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換肝不成

170816b

每一個人生來都有自己獨特的基因,而身體對外來物品,特別是蛋白質,都有免疫排斥,以保衛自己的功能,所以人體器官移植是極其複雜的事。事實上,施體(捐出者)和受體(接受者) 基因距離愈遠,排斥愈大;基因距離愈近,排斥愈小,所以惟一沒有排斥的是同卵孖生的兄弟或姊妹。屍體器官移植,對準了基因如血型等,再加上現代的免疫抑制治療,效果是愈來愈好,各種腑臟,以至骨骼、關節、肌腱,甚至面孔,都屬可行。而來源是最大的問題,人們若能改變成見,踴躍捐贈,可謂前景大好。

活體捐贈器官,成績該是最理想的。但實體器官,對捐出者有一定的傷害,故在捐出之前,必須先考慮自己能否應付理智、情感、健康、經濟、靈性這五關。例如活體捐出腎臟,雖是最常見的手術,但捐出後,捐贈者就只剩一個腎,腎功能降至75%,以後或可能會陷於腎衰竭。猶記二十年前,國際間禁止活腎買賣,曾有一南亞族長老說﹕『我們這些很貧窮的人,用一個腎就足夠了。』令聞者心酸。

既然活體近親器官捐贈,成功率很高,為甚麼陳老師女兒的孝心,不能獲得接納呢?十一歲以上的兒童,以捐贈實體器官而言,已是生理上成熟可行,世界上兒童捐贈器官亦有先例,如捐予兄弟姊妹等。在香港,肝左葉移植手術是世界最先進的,但為何十七歲半的陳小姐不被接納為捐贈者呢?原來這是法律,以保障和防止濫用等問題的發生,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年齡限制。而香港兒科基金於2017年4月的立場書,不贊成十八歲以下的人捐贈器官,因由亦言之甚詳。

總而言之,社會上需要有更多成年人,願意在屍體及活體器官捐贈上付出和支持,這才是長遠解決問題之道。「施比受更為有福」,希望香港人能早日有學習和認同,尤其是已逝者的器官捐贈,「一手用家既已去世,為何不留給有續命需要的二手用者呢?」

                                                                                                  雷同德醫生

「醫、、情」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幫助孩子自發作改變

summer最近,我分別接見了兩個8歲及13歲的男孩,他們都持著同一肯定的看法﹕「我不會選擇將真心話告知父母。」那個8歲的小男孩說,每次下課後,被媽媽問及學了甚麼時,自己一定會回答﹕「好開心!」「學了應該學的事,例如專心。」但他卻坦誠自己每次也是胡亂說的,因不想被媽媽責打,尤其當發現媽買了新的「藤條」。」

另一個13歲男孩告訴我,媽媽幫他報了興趣班,他每次也會準時出門上課,「你知道我去了那裡嗎?」他向我講出真相﹕「我去了那上課地方附近遊蕩,直至差不多時間就回家。」當我看到他的不安表情時,便了解這選擇定是用了很大的力氣。「我不想去上課的原因不是想偷懶,而是因著內心的恐懼,我怕自己是最差的一個,害怕不能融入這群體而成了邊緣人。」

以上兩個男孩嘗試隱瞞真相,拒絕與父母分享,主因是反映他們因一些自以為解決不到的困難,或遇挫折時,在未有足夠的靈活性和應對能力下,內心容易感到慚愧的負面情緒,即是相互比較後產生自卑,這些小孩容易選擇去打機而逃避不想見人。因此,父母要做的不是嘗試去揭穿他們,而是自我反省如何幫助孩子先建立「願意去作」的自豪感。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家庭教育不是單方面的改變,而應是一家人經常反省、承認錯誤、尋求力量去重建那份不彼此指責,互相欣賞改進和有耐心培養的情緒路徑,例如彼此用緩慢及溫和聲線勸勉,享受到温情規勸等。人在獲得被尊重、被了解及支持下,一定會隨之作出更多自發性的個人改變。

「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惡毒 ,都當從你們中間除掉; 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饒恕了你們一樣。」弗431-32

「家庭‧家情」整全教育──全腦開發之「情感腦」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815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教育需要切合受教者的需要。教者與受教者如果不能夠配合,那麼施行教育可能困難重重,更有可能是一追一走,大家都浪費精力!

