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引導孩子尋找共識

18.10.2017A.

當家長在面對孩子的成長中存在著許多拆解不到的問題時,便很易將小孩標籤為問題兒童;同時,孩子卻哭訴為何我家有個怪獸父母。於是,昔日共同擁有那張天真可愛的笑臉,就被這些教養孩子的煩事而忘記得一乾二淨了。當我每次接見學生時,心中也不禁自問誰是這家庭劇本中的案主(client)。最後,我發現親子之間的衝突,多是欠了對「為甚麼」的一個回應。

 有一家長表示不明白孩子為何有倒退行為,例如﹕做哥哥的與弟弟爭玩具失敗後便大吵大鬧,及後更需待一小時之久才能平靜下來。同行的10歲兒子對我表示,每天起來時,工人姐姐也會自動替他把校服穿上。那我便反問那男孩知否為何要自己穿校服,他突然無言以對,然後我回應他並不是因為懶惰,而是他還未能回答為何要自己穿校服。於是,他想了一會便立即說﹕「因為我不是嬰孩。」我再回應說﹕「那麼你要成長。」但他說﹕「我不想成長。」我及時提醒他說﹕「這是因為你仍欠一個成長的理由而已。」他又想了一想後,表示現很想快點成長,因為成長代表更大力,那就不用怕被哥哥欺負了。我相信經過這思維疏理的過程後,小孩便能建立有力的理據,主動地去管好自己的行為和情緒了。

從以上的對談中,我反省到每對父母應成為孩子的生活導師,不單只是提供生活所需,而更重要是當發現他們在某事上感到疑惑時,不應敷衍了事,而是耐心地引導他一起討論如何在不同中仍可找到和諧共識。

「你要對他說話,把你要說的話放在他的口裡;我必與你的口同在,也與他的口同在;我必指教你們當行的事。」出4:15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廣告

余德淳「EQ接見室」之與小學生講戀愛話題

11.10.2017 B

根據最新的統計數字,香港每五個家庭就有一個是單親家庭,離婚比率更急劇上升。事實上,我們也體會現今世界已缺乏標準去教導小朋友何謂正確與錯誤的判斷,而界線也甚為模糊。就以子女談戀愛的話題為例,很多的父母會避而不談,或是拖延政策,總之到最後也是不想子女在讀書時期談情說愛。但我發現,在曾經面談的小學生群中,他們對這話題的分析力超乎想像。

一個8歲男孩表示不會考慮喜歡女孩,因她們大部分也是好煩的;而且被同學知道,一定被他們笑話。另一個10歲女孩告訴我,如發現有男孩子喜歡她,第一件事會反問他為何喜歡自己,如答案是因為喜歡她的美貌,她會拒絕說不能接受,因為覺得性格比外表更重要。然後,她再補充說自己會上到大學才選擇拍拖,「到時候,我會有多一點的知識來了解自己喜歡甚麼。」真的意想不到小學生的智慧竟是如此果斷清晰,甚至比一些大學生的思維,如選對象的條件是只要對方是正常人、能與人聊天便可…更勝一籌。

我認為現代父母應大膽向孩子分享自己的愛情故事,並可坦承告知戀愛不一定是完全快樂,可能有傷心及遺憾。所以,鼓勵孩子先建立有修補關係的能力、了解他人及了解自己的能力,例如你知否自己受甚麼人吸引或自己吸引甚麼人?讓小孩從小明白尋找愛情不單是一種心理補償。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 。」歌8﹕4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忠心父母助孩子抗逆

4.10.2017 A

有家長向我哭訴﹕「為何孩子愈長大,愈不想與我們溝通?而且又十問九唔應答,怎麼辦?」其實,大家知否父母那些說話最令孩子感厭煩?據我所訪問的學生中,最多人認為是﹕「做晒功課沒有呀?」「咁得閒,睇下書啦!」「整日掛住睇電視,做功課又唔見你咁勤力。」「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你唔好咁無禮貌,怕俾人講我們無家教。」以上的表達也是讓孩子不願意與父母聊天的負因素。如要引起子女交談的樂趣,你首要達到「仿同原則」,因孩子沒興趣你知多少,只向他們欣賞的人學習模仿,直到肯定你很關心他們。.

