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自我管束的能力

1-120GF95548Happyfamily.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有一位剛升上中一的男學生來接見室與我面談,他表示很不適應中學的生活,因而不想返學。其實,普遍家長對即將升讀中學的兒女也感憂心忡忡,有些更表示如學校批准,願意伴孩子上學一起渡過這適應期。每當問及父母為何對自己的孩子有這樣的擔心時,他們總以「我覺得」作為開場白,我很想讓家長以當事人角色來回應如何在陌生環境下增加適應的能力。同時,家長只需一分鐘便能表達至少有多種不同的應對方法,例如多用眼觀察,即靜觀其變;失敗是好的檢討機會增加下次的進步;請教曾經歷這適應期的過來人的經驗等。隨後,我問這些父母為何擁有這麼好的應對方法,卻反過來擔心自己孩子沒有適應新環境、新事物的能力?值得父母擔心的是為何父母未能以身教來將這些好方法傳承給下一代呢?因此,我建議父母應找一處未去過的地方,一起經驗及發掘新事物的樂趣,因為身教永遠勝於言教,讓孩子們親身體驗父母應付適應新環境的策略。

人的最高成長動機是來自一個機會,就是當責任加重、當面對生命危機、人際困境時,他們才能學識自我導向並建立可實踐的步驟能力。

過了一會,那位男孩突然反省一事,就是有一次當父母看到他看一本有關吸血僵屍的小說,他們便展露極為擔心的表情,便告知不准他再看這類書,因擔心他看了就有暴力傾向的意識。及後,這男孩表示這樣的直覺判斷很不合理,因為他認為父母應先一起閱讀此書,並保持觀察孩子的行為是否如其所料後,才有足夠理據下判斷。聽完後我立即稱讚他很有分析能力。

從這個案中,我反省人何時成長,就是懂得何時堅持,何時放下的平衡力。人累積這類經驗愈多,便愈能提升適應力及強韌力去面對困難。讓你的兒女知道父母的苦心,不是只為懲罰他們,而是想他們習慣有自我導向的能力,即始終要有朝一日管回自己。

「神為了成全自己的美意,就在你們裡面動工,使你們可以立志和行事。」
〈腓 2:13〉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你不是懶惰


170614.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在我們訓練機構的EQ課程中,分有兩類小孩﹕一是屬高推力的,較傾向自信、自發、樂觀及擅談的品格素質;另一類是高拉力的,較傾向合作、耐性、責任感及細心的品格素質。我發現那些曾有過對談的數百位學生中,普遍的極欠樂觀這品格素質,例如他們常不看好自己會有改善的希望;又對很多事物失去興趣,認為明天的事明日才算吧,這些都容易造成「未打先輸」的危機。但真正的危機是受負面情緒的打擊,最常見的四種負面情緒包括緊張、慚愧、憤怒和憂愁。

記得有一個讀中二的男學生不諱言自己是「不到最緊急關頭也無興趣提筆完成功課」的人,更宣稱自己是「懶到無得救」。我認為這只是有高自我察覺力學生的用來描述表面行為的說法,而不是他真正的本相,因為當我們聊到理想時,他似乎展現出一點勁力;及後,我說不認同他用「懶惰」來自我形容,「我覺得用『失敗感』這詞語比較合適,因為是這種負面情緒干擾才導致你失去讀書的鬥志,我肯定你是一個做事有勁的青年,不會甘於作懶人。」聽罷我的說話,他連忙點頭微笑。

我想不宜對低動力的學生用一個「懶」字來形容整體的他,因為一個中性的用字,有助提升自我良好感;繼而才會有看好自己的機會,以及再發奮的動力。突然,他想了一想後補充說﹕「我有拖延的行為習慣,現在明白不是因懶惰而起,而是受情緒干擾,例如老師的責罵、同學的負面評語、媽媽高壓的督促等。」只要他能重新用正面的自我評價來看自己,一切也有從新開始的機會。

在這個案中的反省是﹕人雖有限,但樂觀的人總是能找到善待自己的方法、相信過去不能决定現在與未來;他們能從每天累積的小成就中,建立學習的能力感,因為大部分的人也傾向不喜歡拖延,而盡快想離開長期處於不在狀態的處境。