近十年,我們對腦部的認識多了,所以能夠更明白思想、行為的背後產生問題的原因;甚至對一向以為是正確的事,增加了多一份了解及肯定。

首先要明白對孩子的教育,我們要知道孩子腦部成長的時間表。適時推行教育,可以為日後打好最佳的基礎。

小孩子腦部發展

 大腦──理解能力/判斷能力(3-6歲)

邊沿腦/情感腦 (1-4歲)

小腦發展期 (出生至兩歲)

腦幹發展期 (懷孕至8個月)

從上圖所見,幼兒正處於邊沿腦,俗稱「情感腦」的發展期,所以,如果幼兒教育能把握及針對這點,出來的效果就事半功倍了。

不過,「情感腦」究竟是甚麼?對人的影響有多深?而「情感腦」的教育又如何做呢?

「情感腦」主要包括右腦的功能,包含創作力、靈感、美感及體感的能力;在孩子幼年的時候,主管他的安全感和求生的自然反應。

在情感上,小孩子覺得安全,他就可以自由地探索環境,滿足他的好奇心;是學習最佳的狀態。相反,不安的感覺會妨礙孩子的成長。所以,在這時期不宜過分強調成功,反而需要強調支援與接納,因為那是孩子日後學習的基石。這是在傳統學校所忽略的,甚至有時為求達到學習的成效,過早給小學生增加不必要的壓力。

行為情緒與「情感腦」

在我給予治療的生涯中,往往發現引致行為問題、情緒問題的背後,均與「情感腦」的發展有很密切的關係。在許多有困難的人中,不乏高智慧的人,只是沒有情感的穩定平台可以配合他們,遇到許多事情都碰壁,被困住,又或未能集中精神去處理問題。

近日的新聞──17歲少年,寶達邨上吊亡!

這是過去兩個月內第三宗自殺,是案主因涉及風化案而自殺的案件。據說這位17歲少年是Brand 1中學生,而且曾獲歷史科全班第一名。可惜平日性情孤僻,甚至與其弟入讀同一學校都沒有一起出入。

這是罪案,但也反映出一個很嚴重的年青人問題。他自殺的表現是他走進了絕路,他害怕去面對他的錯誤,所以他用死去解決他的問題。這件事情的背後正反映出他貧乏的「情感腦」,沒有辦法與人建立正確的關係;有問題出現的時候又羞於求助,沒有運用到他的人際支援網絡。

近年,我們看見自殺的數字正走向年輕化。本來充滿憧憬與希望的年紀,卻因未能承受、面對失敗,不能延伸實現理想。這些事對家庭、對社會都是一個重大的損失。這些寶貴的年輕人,如果有健康的「情感腦」基礎,這些年輕人都不會輕易掉進死胡同之內。

心理健康的教師

教育要從基礎做好,學習要切合學生;不單是知識的累積,更重要是人的內在質素;而心理健康的老師直接影響受教者。近年大家過分關注孩子的表現,甚至連幼兒教育也不例外。事實上,幼兒教育不單是學習理論及技巧,更需要建立老師的品質,擴闊老師對全腦學習的經驗和認識,才可以為我們將來的一代作出最好的準備。

 

黃葉仲萍博士

宏恩基督教學院通識教育學院副教授兼副系主任

www.gcc.edu.hk

 

Mingpao-output-15AUG2017

 

「家庭‧家情」─「我感到快樂的事…」全港小學徵文比賽2017

HEAD01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8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鼓勵孩子們用文字把快樂的人生經驗記下來,成為他們美好的回憶。習慣記載快樂的人,心情多數較開朗,思想多偏向積極、樂觀。

冠軍

姓名:吳恩陶

年級:六年

學校:馬鞍山循道衛理小學

快樂,是甚麼呢?對我而言,它是我十分要好的朋友。每當我細心地觀察,用心去感受,便會發現讓我感到快樂的事就在身邊……

每一天看似平凡的校園生活,卻被有趣、溫馨的點滴塗上快樂的色彩。不管是老師自製可口的甜點給我們吃、帶給我們驚喜,還是同學們在課堂上輕鬆地說說笑笑、搞氣氛,乃至大家同心合力地為「啦啦隊班際表演」綵排,排出合拍的動作,及為做好專題研習而竭盡所能;這些都是充滿笑聲的片段,都滿滿地為我的心填上快樂,為我掛上微笑。