要做到以上的原則不難,到了「我能與孩子從小建立親和關係」,就是建立高自尊小孩的重要基礎之時,那些小孩會有以下行為﹕喜歡嘗試新事物、在錯誤中學習、公開表達意見、常運動、失敗時能調節情緒、自我激勵。因此,我建議父母要有技巧,並選擇合適的地點,環境和情況,例如一起工作學習,小孩子會同你溝通,不要刻意叫小孩子坐著時教訓他)。此外,父母多講生命的故事,以及人生中最深刻的人際關係等美好示範。

我常鼓勵父母不要作沉默的父母,但卻要作忠心的父母,就是你明知他很難改變,但你仍不放棄去教導和接受他。直到孩子長大後,就會成為他們對抗逆境最大的情感力量。

「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27, 3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化解負面的感覺

27.9.2017 A

孩子經常向父母發出以下的挑戰題﹕「為何要核對功課?」「我不是考試機械,點解放學無得玩?」「為何我冇得揀?」父母一般對他們竟有這反叛的思維而感到驚訝,隨後便展開一輪對罵戰,講一句駁一句後,最終由父母以權威來結束對話。這兩敗俱傷的局面確實對家庭和諧造成了具大的傷害。

曾與一位12歲的女孩討論如何減少向父母發脾氣。因她從一個重要的反省中學懂,無論如何被同學刺激也不會駁斥對方,明白朋友應彼此尊重和禮讓。不過,當她面對父母時,卻做不到同樣的自制力。其實,她表示最想被父母認同自己的能力,因這是增強自信心的基礎。於是,我們一起想像如何看待父母為朋友的可行性。這女孩子有良好的自我覺察力,又反省到為何在我們的EQ訓練小組中,從來不會因受刺激而情緒失控。經討論後,她發現當被一班有耐性的人包圍著時,就忘記發脾氣的想法了。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人要及時化解負面感覺,就要先明白上帝給我們的生命就是一連串的磨練實驗,生命愈多磨練愈有忍耐力;我們在面對人或自己的失望時,也要認識到自己的限制,這樣可以激發我們想到上帝創造萬物的能力,學習對真理展開追尋。

「用鍋煉銀,用爐煉金; 唯有耶和華鍛煉人心。」〈箴 17﹕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反省怒氣的根源

20.9.2017 A.1

當看到又有小孩自殺的新聞時,心裡很難過,但最令我感痛心的是,那些仍活著的小孩每天過著像活死人一樣,既不知生活意義,又不敢去想人生理想。一個渴望讓父母明白的孩子告訴我真相﹕表面看來做事不積極,但其實不是不想做,而是欠缺前進的動力。「我們做得夠努力時,不但得不到父母的欣賞,更被批評做得不夠好。」「你期望父母如何表達才增加想做好的動力?」「我期望父母說﹕『你雖有做錯,但我欣賞你用心去做,爸媽是知道你有努力過的。』」故我建議父母面對小孩做得不好時,所說的是﹕「我欣賞你答錯但仍不放棄,並知道你答錯後心情是不舒服,而我也為你難過,但我會陪你一起再嘗試。」

我仍記得有一個9歲的男孩,他用APT這三個英文字母來表達想媽媽有以下三項改善的期望,可讓一家人生活得更愉快。第一個是"A"字(Appreciation),第二個是"P"字(pride),第三個是"T"字(Thank you)。他的解釋更讓我佩服,他說﹕「欣賞能令我有好心情去做功課。我自4歲失去了爸爸,更希望媽媽能以我為傲而感快樂;如媽媽不用Boss般的口氣來指揮我做事,那讓我可學到有禮貌的好榜樣。」

從以上的對談中,我反省到怒氣其實是訊號,不是問題,它是指導人去找根源,就是人性易於用衝力作反應,仍是多靠真理光照自己才能作真實的反省。

「誰如智慧人呢?誰知道事情的解釋呢?人的智慧使他的臉發光,並使他臉上的暴氣改變。」〈傳 8:1〉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哄自己再開心的秘訣

13.9.2017 A

在接見的學生中,普遍屬易受打擊的少年人,他們甚少預想將要面對困難的可能,因害怕面對和煩而不願積極動腦筋去解決問題。究竟他們欠缺了甚麼重要的品格素質?我發現那些高自信心的學生,較易撥亂反正,想出具創動式的解困策略,如改變自己作微調。