「誰能控告 神揀選的人呢?有 神稱我們為義了。…但靠著愛我們的那一位,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就得勝有餘了。」〈羅8﹕33,37〉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克服悲觀需恩慈對待


170607.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很多家長也不明白子女在學業上為何如此懶散,尤其當父母每天花大量時間與子女溫習功課,並尋找名師「惡補」那些大落後之科目,但最終也是徒勞無功,失敗而回。我明白父母此刻的痛心疾首及對子女無望入大學的失望心情。但後來與學生面談卻有所歸納,發現他們失去專注力的最大干擾,不是來自父母的「無心機學習」、「怕讀書」、「反叛性格」、「精神問題」、「討厭學校環境」的判斷,而是個人負面情緒,例如在學業成績上受挫敗而失去學習的信心;對讀書產生厭惡感覺來自沒有休息時間、被迫不停補習;父母常以自己與手足間作比較而產生害怕失寵的負面情緒;不被父母諒解和信任而產生失望的情緒等。

當我問及曾接見的學生會否與父母坦承分享,他們都用失望的回應說:「當我與父母分享心事後,他們不但沒有給予我可參考的意見,更甚是冷淡地回應一兩句,此刻我很懷疑父母並不是真心聆聽我的心聲。」久而久之,當父母親真的想回頭關心孩子時,已經為時已晚,因孩子已習慣自行處理問題。我回想有一次接觸一位中二的男孩子,他認為父母對他的讚賞不是全真心的,「當我自動停止打機而開始溫習時,父母便會立即欣賞說:『阿仔,你好好呀,自動去溫習!』不過當我聽完這句欣賞話後,反而『摧毀』了自己想繼續溫習的決心,因為對於自己想做的事,是不需要別人來認可的。」這男孩心中很矛盾,一方面認為父母的本意是想鼓勵自己堅持溫習的重要;但另一方面卻看父母這番話的背後真意是在批評他。所以,他認為父母不如此特別稱讚,反而會幫助他繼續保持專心溫習的決心。

在這個案中,我反省人能自動自覺完成應當的任務,那必先經歷不被責怪進度的環境、付出努力後獲得被肯定有價值受教的評價;更需在細微仍需改善的地方馬上得讚許,這種恩慈的對待成為真正克服悲觀的傾向,使未來的日子成為有力駕馭早期失敗的憂思,重新進入循序漸進的軌道。


「所以,你們既然是 神所揀選的,是聖潔、蒙愛的人,就要存憐憫的心腸、恩慈、謙卑、溫柔和忍耐。」〈西 3:12〉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孩子渴望被信任和了解

20170531.jpg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普遍家長對孩子玩遊戲機心存一份恐懼,害怕孩子一旦染上這玩意就一發不可收拾,因此,父母偏向選擇較極端的方式企圖防止孩子陷於沉迷打機的危機。的確,近日報導指有遊戲程式引導玩家挑戰「自殘」任務而達致自殺目標,豈能不叫父母感到心寒呢? 作為一個家庭調解員,我對每位面見的孩子不會採取「支持打機與否」作為溝通的立場,因為只要對方擁有自我導向的能力,即可清晰地回應以下四條問題:為何要繼續打機?在甚麼情況下不打機仍然獲得滿足感?活著的意義是甚麼?別以為孩子對這些問題感到無聊,這些愛打機的孩子也能給與意想不到的正面回應。

有一位中二的男孩子坦誠地分享說:「當我打機的時候會失去時間觀念,需要家人時常提醒。但我很想父母明白,停止打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因這代表要放棄從遊戲世界裡獲得的光輝,例如欣賞我能打爆機的朋友。」我說﹕「若這樣才獲得滿足感,那就成了它的奴隸。」他再補充說:「我認同現在需要為自己多建立其他興趣,因我發現打機並沒有減少無聊和沉悶感。」我追問如何能下定執行的決心。他想了一想後回應﹕「令我下決心的動力來源是想幫助自己預備一個光明的前途,那就可以找到好工作、養活家人過穩定的生活。」同時,他覺得若爸爸不用供養家人,他所賺的錢可讓自己盡情享受生活,故為爸爸因維持家人有穩定生活而寧願犧牲自己的玩樂而感到自豪。我好欣賞這男孩有這份孝心和積極的遠見,也提醒他要先看得起自己,才有達成目標的信心。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孩子渴望被父母信任和了解,而父母則常抱怨孩子的不理睬。但真正破壞關係的不是孩子反駁或無禮所致,而是父母針對孩子發出的「你不尊重和不愛錫家人」等惡意批評。久而久之,當他常處於不被了解和體諒時,日後與人相處時就容易與人發生衝突而常帶後悔感。