一踏進家門,溫馨的氣息撲面而來,關心的言語也隨即在耳邊奏起。這不是甚麼特殊的關顧,而只是媽媽為我端上課後的茶點小吃,樂意聽我分享校園點滴,給我鼓勵支持,便使快樂與溫暖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我也喜愛吃晚餐的時光,一家人在餐桌前分享每天發生的事,分享有趣的笑話,分享心裡的愁煩。遇到困難、背負重擔時,有家人與我分擔;感到愉快、興高采烈時,有家人與我分享,是何等快樂的事!

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天父非常愛我,我不但每天經歷祂的看顧和恩典,也被祂激勵,學習作祂喜悅的事。我的生命因著祂而變得有意義,而且更豐盛、更安穩!難道我不該為這些事情感到快樂嗎?

快樂的事常伴我左右,就是因為每天看似平凡卻美好的事情,讓我每天都感受到從心而發的快樂!


亞軍

姓名:黃雋曦 

年級:六年

學校:聖公會阮鄭夢芹銀禧小學

《聖經》教導我們「要時常喜樂」,到底甚麼是「快樂」?怎樣去尋找「快樂」?有些人縱使大灑金錢,不斷地追求物質享受,卻不能換到半點開心,但在炎炎夏日裡享受一杯冰凍的冰淇淋,就能令一個小朋友開心半天,所以要快樂其實可以很簡單,我就是這麼簡單的人。由於我天生「貪吃」,所以我有許多快樂事都和「吃東西」有關,讓我和大家分享我幾件快樂事。

我最愛吃自助餐,能到酒店吃就更興奮。因為餐廳內佈滿了中西美點,形形色色,琳瑯滿目,目不暇給。我偏愛甜品和雪糕,而朱古力噴泉,更令我樂而忘返,只要肚子有能耐,就能吃過開心滿足。平心而論,自助餐的食物並不算得十分美味,那裡沒有營養標籤,也沒有均衡飲食的法則,所以快樂源於我有「選擇」。我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食物,只要不太過分,父母都讓我享有這份罕有的「自由」。但其實我細心想清楚,真正值得快樂而感恩的,是我由小至大都不用「捱餓」。試想很多戰亂國家,面對着饑荒,那裡的小孩子沒有一餐溫飽,甚至要餓死,所以倍感到自己多麼幸福!

我亦很享受能和友好的同學或朋友一起吃東西,不論是小休買零食,互相分享食物,或是放學後一齊吃下午茶,然後各自去補習,並在佳節時一起家訪聯歡吃火煱。當中我們開心地玩耍和吃東西,互相捉弄,但又彼此鼓勵扶持,純真的友誼就這樣不知不覺中建立起來,沒有被污染的友誼是多麼珍貴!

最後要分享的快樂事,就是和媽媽一起參加教會的「義工送暖行動」。我媽媽的廚藝了不得,中西美食都難不到她。除了我享盡口福外,每逢佳節媽媽就親手製作應節食品,例如過年糕點、復活蛋和中秋月餅等,然後送給教會,並和教會朋友一起送給露宿者和安老院的老人家。媽媽常教導我說:「如果能令一些孤單的朋友感受到那些食物所帶給他們的愛和關懷,那樣快樂就更有意義。」所以我現在都會幫媽媽搓麵團和刨蘿蔔啊!

其實快樂並不複雜,不論是個人喜好、友情分享及關懷社會,只要「珍惜」和「知足」,就能夠「常樂」。坦白說,這刻我也很快樂,因我正享受著親愛的爸爸買給我的美味雪棒啊!