我曾訪問一位小學三年班的男同學,他的回應很「厲害」,「你是否有信心預備好心情去應付四年級的學業?」他回答說﹕「我當然預備好,例如跑步好快,是因為起跑姿勢做得好。所以我在開學前已想像可能會遇到的困難,如到了新的班,仍否可結識到一起玩的好朋友;若果在開學後的成績不如理想,我會同自己講不要緊,下次再努力。」不過,他自知還有一樣事是要去面對的,就是不敢舉手答問題,因以前有答錯讓同學笑話的經歷。最後,我問他曾否嘗試過在不開心時有自我安慰的方法,他想了一會便笑著回應﹕「與自己信任的父母分享心裡的難受,相信會被了解和提供解決方法;吃一些自己喜歡的食物等。」於是,我對他說﹕「那你從此不需再怕被人笑而憂愁了,因你已擁有哄自己再開心的秘訣。」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當人面對不順人意的時候,習慣不自覺地用悲觀的右額葉作反應,而忘了人是可以有選擇權來面向生活的不愉快,就是能作出輕微的改變,去承認自己的有限,尋求無限的力量來幫助自己從幽谷中重見亮光。

「神啊,求你恩待我!求你恩待我! 因為我投靠你; 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 直到災害過去。」〈詩篇 57:1〉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辦法總比困難多」

6.9.2017A

在電子網絡的時代,中、小學生每天沉醉在網路遊戲達3小時已是普遍的行為,在我所接見的學生中,他們的自我形象低,常表示甚麼也無所謂,斷定自己是一個達不到父母所設定的目標和期望,而選擇提早離場的人。因此,他們不積極的外在行為只是表面的結果,背後是向父母傳遞不要對自己抱高期望的訊息。這樣,他們便不需再因達不到父母的期望而感到不快樂。不過,這類被打擊信心的孩子們,最大影響是他們的記憶力和勞動力大減。

到了青少年期多受負面情緒刺激,尤其易感焦慮,我曾與一位6歲的男孩對話時,他分享一個秘密,就是有一次被父母責罵而不可食心愛的雪糕。於是,他衝入房間大哭,腦海中想到曾在新聞報導看到小學生不開心可以用死來解決自己的不快。他不敢告知父母有這可怕的想法,因知道這是不良好的反應。

在這個案中,提醒我對那些不堪一擊的少年人需有特別輔導的改正(一般父母只叫孩子不要去想個「死」字便可),有效方法是有專人悉心教導大腦接受理性分析利弊,及尋找正面的生活榜樣態度來抵禦生活中的困境。我鼓勵這位6歲男孩相信「辦法總比困難多」,他起初不信,但當我們一起比賽看誰想出最多解決方案為勝,他最後能夠告訴我,如下次再面對不快事時,不需用死作反應,正確方法是走到一處專助自己回復冷靜的冷靜區,或聽音樂、繪畫、洗澡等。

「求你教導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 好使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 90﹕1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教曉孩子快樂人生

170828b

現代小孩遇上不如意的事容易受挫敗而打擊士氣,更因此慣用感性來判斷自己為「無用」及「不受人歡迎」的人,動輒便垂頭喪氣地保持沉默,更對身邊鼓勵他們的人保持冷漠。在我所接觸的個案中,看見現代孩子的低度逆境智能,欠缺了三個常感快樂的元素﹕(1)理性,如聽到笑的聲音不會敏感地以為自己被嘲笑;(2)彈性,對未能即時得到所需不會感惱怒,「有無都無所謂」;(3)遠見,不只顧眼前的利益,而願為人多走一步換來好印象。

這個14歲男孩,常與父母鬥氣,並幻想自己生活在另一個月球來逃避現實生活中面對媽媽煩悶的聲音。久而久之,父母開始擔心兒子會否有厭世的傾向而選擇自殺,於是突然一反常態地將自由度全下放給兒子。這種失衡的教育方式(太嚴或太鬆),也同樣地迫使孩子無所適從,可能有更大的反差。

我常提醒父母,真正送給孩子的成長課,不是單看能否應付學業的實力,而是常與孩子討論甚麼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追求,例如﹕如何不心急去滿足自己的慾望,怎樣對付自己及他人的惡劣評語,體會這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學會接受自己的人生「有缺無憾」仍可繼續生活下去的鬥志。如父母能及早在孩子的早期階段,常保持有傾有講的感情關係,那怕孩子日後面對更嚴重的打擊,也有足夠安全感知道自己不是孤單一人作戰。