「那些心中迷惑的,必明白真理, 那些發怨言的,必接受教訓。」〈賽29:24〉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不要將家變成法庭

th (1).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一位笑容滿臉,彬彬有禮的中二男孩走進接見室,剛踏入門口即急不及待地向我解釋遲到的原因,還表示爸爸的教導十分嚴厲,「守時」更是家中最重要的規條,說時神情繃緊得好像在法官面前宣誓般。其實,家庭訂立規範,原本意念是好的,目的是教曉孩子做事有底線而不過分,保障各人的心靈得著安舒、展示父母承擔責任及對處境控制的榜樣示範,但最終的核心是想建立一個互相尊重和輕鬆快樂的家庭。父母若果扭曲了家規的意義,那就很易將家庭變成法庭,令小孩每天擔心自己何時成為待審的犯人了。

那位男孩分享說,與家人一起食晚餐是他最感到緊張的一刻,因為爸爸會利用這時段來重溫家規,例如提醒他作為一個中國人就要正確地使用筷子,但當他表達不同的意見時,就立即被罰停餐一晚。我明白這麼守規矩的男孩心中真正想反駁的是不滿在家中沒有表達自由及討論空間。我想先了解他是如何理解爸爸有這高要求的訓練,所以反問他﹕「這家規的設立是否刻意令你感難堪和不快樂?」 這男孩想了一想說﹕「爸爸不是想害我,是希望我日後作一個成熟的男人。」這男孩突然笑了一笑再說:「每當我想反駁前,只要心想著爸爸不是害我,是在幫助我,那自己就較易有執行的推動力了。」

在此個案中,我反省到,忠心型的父母,不免會對孩子作即時的管教、指導。但最佳是作智慧型的父母,才能掌握建立快樂家庭之道,例如尊重家人各人的價值觀;肯定關懷(雖然難忍);反省對家人是否有偏見或針對:成為中間仲裁人,協助爭執中的子女找出相爭和協助點。不過,無論你屬甚麼型的父母,必須做到一點,就是「孩子很難改變,甚至不遵守家規,但也不可放棄去教導和去愛他。」父母的愛,孩子會看在眼內,堆放在心裡,一生也不會忘記。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4,7-8〉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體諒別人的功課

th (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每次接見學生後,我會將觀察告知父母,很多內容是他們從不知道的事。父母常感疑惑的是﹕自己不辭勞苦地作出教導後,得到的卻是氣餒的結果,「為何孩子錯完又錯,沒有持續性的進步?」我明白父母從憤怒、憂慮到失望,他們因「想理卻不能理」而常處於這糾結的狀態中。其實,我所接觸大部分的孩子中,都是渴望自己有進步的,奈何真正干擾他們未能有效地學習的是心理壓力。

有一位9歲的男孩,常被媽媽投訴考試答題失誤,他說無言以對﹕「我也不想看到一個如此『失魂』的自己。」他說,每當做功課時,媽媽常說﹕「唔該你做快些啦!」「我不明白媽媽為何不體諒一個小學生,在未熟練的情況下當然會做得有點慢。」隨後,他又補充說,媽媽可能忘記了自己當年也曾是個小學生的經歷,喜歡用「身經百戰」的成人標準去衡量快與慢。我敬佩這位男孩,小小年紀已能一語道破當中的關鍵。

事實上,父母真正要培養孩子的不是做功課的效率,而是一份毅力,因毅力高的人會因為找到意義感而不覺無聊;也因有挑戰感而不覺辛苦;因有個人興趣而不覺在「服刑受罪」。有毅力的小孩會愈做愈起勁,因為他會發現自己對這任務甚有「天份」,並有合適的發揮。

