中,把握不同教育階段的鍛煉:第一段是文法期,屬六歲前,宜重複與小孩討論生活的議題;第二段是交談期,屬小學階段,藉孩子在生活中遇見的矛盾,而不住地與之談討及辯論何謂正確的價值觀;第三段是修辭期,屬中學時期,讓孩子經驗學習的樂趣。

 

若父母能在孩子成長的三個階段中,經常一起談論事情的複雜面時,有助子女在作抉擇前認清和分析其利弊,從而減低日後因衝動而做後悔的事。舉例說, 有一個中二的學生,因被老師責備缺席曾答應出席的活動,於是被視為無責任心之人。但後來他將真相告知,原來他未能辦到「出席活動前把一張彩色紙列印出來」的老師要求,故才放棄出席活動的承諾。最後,他也選擇逃避,不向那責怪自己的老師作任何交待。當我了解真相後,反過來肯定他其實是一個十分有責任感的人,認同他「好想完成任務,但又不知如何面對辦不到的失敗感」。結束會面前,我提醒他,應該主動讓人明白責任在自己,這舉動不是為了自我辯護,而是被誤會是一件難受的事,處理不好將會造成一生的遺憾。

 

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人習慣使用原始情緒路徑,是因為我們疏於防範,所以才容易跟隨感覺而作反應。但人可以刻意地建立警覺性,就是習慣「先思考後感覺地作出反應」,來建立一個新的情緒路徑。這樣,就不會輕易單單跟隨自己的感覺而去作判斷了。

 

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可14﹕38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公平的愛與恨

th.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在聊天室,這個11歲的男孩很開心地告訴我,他最近擔當了「做爸爸」的新角色。我一看他手上的物件便明白一切,他隨身帶來的是一個甚喜愛的毛公仔。想及男孩父親曾告知我,兒子因討厭學校教英文的老師,無心學習,導致英文科成績一落千丈。這爸爸表示,兒子從不敢對師長不敬,最令他擔心的不是孩子的成績,而是不想兒子心中有恨。交談中,我首先讓這爸爸明白,孩子在11歲前叫做潛伏期,因在9、10歲的時候他很乖巧,沒有很多說話和主見,喜歡安靜,跟6-7歲的好動很不一樣。家長會因此將期望提高,以為孩子變得馴良;但成長至11歲之後,孩子的性格突然多變,情緒起伏,可能會令家長大失所望。

 

於是,我與這男孩的對話就從這毛公仔開始,「你是否很喜愛『做爸爸』這新角色?」他回答是,因為自覺十分愛錫這個超可愛的兒子(毛公仔)。我反問他﹕「如果這個兒子再不可愛,你會否仍願意照顧他?」他立即有所猶豫,並表示可能不再那麼愛他。

 

我相信人的成長是屬從內至外改變的旅程,其過程經過察覺、掙扎、選擇、行動,人要改變就必先能察覺,正如要讓這男孩明白,當所愛的人變得不可愛時,不是對方的錯,當中可能是自己引起的。隨後,我挑戰他說﹕「如果你選擇繼續憎恨那老師,那同時也要憎自己才對。」他聽後有點掙扎,表示不會自我憎恨的。不過,他明白我的提醒,知道自己因為在課堂的不合作才會導致老師揚聲喝令。最後,他願意妥協,以一種新態度來解開這些心中的糾結,就是同時尊重自己和老師來代替憎恨的「公平的遊戲」。

 

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人作選擇時,要考慮的不只是在於公平(因當中有時不需考慮恩慈),而是為了行公義(即願意用心去考慮別人的真正所需)。

 

「正直人在黑暗中有光照亮他,他滿有恩慈,好憐恤,行公義。」〈詩篇 112:4〉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認知到接受的成長方程式

 

th.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曾幫助一個男孩達七年。認識他時剛六歲,患有輕微過動活躍症;來自單親家庭的他在四歲時,爸爸因無力償還賭債而在家中燒碳自殺,媽媽從此患了抑鬱症。現在的他己是13歲的少年人,在我的訓練中心擔任小導師的角色,立志鼓勵那些像他昔日般衝動和易情緒失控的小孩。我起初相當疑惑﹕「為何一個懂得鼓勵別人的年輕人,在日常生活中仍舊說負面的話?」例如﹕倒一杯水給他,他會立即質問你是否飲過的;請他幫忙拿東西,他即時展露不願意的樣子,說怕刺激和引發手部的敏感情況。再深入觀察,我發現他的問題是「同理心」不足,一種需要訓練的EQ素質。

我與他談及這新發現時,他接受我的看法,坦言從小沒有人教導他如何考慮別人的感受,與媽媽聊天的機會甚少,常常都是獨個兒自說獨話、打遊戲機;在學校沒有朋友願意與霸道的自己一起玩,慢慢地,他的行為反應和思考也習慣了以自我中心作出發點。事實上,父母在孩子成長的交談期中,沒有讓兒童在與父母的討論與答問中取得滿足,學習並掌握引導式的思考及情緒,那孩子對認識「現實的我」、「理想的我」和「他人期望的我」三者上會失去認知的實況,更遑論說具備同理心的能力呢!

雖說正面的孩子多數成長自有安全感的家庭環境,但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每個人也應珍惜自己成長的故事,因為人的成長方程式,如從認知(acknowledge)到接受(acceptance),最後能展現新表現(performance),都不是容易突破的事,因這需要經歷一個嚴教不斷改良的成長歷程。而且是否願意接受則與個人的成熟程度有關,即一個常處逆境的人,如他能相信這是上天給予的鍛練機會,相信這些的經驗將會成為別人日後的祝福。那麼,他的自我突破力,反是最有實力與那些哀傷的人同行。

 

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徒 2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