從以上個案中,讓我反省到不愉快是一場很短的驟雨,太陽來到便把路上的雨水灑乾了。當我們看見乾爽的馬路應想起上帝的恩典,祂常使我們從苦境中經歷更美好的預備,可給我們走更長遠的路。

「神藉著苦難救拔困苦人, 以他們所受的壓迫開啟他們的耳朵。」伯36:15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幫助孩子自發作改變

summer最近,我分別接見了兩個8歲及13歲的男孩,他們都持著同一肯定的看法﹕「我不會選擇將真心話告知父母。」那個8歲的小男孩說,每次下課後,被媽媽問及學了甚麼時,自己一定會回答﹕「好開心!」「學了應該學的事,例如專心。」但他卻坦誠自己每次也是胡亂說的,因不想被媽媽責打,尤其當發現媽買了新的「藤條」。」

另一個13歲男孩告訴我,媽媽幫他報了興趣班,他每次也會準時出門上課,「你知道我去了那裡嗎?」他向我講出真相﹕「我去了那上課地方附近遊蕩,直至差不多時間就回家。」當我看到他的不安表情時,便了解這選擇定是用了很大的力氣。「我不想去上課的原因不是想偷懶,而是因著內心的恐懼,我怕自己是最差的一個,害怕不能融入這群體而成了邊緣人。」

以上兩個男孩嘗試隱瞞真相,拒絕與父母分享,主因是反映他們因一些自以為解決不到的困難,或遇挫折時,在未有足夠的靈活性和應對能力下,內心容易感到慚愧的負面情緒,即是相互比較後產生自卑,這些小孩容易選擇去打機而逃避不想見人。因此,父母要做的不是嘗試去揭穿他們,而是自我反省如何幫助孩子先建立「願意去作」的自豪感。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家庭教育不是單方面的改變,而應是一家人經常反省、承認錯誤、尋求力量去重建那份不彼此指責,互相欣賞改進和有耐心培養的情緒路徑,例如彼此用緩慢及溫和聲線勸勉,享受到温情規勸等。人在獲得被尊重、被了解及支持下,一定會隨之作出更多自發性的個人改變。

「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惡毒 ,都當從你們中間除掉; 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饒恕了你們一樣。」弗431-3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相信孩子能有積極改變

170809b

會談時,有許多家長說對孩子常在學校被老師投訴懶散和上課不專心而感憂慮,甚或會立即帶孩子去見醫生做評估測試,想了解孩子是否與眾不同,又或患有過動活躍及讀寫障礙等行為異常的可能性。我不反對家長有這探索的精神,但在為孩子安排這些測試之前,有否想過「如何為孩子作心理準備,而不致擔心自己是否得了不治之症呢?」我曾與一位悶悶不樂的7歲小男孩對談,他說曾為媽媽的這些行動而感到憂心,「我好擔心要打針、住院治療,見不到媽媽。」原來,他是在不知情下被安排去見精神科醫生,而他的父母都認為沒有必要讓兒子知道此事,「兒子知道得愈少,就愈能減低他的焦慮。」結果效果相反地變得更差,這小男孩被那恐懼的負面情緒干擾,整天失魂落魄、精神恍惚至不能集中與我面談。

其實,這小男孩擅於交談和有聰敏反應的能力,只是在家中看到媽媽焦慮的表情時常會產生莫名的焦慮情緒,又未能開動左腦前額葉來駁斥那些右腦前額葉產生的負面思想。因此,父母應要先在孩子面前作一個臨危不亂的鎮定示範,如以不快不慢的語速和動作來應付緊張,並謙虛地告知孩子﹕「我唔算聰明,只是有較多失敗的經驗。」這樣,小孩子才會有信心表達自己意見,而不易因失水準而跌入焦慮。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一個健康快樂的家庭不是依靠一份精準的精神及行為心理評估報告,而是一對看好孩子能有積極改變的雙眼,和培養一個謙虛的品格素質,例如親子雙方知道彼此强項與承認各自弱項。

「一掌盛滿安寧,勝過兩手抓滿勞碌捕風。」〈傳4﹕6〉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