從這個案中,我反省一個很重要的EQ操練,就是如果人能常體諒別人,他日相處就不會留下有後悔的回憶,因為人一生最沒用的情緒,就是為過去而「內疚」和為將來「擔憂」,這些只會讓人停滯不前和空想。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 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傳 3:11〉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興趣促進內在的熱情

170510.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在眾多的接見個案中,學生與我交談最熱門的話題都是圍繞打機問題,「我不明白爸媽為何看打機行為是如此嚴重?」他們認為父母也有自己沉迷投入的嗜好,為甚麼作子女的就不能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嗜好而「埋頭苦幹」呢?的確,在傳媒的渲染下,每當孩子手執遊戲機時,父母便立即將事情升級嚴重化,並預測孩子的前途將毀於旦夕。父母這份過於觸動神經的反應,易對孩子在學習信心上造成頗大的打擊。

「我打機不代表沒有心機讀書,只是未找到讀書的興趣。不過,若常保持著好奇心,我仍愛學習新事物的。」如父母想與青少年人保持對話,就不要主觀地用未被求證的假設,去批評他們打機的行為等同沉迷。我常與學生討論的焦點不是應否打機,而是需具備自我監測能力,「只有打機才能解悶?」鼓勵他們在日常生活中尋找「代替品」來提升士氣,那就不易被手機或電腦控制。

何謂沉迷?可以用一些較客觀的評分標準﹕有否日思夜想,當關機後仍感很不安?有否過分樂觀相信自己可以關機?與家人關係轉差?集中力、記憶力、決策力、自制力漸漸下降?是否有輸了不服氣,贏了想再乘勝追擊的意欲?如在以上5項的評估上,得分7-8分(10分為滿分),就值得注意自己會否跌入了沉迷打機的行為傾向。有一次,這男孩做完評估看評分,發現自己不算是沉迷打機時,雙眼充滿希望似的,「我不是如父母批評般一無是處的人。」他想到自己還有得救,而且是有潛能和前途,並告訴我,他找到「孝順父母,盼他們將來有好生活質素」的讀書動力。

在此個案中,我反省到建立毅力的首要成份是興趣。當發現真心喜歡自己所做的事情時,你便能促進內在的熱情,推動自己繼續奮鬥前進。

「忍耐產生毅力,毅力產生盼望;盼望是不會令人蒙羞的,因為 神藉著所賜給我們的聖靈,把他的愛澆灌在我們的心裡。」羅 5:4-5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接納每個人非完美

0503.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這個13歲的男孩,正面對一個煩惱﹕「我已經很努力地與那些好成績的同學做朋友,但卻遭對方拒絕。」並為此事深感不快,「我記得的父母教導,就是要主動尊重別人,別人也會尊重你,但是在現實的生活卻有如此大的落差。」事實上,有很多父母將一套最高道德價值標準灌輸給孩子的同時,卻遺漏了教導「複雜思維」的考量,就是如何作心理準備去應付一些例外的情況,如「你尊重對方時,未必會得到相同的回饋對待。」

我發現這男孩很自覺地渴望獲得所有同學的喜愛,所以全力以赴地維繫友情;他也很敏感同學的反應,因此十分細心地找出同學不喜歡他的可能證據,「同學去某處玩樂,沒有問我會否一起去,是不喜歡我嗎?」這男孩的自我察覺能力很強,他了解自己的不快是源自渴望得到別人的認同和肯定。作為這男孩的導師,我明白他內心的掙扎,即常用最高的標準來衡量所重視的人對自己的反應,又未懂得調整「一視同仁」的處理,如只會原諒一次,若對方再犯錯就不能再原諒。我首要讓他明白,那些令他失去良好自我感覺的「應該」概念,是他與人建立友情的絆腳石,「如何能走近別人?就是要先與自己的不滿和解,即是向自己行近一步,例如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不完美的人,才能接納對方的不完美。當人有愉悅的好心情時,才能趨近他人,即同時也向對方行近一步。」

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人際關係最大的傷害是留下不能磨滅的遺憾感。因此,人首要學習了結關係的緊張,建議先把權力爭持變為冷靜地與對方懇切傾談。如不想將關係升級至惡化,那就要學習了結關係的遺憾,就是多留意自己是否因恐懼被拒絕而常以負面的角度來衡量對方的動機,因為這是造成難以走近他人及人際衝突之根源所在。