閱讀其他得獎文章,請登入「彩虹世界」:

http://www.rainbow.org.hk/rainbow/fun/creations_writings.asp

 

Mingpao-Output-01AUG2017

 

從電影感受信仰、生命

「憐憫人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蒙憐憫。」《聖經新譯本》〈太5:7〉

電影,作為繼繪畫、雕塑、建築、音樂、文學、舞蹈及戲劇之後的第八種藝術,大家樂於影院、家中,甚至下載至平板電腦、手機中觀看,每套的故事情節、音樂、特技、鏡頭、角色塑造…等層面成為大家細心欣賞和分析的必備元素。但真正吸引的是當中豐富我們生命的訊息,仿如讓心靈去了一趟旅行。

文﹕郭卓靈 (明光社項目主任)
編輯﹕謝芳

兩位對電影有濃厚興趣的牧者、生命導師:中國神學研究院天恩諾佑教席神學科副教授雷競業博士(小雷老師)及宣道出版社社長王礽福傳道(礽福),接受專訪時分享電影的「奧妙之處」。

心靈去了一趟旅行
「很多香港人喜歡去旅行,但對我來說,去旅行要籌備的事情太多…看一套電影,就等於去了一次旅行。」平日忙於寫書、教學的小雷老師,總會偷閒看看電影,投入另一個世界,讓心靈去一趟旅行。他特別喜歡處於一些極端或特殊的環境,觀察人的情緒反應及了解人的生活,所以奇幻、鬼怪或真實描繪某一類人生活的電影,他都喜愛。

他特別提到一些拍得很好的電影,如《血色童話》(Let the Right One In) ,能讓他思想在不死的處境中,身處沒人理解的孤單世界會如何;《凍死骨》(Winter’s Bone) 中帶出了山區居民的掙扎與面對極端環境的生存問題;《血鑽》(Blood Diamond) 描述南非白人的鑽石買賣與兒童士兵的問題等。「很感謝電影創作者所花的心血,帶我們投入到很多世界不同的境況,了解與自己現在的生活有何不同。」

荷里活電影以外還有很多風格
同樣在年少時期已開始喜愛電影的礽福,自從中學暑假與同學以手提攝錄機拍槍戰電影後,大學時期更於台灣導演協會當工讀生,雖不是正式在課室中學習,但透過與老師、學生的交談,他對電影的認識及熱愛與日俱增。「荷里活三幕劇的電影固然很精彩緊湊,但還有其他節奏、風格的電影,如日本電影《東京物語》、歐洲電影《羅馬假期》…節奏很緩慢,但可以讓觀眾有空間去感受劇中人的情感。看『悶片』都是一種學習呢!」他說道。

礽福有深厚的文學根底,很喜愛王家衛電影的台詞:「電影《東邪西毒》中有些台詞是自己曾經講過,而有些說話,我將來都應該會講。」他認為電影可以帶出預言的作用,令我們代入角色去感受,去思想將來。

安全的近距離接觸
談到電影與信仰的關係,小雷老師認為有些電影會明顯地挑戰大家的信仰想法,例如《遇見你之前》(Me Before You) 講及一名充滿活力的年輕人因為一次意外令他全身癱瘓,愛情令他由憤世嫉俗中改變過來,但最終他還是要選擇安樂死。

「電影會挑戰你去想為何有人會想安樂死? 他們面對著甚麼困難?他的成長,世界給他甚麼價值觀,以致人會作出這種選擇?電影不單反映這是社會的悲劇,亦會讓大家反省何謂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社會可懂得珍惜生命的可貴…」他稱這是一個安全範圍中的挑戰,讓大家進入主角的生命;從而思想,如果將要進行安樂死的主角就站在你面前,作為他的朋友,你會如何回應他的選擇?

把電影連繫到OIA查經?
對於礽福,本來是純娛樂的享受,卻發現原來很多基督徒不懂如何「看電影」,亦受到電影內容的衝擊,而開始思想電影與信仰的關係。「當戲院播放《斷背山》、《達文西密碼》時,信徒很緊張,怕這些電影衝擊信仰。人們知道我常看電影,就邀請我去講;為此,我多看幾次電影,也對字幕去作分析,作充足的準備。」之後,礽福、小雷老師與其他一些有心人開始在教會舉辦電影小組,慢慢以OIA查經法 (O-觀察、I-解釋、A-應用) 及做分場等方法,去分析及討論電影。

「電影,就是以影像說故事。和現實世界一樣,很多事實不是用口說出來,而是觀察出來的。就算說了一句,也要從影像去找呼應。」他認為語言會有瞞騙,而我們應觀察鏡頭所展現的,是否和說的一樣?是否重複了一些訊息?人物的外表、衣著改變又代表著甚麼?「帶電影小組,需要重複去看一套電影。有機會用心去再看它們,才會看到更多的事。當找到了一些新發現,就會很開心!」

