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謙和的忠心公僕 — 林瑞麟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聖經新譯本》〈箴16﹕9〉

在這天的「和諧共享」的音樂會上,與前政務司司長林瑞麟有訪談分享的時間。當他回望自己數十載走過的人生起伏路時,感恩信主後一段「潛移默化」的階段,聖經的教導作指引,讓他能在謙卑中變通行事,更有力量去面對十多年來的風風雨雨和勇於負起與政治議題有關的職責。

文﹕謝芳

「信主至今已逾四十年,在政府工作了34年。當我回望走過的人生路,聖經箴言3章5-6節的經文﹕『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是非常真實的教訓和提醒。真的,我們可以憑藉聰明智慧生活,或多想、多嘗試,特別是我所參與的工作議題,包括如何落實基本法、如何推動政制發展、九七前如何順利過渡、如何保持各方面的制度並能繼續維持自由開放的社會等,都是大問題。但回顧多年來,真正掌握歷史的是我們所信的主。」

信主的歷程
談到當年信主的歷程,林瑞麟告訴記者,自己在中學會考的多項學科都考取優良成績,本來立志在高級文憑試後考入香港大學醫學院,但奈何中六期間參與過多課外活動,如羽毛球、田徑、辯論,還擔任學生會會長等,溫習時間不足夠,於是到1975年高級文憑試放榜時,成績雖獲三科良,但卻沒足夠分數去報讀醫學院,便決定報讀了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

他說,當年七十年代,只有六分之一考生可以進入大學,能夠入讀大學已算不錯,但自己始終放不下那份挫敗感,所以於1975年進入香港大學的首年,便成了我人生最低沉的一年。」「這一年,在大學遇上數位基督徒同學,他們領我去參加基督徒團契和返教會,在翌年夏令會上決志信主。『為何要信神?』『為何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可以救贖我們?』這些是尋求信仰時的疑問,入大學的波折,將我由完全倚靠自己、自信心極強、自視很高的情況,變成要腳踏實地前行。而相信主耶穌是我人生一大啟蒙,體會到世界之大,除了當醫生,還有許多事情可做,所以能夠重新抬頭看這個世界,有全新的人生觀。」

祈禱謙卑、持平去處事
他坦言,信主是需要有潛移默化的階段。「作為基督徒,成聖的路乃一生的努力,不會今天信主,明天便成了聖人。」大學畢業後,他考上政務主任,到牛津深造法律和政治,更完成了倫敦法律學士課程,繼而到英國考取大律師的資格。本來有過轉行當執業大律師之念頭,但適逢九七年回歸,有頗多問題要處理,最終便決定留任政府工作。在這十多二十年期間,對法律的認識還是派上用場,擔任了不少有關香港回歸前後與政制議題有關的職責,如回歸前的副憲制事務司、交接儀式統籌處處長,回歸後出任律政專員、特首辦發言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及政務司司長。

「在這段頗長的時間中,我學習到不單靠自己的意志、聰明和努力去辦事,而是不斷的祈禱。在2004年,我與數位基督徒同事成立了主要官員的祈禱會,每星期一或四擧行早餐祈禱會,有李少光(保安局局長)、馬時亨(財經局局長)、廖秀冬(環境局局長)等。每一次的禱告,主都會回應許多艱難和棘手的議題。如當年處理世貿會議舉行期間的香港和南韓農民的抗議,沒有傷亡,會議亦進行順利。發展商計劃拆卸紅灣半島重建,因將製造大量廢料的問題引來社會莫大的反應,經我們禱告,最後發展商同意改為只作內部改裝。而我負責的政制範疇,則有許多的高欄需要跨越。」

「經我們多年禱告後,通過了2012年『一人兩票』政改方案。」當記者問用甚麼心態去處理批評與爭拗,他說﹕「往往議題的本質是具爭議性,我們首先要認識這問題,並以此作為基礎或起步點會較容易辦事。聖經教導我們要謙卑,世事非由我們單方面說了算,所以我會竭盡所能去辦一件事,去推動一套政策,在面對建制派抑或泛民主派等不同黨派的正反意見,我會認真地聽取,盡量維持雙方的關係和溝通,如能採納便採納,未能採納便盡量解釋,盡力爭取一套較為完整、涵蓋面相對廣闊的方案。但事情最後的決策,能否推動起來,則要視乎時局或時機。」

尊重、平衡不同的立場
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他曾被派往駐英國的港府海外辦事處和駐加拿大的港府經濟貿易辦事處,曾見識許多海外議員、部長是如何處理具爭議性的議題。他說﹕「在自由社會從政,作為政治人物或主要官員,首要學習的功課,就是明白到社會是充斥著多元化的意見,假如別人跟你的立場不同,你必須尊重對方有其不同的政見和一套的信念。他可以不同意你的看法,也可以跟政府持相反的意見,而你就更需要尊重對方,盡力解說提出這套建議的原因。」

「我們的立場是政府一套政策,要在議會內外都要持守,但始終議會投票是民主的過程,我們需要尊重這個過程。而接納其他人和寬恕,主耶穌是最佳的榜樣,他在十字架上祈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所以作為基督徒的公職人員,我們更加需要開放和尊重不同政見,這是最基本的態度和立場,多年來我都是如此。」

在調解中持守信念
從2012年5月任期屆滿後離開政府,他到英國牛津大學讀了一年神學文憑課程。翌年回港後便開始到不同的教會、學校、團契去分享信息。現在經常出席佈道會、主日崇拜和專業團契,也每月主講六至七次的講座。同時,他亦考取了英國調解員的資格,有時會作民事訴訟的調解員。「調解跟當年政府的談判工作相近,都是尋找一個雙方都接受的方案,如站在僅四寸寬的平衡木上作高難度的空中翻騰數圈等動作,再平穩著地。」不過,他坦言,以一般的民事訴訟,要找出雙方都願意接受的共通點,難度相當高,「當事人將事件訴諸法律,原因往往是有心存『不能消的氣』,這種『不能消的氣』往往阻礙大家達致和解,當年跟不同黨派的談判也有類似的現象。」

「這是大家需要經歷的功課,香港社會頗文明的,法治制度完全,現時有民事訴訟的調解都是好事,不用大小事情都在法庭爭拗,最起碼可先完成一些前期工作,讓雙方多明白對方的立場。」

2017Nov_8做一個謙和的忠心公僕 — 林瑞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