良言如同蜂房, 使心覺甘甜,使骨得醫治。箴16:24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寬恕令家庭重拾愛

irep10024075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大部分父母帶著孩子來到接見室,十分期待從我處聽到一些孩子的內心秘密,以為我是一個擅長「讀心」的心理專家,但事實上這是一個瞭解的過程。大部分的小孩渴求父母能瞭解自己的心事,可惜結果往往令他們深感灰心失望,「每當我開口訴說心聲時,最後也是被父母指責為沒有自信和懶惰的結果。」家庭是一處容易引發情緒激動的地方,若當中沒有體諒和寬恕,那就成為緊張關係中難以磨滅的裂痕。

最近,我認識一位爸爸,因一時貪念陷落電話騙案而損失大量金錢,最後被迫向財務公司借錢來還債,因著這個錯誤的決定而要妻兒也一同受苦。他們那8歲兒子的名字是「上天喜悅」的意思,我問這男孩說:﹕「家中發生如此不開心事,你認為自己仍是上天所喜悅的人嗎?」我想測試他的抗逆力及對自我感覺的良好程度會否因此事而受影響。那男孩回應我說:「我仍是上帝所愛的人,因我沒有犯罪。」他每天也熟讀聖經,表示很想在當中尋找一直感疑惑的答案。及後,我再挑戰他﹕「當你知道因為爸爸的貪財而令家庭變成一無所有時,討厭爸爸嗎?」他立即回應﹕「我會選擇寬恕爸爸,因為我不想做一件將來會令自己後悔的事,寬恕會能我們更開心地生活。」「如何以行動來表示你仍是支持爸爸呢?」他表示﹕「我想將儲蓄的零用錢全數給爸爸,減少在重要節日中買玩具,最後向上帝禱告,求祂助我們一家渡過難關。」

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人若要了結關係裡的憤怒,就是選擇去原諒對方的錯誤,大家一起離開「牢記仇恨」的苦毒,當自己再回想昔日的片段時,可隨時找到很多美麗的回憶,讓與家人一起的生活過得愉快而無悔。

「如果有人對別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寬容,互相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照樣饒恕人。」西 313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表達關心的正面動機

dealing with disrespectful teens.jpg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我早前收到一個很安慰的消息,是一對姐弟開心分享﹕「媽媽的脾氣改善了,不會稍有『不順眼』就破口大罵。」我想及早前曾提醒家長不能要求小孩子立即成熟,他們的成長要經過認知、接受和表現這三個進程。而家長也需要練習去適應此成長三階段,如這位媽媽首先認知有改變的迫切性,然後接受孩子不一定因著自己的改變而突然很孝順;其次學習用冷靜的語氣來與兒女溝通。這位母親的反省力很強,她發現與丈夫的吵架,會讓兒女長久活在動盪不安的情緒中,也學了「父母彼此吵架而討厭對方」的壞榜樣。

從我的觀察,這兩姐弟很關心對方,只是不知道應用甚麼方式討好對方。「作為姐姐,最近有否幫弟弟克服困難?」她回應說,弟弟不聽「停玩遊戲機去做功課」的勸說,常大發脾氣。當我同弟弟聊天時,轉述姐姐的說話,他坦承這事實,並無奈地說﹕「我不喜歡姐姐常常不容分說就一手搶走遊戲機,所以就大發脾氣來表達不被尊重的感受,我是不想令姐姐生氣的。」「你期望姐姐如何做?」他示範一個溫柔的表達﹕「姐姐應該溫柔地對我說,如果停止打機,就送一件文具作獎勵。」他說,自己並不是貪圖這小禮物,而是覺得姐姐能用這溫和的表達方式,就可使家人免傷和氣,快樂在一起了。

從這個案中,讓我反省到,當與人各執己見起爭辯時,是反映了內心對別人動機不正確的懷疑。但當你面對的是自己最重視的人時,雖有不舒服的感覺,但仍能相信對方不是刻意,表達關心的是正面動機,那麼,你就能了結關係的緊張,從而把權力爭持變為懇切的傾談了。這樣,你可能會獲得一個意想不到的關係突破呢!

「所以時候還沒有到,你們不要批評,直等到主來;他要照出黑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裡的動機。那時,各人要從 神那裡得著稱讚。」〈林前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