在故事中發現人性
礽福多次提到我們要學懂看故事,因為愈會看故事,解讀經文就會愈好。他認為很多人解經解得不好,是因為對生命的理解不夠立體,看不到故事背後很多很深刻的人性及細節。「為何大家能投入金庸世界,會說『人在江湖』,遇到別人有難,又說『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為大家覺得當中的世界很真實,我們才會用內裡的世界與角度去看我們身處的世界,並將內裡的道理在真實世界應用。」

而對於大部分是記敍形式的聖經,我們又可否重立聖經世界於我們的內心?建立一個很豐富的意象世界,以至在面對及處理不同的情況時:「是聖經的世界跑出來,而不是金庸的江湖世界跑出來!」他更認為我們很少代入聖經世界去感受,成為認知的一部分,所以沒有在生活中將感受代入及使用。

進入其世界 了解其心聲
因著電影可帶我們去深入了解不同的世界及處境,小雷老師在文化神學科目中會介紹學生去看不同的影片(包括電視及電影),以了解流行文化,並解釋現代文化及後現代文化,他亦會建議學生去看一些流行電影來明白不同的社會文化,並得以了解人們的心靈及價值觀,並思想作為基督徒可以如何回應。「所有的神學、講道,都是和文化對話。講道是投入去與會眾的文化對話,生命才會改變,也幫助他們以另一個角度去了解世界。」「另外,牧者可以去看與服侍對象相關題材的電影,以增加大家的共通語言及文化背景的了解,如青少年事工的傳道人去看青少年很喜歡看的電影,或有關青少年的電影,並多與他們討論,以了解他們的看法。」

最後,對於分辨與面對電影的訊息,礽福稱他會常帶著謹慎而悲觀的態度去看電影,「看電影要清醒地看,細思當中的訊息。」以電影去看世界是好的,但他也提醒了我們,創作者可能會有「作者的善意」或「作者的惡意」,無論是大團圓結局,或對人物的描寫,都和現實有一定的距離,或刻意地隱藏事實,所以我們看電影還是要保持幾分清醒。而小雷老師亦認為電影如其他好的藝術作品一樣,是一種表達生命中的美與善的方式,遇到好的電影就好好的去享受。當然亦要按照個人的信心去做,如果認為該電影會對自己造成不良影響,就不要挑戰自己的屬靈功力。

line200

學習如何欣賞電影
「古往今來的經典電影都要看看。大家可以按電影發展史慢慢去看,由美國史上首部有巨大社會影響力的電影《一個國家的誕生》(The Birth of a Nation),到希治閣、第一、二次世界大戰的電影、再到史提芬.史匹堡、及基斯杜化.路蘭等。電影不單敘述故事,也與當時的社會連接,我們可以從中追索歷史,了解不同年代的文化、價值觀、甚至鏡頭運用的進步等。」(小雷老師)

「無論甚麼文化的經典、流行電影都可看看。對於大師的作品,未必會看得明白,但可以用一個謙卑的心,給大師留一個空位。因著生命的成長、經歷複雜了,人生的口味都會不同。現在看不明白的電影,他日可能會有所共鳴。」(礽福)

2017Aug16從電影感受信仰、生命.jpg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相信孩子能有積極改變

170809b

會談時,有許多家長說對孩子常在學校被老師投訴懶散和上課不專心而感憂慮,甚或會立即帶孩子去見醫生做評估測試,想了解孩子是否與眾不同,又或患有過動活躍及讀寫障礙等行為異常的可能性。我不反對家長有這探索的精神,但在為孩子安排這些測試之前,有否想過「如何為孩子作心理準備,而不致擔心自己是否得了不治之症呢?」我曾與一位悶悶不樂的7歲小男孩對談,他說曾為媽媽的這些行動而感到憂心,「我好擔心要打針、住院治療,見不到媽媽。」原來,他是在不知情下被安排去見精神科醫生,而他的父母都認為沒有必要讓兒子知道此事,「兒子知道得愈少,就愈能減低他的焦慮。」結果效果相反地變得更差,這小男孩被那恐懼的負面情緒干擾,整天失魂落魄、精神恍惚至不能集中與我面談。

其實,這小男孩擅於交談和有聰敏反應的能力,只是在家中看到媽媽焦慮的表情時常會產生莫名的焦慮情緒,又未能開動左腦前額葉來駁斥那些右腦前額葉產生的負面思想。因此,父母應要先在孩子面前作一個臨危不亂的鎮定示範,如以不快不慢的語速和動作來應付緊張,並謙虛地告知孩子﹕「我唔算聰明,只是有較多失敗的經驗。」這樣,小孩子才會有信心表達自己意見,而不易因失水準而跌入焦慮。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一個健康快樂的家庭不是依靠一份精準的精神及行為心理評估報告,而是一對看好孩子能有積極改變的雙眼,和培養一個謙虛的品格素質,例如親子雙方知道彼此强項與承認各自弱項。

「一掌盛滿安寧,勝過兩手抓滿勞碌捕風。」〈傳4﹕6〉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醫、法、理、情」之 換肝不成

170809

聽到陳先生的病情,令人想起近期病人鄧桂思患上急性肝衰竭的事件,她的長女也因未足合法捐肝年齡,無法將其肝臟移植給母親。

在香港進行器官移植,可分為遺體及活體移植,兩種移植方式均受「人體器官移植條例」(香港法例465章)規管,主要目的是確保器官移植並不涉及商業交易。並且,根據該條例,所有在生器官捐贈者年齡須滿18歲。

為了解決未達合法年齡捐贈器官的問題,社會大眾曾討論是否降低捐贈活體器官的法定年齡。不過,筆者認為這只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活體捐贈器官,將一位健康的人變成病人,本身已牽涉頗具爭議的道德問題。在同意進行器官移植之前,捐贈者須有獨立自主的思考能力,並且不受他人的影響。雖然隨著社會的進步,人們的心智可能比從前同齡的人早熟,但是由於法律上18歲以下的人仍被界定為未成年人士,社會有責任保障他們的權益不被侵犯。故此,社會應將焦點由降低可捐贈器官的年齡限制,轉向討論如何增加器官的來源。

除了加強宣傳及教育使市民明白器官捐贈的重要性外,政府應盡快展開諮詢工作,參考外國做法以立法的形式引入不同的方法增加捐贈器官的來源,其中包括考慮賦予「捐贈器官證」法律效力,令其得以成為遺囑的一部分;或者引入「預設默許」機制。「預設默許」機制是指所有合適年齡並心智健全的居民,均會自動納入機制內捐出器官,除非他們在生前提出反對。不同國家也有不同的實施方式,例如,西班牙以彈性的方式實施,即器官移植仍須先取得其家屬的同意才會進行;相反,新加坡則採取硬性的方式實施,無需徵詢其家屬的同意,但在實施硬性「預設默許」機制的同時,新加坡政府亦採取措施,令仍在機制內並有需要的人士優先獲得分配所需的器官。

無論法律是如何規定,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否明白並學效主耶穌基督無條件犧牲的愛,亦盼望在政府與社會大眾的努力下,器官捐贈率能逐步上升,將無私的愛延續下去。

「醫、、理、情」

 

老人家患上抑鬱症

「我卻必使你康復,醫治你的創傷。」這是耶和華的宣告。《聖經新譯本》〈耶30﹕17下〉

今年89歲何伯經歷過肝腫瘤切除、皮膚癌等幾次大手術,親人的關愛和基督教信仰令他勇敢去面對,康復後一直活得平安喜樂。他閒時喜歡研究醫學和針灸,幫助過不少患痛症的老友記,甚得街坊們的愛戴尊敬。可惜,何伯性格文靜,不愛嘈雜,故可傾訴的朋友不多。而伴侶何婆婆的性格剛好相反,為人愛熱鬧,朋友滿天下,參加的興趣班和活動為數不少,每天都是往外跑。有一天,他對前來探訪的女兒說﹕「近月來常常會突然情緒低落,覺得人生沒有甚麼意思,幸好我很快平靜和即時祈禱,但是『割腕脈還是吊頸?』的念頭仍是不斷湧現。」女兒即時陪同何伯看醫生,證實他患上了老人抑鬱症。

編寫:謝芳

關於長者廣泛焦慮症及抑鬱症的問題,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歐銘鍇醫生為此撰文時表示﹕「很多人都認同人生四大支柱是:工作、家庭、朋友及閒暇,其中首兩者尤為重要。現時退休年齡愈來愈遲,頗多退休人士已是接近60-65歲的長者了。離開工作崗位,可說是如釋重負,但亦會是一種失落,如果處理不當,又碰上一些身體疾病,便可能引致某些情緒病;令本來是安逸的退休生活,充滿愁煩困擾。」

他在淺談長者廣泛焦慮症及抑鬱症這兩種情緒病時指出﹕「廣泛焦慮症是指患者在6個月期間,對多種事物有過度憂慮及擔心,又不能自控;其間伴有多種心理或身體的症狀:煩躁不安,容易疲累,不能集中,激惹易怒,肌肉緊張以及睡眠障礙(難以入睡,輾轉反側等)。2012年,本港曾進行一項調查,訪問了500多位年齡50以上的長者,發現有16% 的人士可能患有廣泛焦慮症,比一般人高出4倍。其中不少患有心血管病或關節問題,他們最常見的症狀是:失眠,身體酸痛及容易疲倦。如果忽視此症,生活質素受損不在話下,甚至會引起併發的憂鬱症。治療包括心理方面及藥物,後者來說,新一代的抗焦慮藥有助控制過度的擔憂,改善睡眠,比起舊式的鎮靜劑及安眠藥,副作用較少及不會引致依賴。認知行為療法是最常用的心理治療,但患者需有一定的教育程度。」

「抑鬱症可見於青少年以至高齡人士,後者發病率更高。如上所述,退休後會有失落感,日常的作息有改變。加上子女獨立生活,長者處身「空巢」,軀體又或有些疾患,都可能誘發抑鬱症。病狀一般不難察覺:情緒低落、表情淡漠、寡言退縮、食慾及體重下降、對事情失去興趣、睡眠困難等。很多抑鬱症患者都感到專注力、短暫記憶力減退,不能作出决定。這些認知症狀,在高齡患者更為普遍,甚至被懷疑是「痴呆症」(即認知障礙),以致疏忽了對抑鬱症的治療。家人須留意患者有無自殺的念頭及計劃,避免悲劇發生。藥物治療對抑鬱症十分有效,現時已有多種第二、三代的抗抑鬱劑可供採用,這些藥的副作用較少,安全性較高。家人應與主診醫生配合,鼓勵及留意病者依時服藥,以期控制病情,盡早康復。」

另外,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陳玉麟醫生早前出席公開的講座時,深入淺出地剖析如何認識與處理抑鬱病。他指出,抑鬱症的症狀包括情緒抑鬱低落、提不起勁、心情煩躁、易發脾氣、逃避社交,而腦海裡不停想著很多不愉快的事,覺得自己沒用和內疚,對將來沒希望;還會出現失眠、食慾不振、體重減少、精神難集中和記憶衰弱的情況。

陳玉麟醫生指出,出路在於一個全人的治療,是集合生理治療、心理治療、靈命更新及社會治療的「生理 – 心理 – 靈性 – 社會」模式。心理治療目標包括認識及接納病況;有效地調節情緒,特別是負面情緒;解決困難的技巧,以及人際關係及溝通的技巧;具備工作場合所需的適應技巧。而心理治療種類有輔導、心理分析、認知行為治療、家庭治療和小組集會治療等。靈命更新,包括認識靈性衝突,畏懼罪孽的後果,反思生命意義,對死亡的恐懼。社會治療方面,包括親友支持,參與康樂活動,發掘運動、音樂等才能。

對於自殺危機處理方面,如果生命受到威脅或危險,把當事人帶到醫院急症室;鼓勵當事人談話,以開放和坦率的態度傾談 ;不批判的傾聽,有禮貌和尊重;盡量從對方的角度設想;在情緒上給予可信任的支持;不要與當事人爭論自殺對與錯;不要訓導當事人;如果他服用酒精或藥,嘗試幫助他停止;給予安全環境;家人 /朋友全時間看顧 ;尋求專業人士幫助,如輔導員、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住院治療。

至於與情緒病人相處一般技巧,包括以尊重,尊嚴和保密性來對待他們;接受他們患病的現實;表示接納和不審判的態度;知道他們也許是感覺羞辱、內疚及缺乏自信;不要創造交鋒;幫助他們在日常生活上的實則困難,如照顧子女;鼓勵 和協助他尋找專業幫助,知道甚麼幫助是可利用的;鼓勵自我幫助戰略,如作息定時、適當運動、跟家人朋友閒談、暫時遠離壓力、專注一些興趣,以及停止酒精和藥物濫用。

2017Aug_9老人家患上抑鬱症 .jpg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啟發學習的樂趣

170802
父母常問我﹕「為甚麼孩子易在學習上分心?」「甚麼步驟可加強子女的自我控制而不致分心?」「怎樣知道小孩真正重視的是甚麼?」或許大部分家長只認為加強課外補習時數,便是以上難題的解決方法。事實上,若要破解孩子在學習上的疑難,真正的核心是先要建立孩子對學習產生趣味感,而不是學習技巧。

有一個9歲男孩告訴我,最令其不喜歡做功課的原因,是父母責備他常找藉口來逃避做功課的責任。他認為父母不理解不停地做功課的沉悶,只焦點於責罵孩子愚蠢,沒有教導怎樣才是有效率做功課。此外,他又嘗試請求父母代為選一些喜愛閱讀的小說,以調息精神壓力,但都一一遭拒,原因是擔心他會沉迷小說讀物。「我最後只有無可奈何地面對學業,甚至為了看電視節目而騙媽媽說已完成功課,」我知這男孩沒有想過「我有說服父母信任自己具有自制力」的責任,當我為此作提醒時,他很積極地投入思考這可能性,臉上也漸漸浮現有曙光的微笑呢!

從以上個案中,我發現一個人拒絕做一件事所需用的力度,原來是大於接受不願意地去做。因此,父母可從客觀的角度去理解孩子的成長是屬多元智能,不一定孤注一擲地強迫他們發展某方面的智能而失去其他的部分。甚麼是學習趣味?我相信當父母在小孩面前能表現出全情投入地去做事的愉快狀態時,孩子自然明白何謂學習的樂趣了。

「喜樂的心使人臉上容光煥發;心中愁苦使人精神頹喪。」〈箴 15:1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醫、法、理、情」 之 換肝不成

170802m.jpg

陳老師結婚廿載,育有一名十分乖巧懂事的女兒,一家人關係十分密切,經常結伴外出旅行。但有一天,陳老師突然感覺非常不適,疲倦得很,周身好像發熱,在妻子的勸說和陪伴之下到家庭醫生診所求診。醫生初步目測已發覺陳老師的有異樣,特別是「眼白」嚴重偏黃,隨即檢查小便更證實是肝臟出現問題,懷疑是患上急性肝炎。勉強之下,陳老師進了醫院檢查及治療,可惜病情很快轉趨惡化,肝功能愈來愈差,肝臟科專家認為是「暴發性肝炎」,屬相當罕有的病,有極大的危險性。

短短數天,陳先生病情每況愈下,很快陷入了昏迷狀態且有出血現象,醫生告知家人,病者肝臟衰竭,情況不妙,要作最壞的打算。陳太得悉噩耗後,立即與身在美國擔任教授的哥哥商量,認為即時進行換肝手術是提升生存率的最佳方法,於是找主診醫生商量。

主診醫生在重新再檢視病情後,也認為換肝是最好的方法。就讀中學的女兒抵達醫院時得悉父親的病情,表示願意捐出部分肝臟救父,檢查之下,無論血型及其他基因排列都很合適,可以減少排斥的風險。

陳太知道手術有危險,但為了救夫,也同意女兒的決定。不過,正當醫生深入了解陳小姐的健康情況時,發覺她年滿17歲,未達成人器官捐贈的法律要求。而陳太雖然也同意捐肝,但驗血結果不適合。即使陳先生的情況已屬緊急,但由於時間倉促,一時間未能找到適合的肝臟,在此無奈的情況下,醫院唯有向社會發出緊急呼籲,希望有好心人或生前立願器官捐贈的死者出現…。

冷對

、法、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